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文和友“消失”:文宾选了一条最难的路

李馨婷
2021-04-02 17:01:32
来源: 时代周报
热闹能维持多久,谁也不知道

超级文和友中的“超级”消失了,深圳文和友出现了。

4月2日,深圳文和友正式开业,门店坐落于深圳罗湖老区东门商业街,周边车水马龙、现代高楼环绕,对比之下,门店外观高达数层的旧楼外立面与密集的繁体灯牌相当抓眼。

根据线上排队系统,开业不到15分钟,深圳文和友就已排队8294桌,现场更是大排长龙到河涌对岸。再加上开业时间在清明小长假前一天,门店未来三天的人流量更毋需怀疑。

WechatIMG5713.jpeg

深圳文和友的主营菜品不再是小龙虾,而改为深圳人更喜欢的生蚝,且门店也比广州文和友大上6倍。

从入驻品牌上看,深圳文和友更多元。除了复古街景、老字号小吃、文创店三大标配,深圳文和友新增了机器人元素、观赏宠物店、潮玩品牌泡泡玛特、网红美妆集合店黑洞,甚至还搭建舞台演上了沉浸式戏剧,剧名为《绮梦》,颇有粤港风味。长沙头部网红茶颜悦色也被拉来在这做了快闪店。还未开业,闲鱼上已有代排队业务,一次代排队200元以上。

WechatIMG5711.jpeg

比起过往门店,深圳文和友更像是套着复古外壳的潮牌综合体,聚集人流的野心昭然若揭。此次高举流量镰刀背后,是广州文和友的教训。

2020年7月,广州文和友开业,开业时一度人头涌动,但数月后客流量却显著下降,有业内人士称数家入驻的广州老字号都因生意不理想而离场,文和友还特地发长文回应。

事实上,围绕超级文和友的经营模式能否吸引重复消费的讨论从未停止。此前,尽管长沙、广州两地的门店以沉浸式复古景观吸引来流量,但人流反而削弱了景观吸引力,菜品体验也因此下滑。看上去,超级文和友更像是一次性打卡地。

这或许是不到两岁的超级文和友“改名”的原因。4月1日,文和友在公众号表示,将放下“超级”,拥抱城市,深圳文和友作为独立品牌启动。3月30日,原本集合长沙与广州两店宣传、排队功能的公众号“超级文和友”则改名为“长沙文和友”,公众号“广州文和友”创立。

显然,文和友借深圳门店开业又进行了一次品牌迭代,但这样的小修小补,依旧不能解决文和友的营收硬伤。

超级文和友的引流王牌,来自其造价高昂的沉浸式复古景观,这对门店营收能力要求极高。只有当门店能够持续创新并提供延伸服务时,重复消费才能够发生。

但目前看来,尽管更大、更新与更潮,深圳文和友依旧难掩“打卡地”本色。当冲着新店景观与茶颜悦色而来的人潮退却之时,店中的生蚝、潮玩、萌宠、机器人与美妆店也将失去魅力。毕竟,一个长沙餐饮品牌在深圳卖生蚝,本就没有优势,而店中店们在许多购物商场都有,并不新奇。

造价昂贵的复古置景,只是一个悬浮在空中的怀旧场景。想靠景观、情怀与流量完成餐饮门店的商业变现,道阻且长,消费转化过程仍然需要打磨。

显然,5年内将在国内外一线城市开满10家同类门店的文和友团队,还在寻找克服昙花一现,持续营收的经营逻辑。当选择开出第一家超级文和友时,创始人文宾注定选择了一条不好走的路。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2021上海车展·观察丨“新新势力”抢风头,“她经济”成竞争新高地
既是清流也是搅局者,超级IP文和友开启深圳之旅
深圳文和友开业 光峰科技激光显示方案创造美好生活新业态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