贵阳农商银行开业十年董事会才首次换届,定增26亿解燃眉之急

黄宇昆
2021-04-15 11:28:54
来源: 创业圈

文|金融研究员黄宇昆

在开业的第十个年头,贵阳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贵阳农商银行”)终于迎来了第二届董事会,该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同意选举两年前已任董事长的李忠祥为第二届董事会董事长,任期与第二届董事会任期一致。

这是贵阳农商银行完善公司治理的重要一步。依据《公司法》,董事任期由公司章程规定,但每届任期不得超过三年,贵阳农商银行第一届董事会存在了十年,严重超期。

此外,证监会3月15日核准了贵阳农商银行定增股票的申请,该行可定向发行不超过15亿股新股,预计募资26亿元,以解其资本充足率的“燃眉之急”。

2017年末,贵阳农商银行因资本充足率跌至0.91%、不良率达19.54%、拨备覆盖率仅34.03%一鸣惊人,成为备受关注的“网红银行”。但仅过去一年,诸多监管指标未达标的贵阳农商银行却在年报中号称要五年内上市。

值得注意的是,贵州银保监局去年11月一口气公布了22条对贵阳农商银行的罚单信息,累计罚金605万元,现任行长汤明芳和前任董事长王大鸣均在被罚之列。王大鸣已于两年前退休离任,而出生于1961年的汤明芳年届60岁,去年其行长任职资格刚获监管核准,今年却可能面临退休的问题。

对于此次定增发行股票,贵阳农商银行尚未公开参与定增的名单。4月7日,《创业圈》向贵阳农商银行有关部门发送了采访提纲,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募资26亿急“补血”

3月15日,证监会发布《关于贵阳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申请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的审核意见》,同意贵阳农商银行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的申请。

根据发行安排,贵阳农商银行拟定向发行不超过15亿股,每股价格为1.74元,预估共可募集资金约26亿元。

定增说明书显示,此次发行后,预计贵阳农商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将分别升至9.30%、9.30%和11.85%。

定增说明书显示,2018年末、2019年末和2020年9月末,贵阳农商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4.15%、5.83%和6.12%,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4.15%、5.83%和6.12%,资本充足率分别为5.93%、7.81%和8.66%。

在《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规定的指标中,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7.5%,一级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8.5%,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10.5%。这意味着,直到2020年9月末,贵阳农商银行的资本充足率水平仍然严重不足,均低于监管要求的最低标准。

对此,贵阳农商银行给出的解释是,主要原因为信贷业务增长较快,资本补充渠道单一,内源性资本补充增速不及风险加权资产增速。该行称,通过本次定向募股补充核心一级资本后,预计可以达到监管部门要求的资本充足率水平。

贵阳农商银行成立于2011年12月23日,是贵州省第一家股份制农村商业银行,今年恰好立行十年,先后经历了索美英、王大鸣、李忠祥等三位董事长,以及安德治、汤明芳等两位行长。

2016年3月,时任贵阳农商银行董事长索美英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不久后,时任贵阳银行董事长、行长王大鸣成为“救火队长”,调任贵阳农商银行董事长。

两年后的2018年7月,中诚信的评级报告披露的数据让贵阳农商银行震惊市场。评级报告显示,2017年末,贵阳农商银行因资本充足率从2016年末的11.77%跌至0.91%,不良贷款率高达19.54%,拨备覆盖率仅34.03%。中诚信将该行的主体信用等级由AA-下调为A+,评级展望为稳定;将二级资本债券的信用等级由A+下调为A。

彼时,贵阳农商银行解释称,2017年末,该行严格贯彻落实监管要求将逾期的不良贷款全部入账,导致不良贷款率、拨备覆盖率、资本充足率等监管指标下滑;此外,其主要客户为小微企业,近年来受宏观经济整体下行影响,小微企业贷款不良率上升对监管指标造成影响。

在多项指标跌破监管红线后,贵阳农商银行进行了几年的调整,资产质量有所改善。2018年末、2019年末和2020年9月末,其不良贷款余额分别为46.20亿元、18.65亿元和17.68亿元,不良贷款率分别为9.88%、3.21%和2.78%。

定增说明书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9月末,贵阳农商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下降至2.78%,拨备覆盖率上升至152.14%,已到达监管标准。

此外,贵阳农商银行经营状况和盈利水平保持稳定。2018年末、2019年末和2020年9月末,该行资产总额分别为808.84亿元、1033.77亿元和1115.2亿元,各报告期分别实现营业收入24.91亿元、28.28亿元和23.61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96亿元、3.11亿元和3.31亿元。

贵阳农商银行表示,待各项监管指标达标后,该行将发行二级资本债、永续债等符合新监管标准的资本补充工具,多渠道补充资本,提升外源性资本补充能力,进一步提高资本充足水平和抗风险能力。

贵阳农商银行再次提到了上市目标,表示要大力增强内源性资本积累,按照“少分红、多留存”的总体原则和“一二五”计划上市目标愿景,注重长期价值投资,夯实资本基础,持续提高内源性资本积累。

行长汤明芳、前董事长王大鸣均被罚

虽然多项指标不达标,但上市是执念。

2019年7月,贵阳农商银行的2018年年报姗姗来迟,比监管规定的披露时间晚了几个月。在年报中,贵阳农商银行提出要完成五年内公开上市的目标,努力提升资产质量、盈利能力,走好小型农商行到上市银行再到中型上市银行的发展路径。

号称5年内要完成上市,这一使命感无疑来自于该行有着浓厚“贵阳银行基因”的主要高层。

王大鸣2016年从贵阳银行调任贵阳农商银行时,贵阳银行刚完成A股上市。2018年,王大鸣到龄退休,接棒的是从贵阳银行行长任上空降而来的李忠祥。2019年,贵阳农商银行创始行长安德治卸任,继任的行长汤明芳也曾长期在贵阳银行任职。

不过,距提出上市目标已过去两年,贵阳农商银行仍有多个问题亟待解决,上市之路注定不平坦。比如,虽然客户贷款集中度虽有所回落,但仍“高高在上”。

数据显示,2018年末、2019年末和2020年9月末,贵阳农商银行最大十家客户贷款集中度分别为141.21%、111.58%和87.85%,在上述报告期末均不符合监管要求。

盈利能力方面,2018年末、2019年末和2020年9月末,贵阳农商银行资产利润率分别为0.39%、0.34%和0.41%,资本利润率分别为7.61、7.27%和9.27%,也均低于监管要求。其主要原因为该行加大信贷资产拨备计提,利润受到侵蚀。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11月10日,贵州银保监局一口气公布了22条对贵阳农商银行的罚单,累计处罚金额高达605万元,包括了对主行、各支行及部分高管或个人的处罚决定,其中就有对现任行长汤明芳、前董事长王大鸣的处罚。

贵州银保监局于2020年3月公告核准了汤明芳的贵阳农商银行董事、行长的任职资格,被核准仅半年多,汤明芳就被指出“对贵阳农商银行下辖支行中长期贷款展期期限超过原期限的一半的行为负管理责任”。

《创业圈》还注意到,罚单中有一张处罚当事人为王大鸣,主要违法违规事实为:对“贵阳农商银行及其下辖支行流动资金贷款用于项目建设和置换他行项目建设贷款,以贷还贷;违规发放流动资金贷款用于支付土地征收款;投资非标债权超规模限制等行为”负领导责任。

公开资料显示,王大鸣已于2018年11月因退休辞去贵阳农商银行董事长一职。

此外,从上述处罚信息来看,贵阳农商银行主要问题集中在总行或分分支机构的管理层。中诚信2020年跟踪评级报告称,贵阳农商银行前期对信贷业务管理较为粗放,客户经理队伍整体业务素质偏低,分支机构审批权限过大且总行政策指导不明晰。

不过,尽管贵阳农商银行罚单众多,但该行现任董事长李忠祥个人并未受罚。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一嗨数据:最热五一后错峰出行火爆
“甩卖”盈利子公司,这家公司“瘦身”转型新能源,期货大佬葛卫东浮盈已超3.5亿
优化资产结构,湖南发展1.85亿置业湘江金融外滩
广西北部湾银行规模大扩张,纪志顺行长薪酬大跃进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