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啰网约车覆盖广东四城,“高性价比”模式切入网约车市场

廖静娜
2021-04-02 20:44:36
来源: 时代财经
与共享单车业务一样,哈啰打车沿用了哈啰惯用的差异化战略,在广东四城上线后,以“高性价比”新模式切入与传统网约车相比更大群体的分层市场。

WechatIMG136.jpeg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春节期间我们没有做大力补贴,但网约车业务的收支是接近平衡的。”商来瑞3月底对时代财经表示。

经过近十年的发展,网约车市场“一超多强”的竞争局面已定。在顺风车业务稳定后,哈啰半年前正式入局网约车领域。与共享单车业务一样,哈啰打车沿用了哈啰惯用的差异化战略,在广东四城上线后,以“高性价比”新模式切入与传统网约车相比更大群体的分层市场,迅速获取用户,市场份额不断提升。

实力玩家入局

滴滴在网约车市场的绝对领先地位早已形成。

根据易观发布的《中国网约车市场洞察报告2020》,目前网约车平台用户市场呈现“一超多强”格局,滴滴出行拥有8157万用户,处于行业绝对领先地位,嘀嗒出行、花小猪、首约汽车的用户规模分别位列其后。

尽管如此,但网约车巨大的市场规模一直吸引着新的淘金者。中国物流学会特约研究员解筱文告诉时代财经:“网约车符合主流发展方向,也具有较大的市场空间。”

公开数据显示,2020 年网约车市场交易额达 2499亿元,且截至去年 3 月,我国网约车用户达 3.62 亿,占据所有网民的 40%。

根据交通运输部数据,截至2020年底,全国共有214家网约车平台取得经营许可证。

从入局者来看,除了互联网企业,传统车企也跑步进场,包括由一汽、东方、长安组成的“国家队”T3出行,以及旗妙出行、东风出行、享道出行、如祺出行等。

在众多互联网企业中,哈啰也是其中之一。2020年10月,“哈啰打车”在广东中山市上线,哈啰正式进入网约车领域,并在两个月后进军惠州、汕头、河源,“网约车是一个非常迷人的市场,它的交易额更大,用户更加主流。” 哈啰出行网约车负责人商来瑞在3月底的媒体沟通会上表示。

WechatIMG146.jpg哈啰出行网约车业务负责人商来瑞。图片来源:哈啰出行

亿欧EqualOcean分析师王瑞认为,传统车企们已经意识到,以网约车为核心的共享出行行业,是汽车行业未来重要的发展方向之一,因此他们会不遗余力地投身其中;对互联网企业而言,网约车聚集的流量与数据十分宝贵,即使当下无法得到变现,但从长远来看,抢占网约车市场也很有必要。

网约车监管信息交互平台数据显示,2021年平台收入订单信息7.3亿单,滴滴出行订单为5.5亿单,占比仅有75%,与其此前超90%的市场份额相比开始下滑。与之对应的是,T3出行、曹操专车、享道出行等平台的订单量快速增长。

哈啰打车在广东四城上线后,也开始抢占市场。一位广东网约车市场业内人士透露,短短几个月,凭借“高性价比”的差异化策略,哈啰在上线城市的市场份额快速提升。从两轮到四轮,从顺风车到打车,哈啰凭借自己的生态优势,悄然切入网约车市场。

行业痛点明显,哈啰打出差异化策略

一方面是愈演愈烈的市场竞争,另一方面,乘客消费、司机接客的痛点慢慢暴露。

在乘客端,“打车难、打车贵”的问题长期存在。来自惠州的网约车平台资深用户罗志宝称:“我以前使用过不少些网约车平台,但随着时间推移,我发现早晚高峰期打车非常困难,甚至加价都打不到车。”

在司机端,存在“不自由”、“不公平”、“抽佣高”三大痛点。

惠州网约车兼职司机王风(化名)告诉时代财经,部分网约车平台派单规则过于严格,“司机如果取消订单就会被扣分,部分平台没有给我们自由选择权,高峰期也必须按时按点去接客,否则以后就不派单了。”

业内人士透露,部分网约车平台派单更倾向“老司机”,新司机或兼职司机难接到订单,或是只能捡头部司机挑剩下的订单,这体现了派单“不公平”的痛点。

另一方面,网约车平台抽佣比例也在提升,司机每单挣到的钱开始变少。广东网约车司机老李告诉时代财经,他从业6年时间里,网约车平台的抽佣比例一直在增长,从最初的15%到如今25%-30%,“拼车”订单甚至超30%。

王瑞称:“无论是司机还是乘客面临的痛点,仅依靠他们自身是无法得到解决的,这需要平台方统筹司机、乘客,一起做出调整、优化与迭代。”

针对行业痛点,新入局的哈啰打起了差异化战略。

“我是看到哈啰打车的广告,开始尝试用哈啰APP叫车,对比下来价格发现哈啰更实惠。”罗志宝表示。时代财经了解到,哈啰打车定价偏低,尤其是中长里程,10公里的订单相比其他网约车平台优惠30%。

网约车惠州运营合作商林杰(化名)提到,他与滴滴、滴嗒、花小猪等多个平台长期合作,对比下来,哈啰打车为司机提供派单、选单功能,派单策略更加宽松自由,且抽佣比例仅在15%左右,低于行业平均水平。林杰提到,自己在与哈啰合作前半个月,就帮助哈啰签约了1000多个司机。

王瑞认为,目前,司机的质量与数量是平台提供服务的质量与密度的决定因素。哈啰通过提供差异化的服务解决行业痛点,所以才能成功切入网约车市场。

“春节期间我们没有做大力补贴,但网约车业务的收支是接近平衡的,说明哈啰做这件事的可行性是非常高的,公司也很看好这块业务。”商来瑞说道。

行业终局远未到来

对哈啰来说,四轮业务将成为继二轮业务后的“新引擎”。网约车作为顺风车业务的迭代,也来自哈啰普惠用车事业部,后者的快速发展给足了前者底气。

哈啰出行副总裁、普惠用车事业部总经理江涛2020年曾透露,顺风车业务在2020年增长超100%,“哈啰顺风车可能在2021年上半年成为顺风车行业最大规模的玩家。”

这也是哈啰网约车最初落地广东市场的原因。商来瑞告诉时代财经,哈啰顺风车业务在广东已经取得良好发展,顺风车在广东市场的订单占比高“这意味着我们在广东有庞大的用户基础,所以下一批开放城市我们还是会选择广东。”

通过对网约车市场的深入洞察,哈啰发现一线城市乘客对即时性要求更高,二线到四线乘客愿意多等一会,但是享受更实惠的价格。商来瑞解释:“同行定价比较高,重点服务对即时性需求高的用户,我们定价比较实惠,很多喜爱性价比的乘客以及需要更大接单灵活性的司机,会使用哈啰,所以我们优先选择在二三线城市尝试。”

“我对哈啰出行‘差异化’的打法很有信心。”王瑞表示,哈啰在开拓两轮业务时已经具备丰富的政企协同经验,这是其开辟网约车市场的一大禀赋。

对于行业现状,商来瑞告诉时代财经,一方面,无论是司机还是乘客,对网约车的关注重点均是价格,司机希望多赚钱,乘客希望少付钱,司乘双方的痛点还有待解决;另一方面,网约车市场尚未发展到成熟阶段,按地域、价位、时段、群体、服务、模式等维度,网约车可以拆分成一个个细分市场,一家企业无法一一覆盖。

他提出,网约车将是哈啰未来的重要增长引擎,哈啰对于网约车市场最大的期待就是为更多用户提供更快捷更普惠的服务,给更多的腰部司机提供更多的接单机会。

王瑞认为,不仅是哈啰,随着越来越多新玩家入局、技术的进一步发展、行业模式变化,网约车市场“一超多强”的局面是有可能改变的。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哈啰一线城市屡获配额 靠“农村包围城市”逆转战局
小厂长过年关:转行当网约车司机,待东山再起开服装厂
不回家的网约车司机:塑料薄膜里的“隔离人生”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