稠州商业银行信贷管理不当遭严查,金子军连任董事长14年

路春锋
2021-03-19 15:39:02
来源: 创业圈
自2007年至今的14年来,稠州商业银行董事长一直由金子军担任,任期之长在银行界实属罕见。

经营贷违规流入房地产市场的情况正遭到监管的严查。由于信贷管理不审慎,浙江稠州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稠州商业银行”)近来频遭处罚。

自2020年12月16日至2021年1月26日40天内,稠州商业银行已收到4张罚单,平均10天即收到1张,案由均涉及贷款管理,有的个人经营性贷款被挪用于购房,4张罚单合计被罚340万元。

2006年以来,从城市信用社成功升级为城市商业银行后,稠州商业银行一直推行“走出去”发展战略。在此指引下,该行扩张迅速,在全国多个省份设有分支机构,资产规模、净利润等增长迅速。伴随着其经营规模扩张,信贷业务风险也在逐年上升。2018年至今累计被罚23次,超过过去十年被罚次数的总和。同时,不良贷款率三连升和拨备覆盖率三连降反映出其信贷管理风险加剧。

多年的高增长似乎已不可持续。数据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稠州商业银行实现营收44.26亿元,同比下降3.13亿元;净利润为10.82亿元,同比下降0.56亿元。如果2020年全年营收和净利润出现负增长,这将打破该行自2005年以来连续14年实现净利润增长的态势。

值得注意的是,公开信息显示,自2007年至今的14年来,稠州商业银行董事长一直由金子军担任,任期之长在银行界实属罕见。金子军如此漫长的董事长任期,可比肩担任宁波银行董事长已有16年的陆华裕。

此外,稠州商业银行董监高薪酬水平处于高位。2019年,该行11位董监高合计发放薪酬1830.58万元,人均166.42万元,高于浙江省内资产规模相近的温州银行和浙江泰隆商业银行。针对频收罚单等多个问题,《创业圈》联系稠州商业银行采访,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经营贷被挪用于购房

稠州商业银行初创于1987年,2005年完成股份制改造,2006年由地方城市信用社改建为商业银行。成立34年来,该行一直与小微企业和市场商户合作。2006年以来,稠州商业银行提出“走出去”战略,力图走出义乌,布局长三角。

自2018年起,稠州商业银行资产总额超2000亿元大关,并已在浙江、上海、重庆等多地设有分支机构和村镇银行网点,总计超过192家。其中分行及管理部14家,发起设立了浙江稠州金融租赁有限公司及村镇银行9家。

截至2020年9月末,稠州商业银行资产总额达到2366.01亿元,比上年同期增加193.1亿元,增幅为8.89%。

图片1.png

自2005年股份制改革以来,稠州商业银行净利润稳步增长。2019年,该行净利润达到18.09亿元,同比增加2.99亿元,增幅19.77%。

图片2.png

资产规模快速扩张的同时,稠州商业银行违规受罚数也在增加。据《创业圈》记者不完全统计,2008—2020年,稠州商业银行共计被罚42次。其中,2020年被罚4次,2019年被罚8次,2018年被罚9次。2018—2020三年累计被罚21次,与此前10年被罚数相当。

图片3.png

值得注意的是,稠州商业银行自2020年12月16日至2021年1月26日,40天内已收到4张罚单,平均10天即收到1张,案由均涉及“贷款管理”,总计被罚款340万元。

图片4.png

在稠州商业银行各分支机构中,宁波分行被罚次数最多达5次,罚金总计410万元。

2020年,宁波分行被罚2次,总计罚金为280万元。其中,当年12月25日,因“贷款风险分类不准确、贷款资金被挪用、违反房地产行业政策”等问题,被宁波银保监局罚款260万元人民币,并责令该分行对相关直接责任人给予纪律处分。当年6月30日,因“个别贷款业务信贷管理严重不审慎”被罚20万元,并责令该分行对相关直接责任人给予纪律处分。

此前,2017年5月3日,稠州商业银行宁波分行也因“合规风险管理严重滞后、内部控制严重缺陷、同业业务存在诸多违规操作,部分存在重大风险隐患”等问题,被宁波银监局罚款100万元。

另外,稠州商业银行金华分行违法违规被罚问题也值得注意。

2018年11月29日,因“信贷资金挪用于购房、信贷资金挪用于购买股票、违规办理商业用房按揭贷款、虚增存贷款”等问题,金华分行被金华银保监分局罚款180万元。

同年12月26日,因“未准确计量风险、计提资本与拨备;同业资金投向违规;理财产品管理不合规;理财投资非标资产未严格比照自营贷款管理”等问题,被金华银保监分局罚款610万元,是历次处罚中单笔罚金最高的一次。

不良率高于浙江业内均值

可见,近年来,稠州商业银行“信贷管理”暴露出来的问题较多,且涉及此案由时被罚力度均较大。其中,2020年被罚330万元、2019年被罚65万元、2018年被罚990万元,总计达1385万元,超过此前10年罚金总额,是后者的2.25倍。

这也不免引起市场担心,在资产规模和净利润逐年增加的同时,稠州商业银行的经营风险是否也在逐年增加。

随着稠州商业银行“走出去”战略的持续推进,其信贷管理风险也逐步显现。

财报显示,2016—2018年,稠州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24%、1.39%、1.64%,连续三年上升;拨备覆盖率分别为291.64%、255.56%、201.79%,连续3年下降。伴随着其规模扩张,不良贷款率持续上升,而拨备覆盖率持续下降,信贷风险也在上升。

2019年年末,稠州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回落至1.51%,但高于浙江11家城商行平均水平。根据银保监会2020年2月17日发布的信息,2019年年末,我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为1.86%,稠州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低于全国商行平均水平;而2019年浙江11家城商行的平均不良贷款率为1.27%,稠州商业银行显然高于此值。

实际上,对比浙江省各家城商行公开的财报,稠州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也处于较高水平。

截至日前,稠州商业银行尚未发布2020年财报,2020年年末的不良贷款率及拨备覆盖率尚不知晓。

董监高人均年薪166万

公开信息显示,从2007年至今的14年来,稠州商业银行一直由金子军担任董事长。他如此漫长的董事长任期,可比肩担任宁波银行董事长长达16年的陆华裕。自2005年至今,陆华裕一直担任宁波银行董事长,此前,他还担任过5年宁波银行行长。

资料显示,金子军1971年出生,高级经济师,现任稠州商业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担任金华市、义乌市党代表,第三届义乌市青年企业家协会会长职务。在二十多年的金融业工作经历中,他先后荣获“义乌市劳动模范”、“先进工作者”、“市直机关优秀共产党员”、“转型升级杰出企业家”、“金华市劳动模范”、“浙江省劳动模范”等称号。

截至2019年年末,金子军持有稠州商业银行538.20万股股权。

虽然10多年来董事长一职未曾变动,但该行行长小有变化。2018年7月至今,赵海华担任稠州商业银行副董事长兼行长。

《创业圈》注意到,稠州商业银行董监高薪酬一直处于较高水平。2019年,稠州商业银行领取薪资的董监高共计11人,合计发放薪酬1830.58万元,人均166.42万元,高于资产规模相近的温州银行和浙江泰隆商业银行的薪资水平。

其中,2019年,温州银行给董监高薪资合计发放2343.95万元,人均83.71万元;浙江泰隆商业银行给董监高合计发放1736.99万元,人均115.80万元。

稠州商业银行董监高的平均薪酬是温州银行的近2倍,是浙江泰隆商业银行的1.44倍。另据2019年年报,稠州商业银行报酬总额在150万元以上的高管人数有6人,100万—150万元的有4人,100万元以下有1人。

不过,稠州商业银行2019年年报并未详尽披露金子军、赵海华等董监高当年的个人年薪。

数据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稠州商业银行总营收为44.26亿元,同比下降3.13亿元;净利润为10.82亿元,同比下降0.56亿元。如果2020年全年营收和净利润出现负增长,这将打破该行自2005年以来连续14年净利润增长的态势。

图片5.png

目前,稠州商业银行2020年度财务报告尚未发布,但考虑到当年前三季度营收与净利润下滑的趋势,且该行单季度净利润低于8亿元,因此通过第四季度扳回全年业绩正增长的压力巨大。

(声明:本文知识产权归《创业圈》杂志及/或相关权利人所有,所涉信息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若转载、摘编、复制需获授权,并注明来源,联系邮箱:timechuangyequan@163.com)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