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伊士运河大“堵船”最新进展:搁浅船只仍未重回水道,或两周后才恢复通航

马欢
2021-03-25 15:59:02
来源: 时代周报
石油买家急了

一艘巨型货轮因猛烈风浪搁浅,世界最繁忙的海上贸易路线被迫中断。

据路透社报道,当地时间3月23日,中国台湾长荣海运公司(Evergreen Marine Corp,以下简称长荣)旗下的巨型货轮“长赐”号(Ever Given)因天气原因“卡”在了埃及苏伊士运河里,造成航道严重堵塞。

埃及苏伊士运河管理局表示,这艘巨型货轮长400米,宽59米,运输能力为22.4万吨,可载送20388个标准集装箱。

“这是有史以来在苏伊士运河搁浅的最大型船只”,美国海事历史学家萨尔·梅尔科利亚诺(Sal Mercogliano)表示,“这起事件太罕见了,可能会对全球贸易产生巨大影响。”

苏伊士运河是全球最重要航道之一,也是连接亚洲和欧洲之间的最短海上航线。数据显示,全世界22%的集装箱都从苏伊士运河通过,约占全球贸易的10%。如果航道持续延误,必将冲击全球供应链。

英国《卫报》报道,堵塞事件发生后,已至少有100艘来往船只受阻。等候通行的货轮排成长龙,形成“堵船”奇景。

苏伊士运河管理局表示,由于担心该河道可能被封锁数日,目前已经重新开放了运河的旧通道以转移交通。

据美联社3月25日下午2点的报道,埃及方面已派出拖船和挖掘机驶向“长赐”号,希望将船头附近的泥沙挖出,并使“长赐”号重回水道。英国《电讯报》援引相关人士的说法称,如果这个周末,埃及方面不能趁着涨潮完成“长赐”号的救援工作,需要等待两个星期才能到下一次涨潮日。

“堵船”奇景

长荣官网信息显示,“长赐”号本次的行程是2月下旬从中国台湾高雄出发,经青岛、上海等港口后,于3月23日北上苏伊士运河,计划于4月1日到达荷兰鹿特丹港。

据海运物流公司GAC集团介绍,船只一般都是“组队”通过苏伊士运河的,“长赐”号也是船队的一员,在它之前,同队4艘船只已经向北通过了运河,但偏偏“长赐”号“卡”在了运河里。

WechatIMG611.jpeg

“长赐”号把苏伊士运河挡了个严严实实

对于被“卡”原因,长荣公司表示:“突然的强风导致船体偏离水道,撞到河底,进而搁浅。”埃及气象部门的信息显示,当天埃及遭遇大风和沙尘暴,风速高达每小时50公里。

路透社透露,由于造成运河堵塞,长荣公司后续可能会被罚款,罚款金额或高达数百万美元。

这一次堵塞,对本就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的全球贸易造成了不小的影响,众多满载从石油到消费品等各种货物的船只被延误。

总体而言,著名航运杂志《劳埃德清单》估计,苏伊士运河每关闭一天,将有价值超过90亿美元的货物运输受到影响。

其中,原油运输受影响最深。

石油分析公司Vortexa资深货运分析师亚瑟(Arthur Richier)表示,至少有10艘油轮被延误,它们共载有1300万桶原油。

近年来,苏伊士运河已经成为俄罗斯向亚洲各国输送石油的重要通道。

20210324-ever-given-suez-canal-cflow.png.jpeg

后续的船只在焦急等待通过

美国能源信息署(EIA)的数据也显示,2018年,通过苏伊士运河以及与之相连的苏麦德输油管道(Sumed Pipelin)系统输送的石油总量,占到全球海运石油贸易总量的近10%。EIA还表示,当年约8%的液化天然气贸易也以苏伊士运河为运输通道。

彭博社分析认为,苏伊士运河堵塞可能对全球能源供应链造成不利影响。欧洲和美国的炼油厂依赖通过苏伊士运河运输的中东石油,如果运河持续阻塞,进口商可能不得不寻找替代供应,进而抬高替代品的价格。

受苏伊士运河堵塞的影响,国际油价波动明显。据新华社报道,截至3月24日当天收盘,纽约商品交易所5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价格上涨3.42美元,收于每桶61.18美元,涨幅为5.92%;5月交货的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上涨3.62美元,收于每桶64.41美元,涨幅为5.95%。

“东方伟大的航道”

1869年通航的苏伊士运河位于埃及西奈半岛西侧,横跨苏伊士地峡,长190公里、深24米、宽205米,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水路之一。

早在100多年前,马克思就把苏伊士运河称之为“东方伟大的航道”。这条运河连结了欧洲与亚洲之间的南北双向水运,船只不必再绕过非洲南端的好望角,航程被大大缩短。

一般来说,通过运河向北方运的主要货物有原油和石油产品、煤炭、矿石、金属和加工金属、木材、油籽和油籽饼以及谷物,往南运的货物则以水泥、化肥、金属制材和谷物为主。

2014-2015年间,埃及政府对运河进行了大规模扩建,在苏伊士运河东侧开凿一条72千米长的新运河,以扩大通航能力。新运河开通后,船只通过运河的时间有望从22小时减少到11小时。

苏伊士运河也是埃及经济的重要支柱。根据苏伊士运河管理局的数据,2020年,全球有近19000艘船只通过了苏伊士运河,平均每天有51.5艘船舶。

AP_21083282377835.0.jpg

埃及方面正将“长赐”号拖出浅滩

船只通过运河需按吨位向埃及方面缴纳通行费、引水费和航标费等费用。整个2020年,苏伊士运河给埃及带来了56.1亿美元的收入。

据卡塔尔半岛电视台报道,新运河开通后,苏伊士运河系统有望在2023年给埃及带来150亿美元的收入。

由于战略位置极重要,苏伊士运河在通航之初就签订了国际条约《君士坦丁堡公约》:“运河在战时也可像和平时期一样,任何商用及军用船只均可使用。”不过,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爆发,以色列占领埃及西奈半岛,苏伊士运河被迫停航8年之久,直到1975年6月5日才重新开放。

尽管苏伊士运河为全球贸易贡献巨大,但此次堵塞事件,也给它敲响了一次警钟。

事实上,在此次风波之前,苏伊士运河已经发生过几起船只搁浅事件:

2015年4月19日,马士基航运的一艘丹麦籍集装箱船“Susan Maersk”号在前往地中海时搁浅在苏伊士运河,搁浅原因不详。不过“Susan Maersk”号当天就成功脱浅,并恢复航行。

2017年10月25日,东方海外的21000TEU大型集装箱船“OOCL Japan”号由于机械问题搁浅在苏伊士运河,在拖船的帮助下,几小时后航线才恢复通行。

2020年11月26日,赫伯罗特旗下18800TEU超大型集装箱船“Al-Muraykh”号在苏伊士运河搁浅,阻拦其他南向行驶船舶超5小时。

英国研究海上运输安全的三位学者Rory Hopcraft、Kevin Jones和Kimberly Tam在其最新研究报告中也表示了担忧。他们认为,未来船只将建造得越来越大,它们只会对传统航线带来更多冲击,而恶劣的天气则会让事态变得更加糟糕。

三人合写的报告表示:全球贸易中商品交付时间和成本的缩减,意味着船舶体积在不断扩大。“长赐”号可容纳超过2万个集装箱,2023年将会有比它容量更大的船只交付使用,它们也有可能会“卡”在苏伊士运河中。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