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赞连续亏损超20亿,董事长外逃三年归案后辞职

路春锋
2021-03-16 15:51:41
来源: 创业圈
中国有赞在SaaS行业深耕多年,虽然GMV数据连年增长,但这似乎只是虚假繁荣,难掩持续巨额亏损的惨淡现实。

SaaS服务商中国有赞(08083.HK)计划以介绍方式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2月28日,中国有赞公告称,其已向联交所提出了上述申请。

此前,中国有赞已火速换帅,中国有赞创始人、首席执行官朱宁出任公司董事会主席,取代了主动投案、归还违法所得的关贵森。

去年12月28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披露外逃职务犯罪嫌疑人关贵森主动投案的消息;今年2月6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披露了关贵森一案的更多细节。

一石激起千层浪,但中国有赞却颇为镇定,在此期间虽先后发布5条公告,但均未向外界解释时任董事会主席关贵森所涉事项。直到2月17日,中国有赞公告,关贵森因其关联的独资公司涉嫌与一项刑事犯罪有关,因此辞去中国有赞主席兼执行董事等职务,自当天起生效。

虽然外逃三年半之久,但关贵森仍长期担任中国有赞主席并正常履职。中国有赞为何没有主动披露关贵森的相关信息?此举是否违反信披规定,损害投资者利益?《创业圈》联系中国有赞采访,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中国有赞是一家零售科技服务企业,在SaaS行业深耕多年。虽然GMV数据连年增长,但这似乎只是虚假繁荣,难掩中国有赞持续巨额亏损的惨淡现实。数据显示,从2018年至2020年前三季度,不到三年时间,中国有赞累计经营亏损超过20亿元,令人大跌眼镜。

直播购物火遍全网,曾经卷入“996”风波的朱宁宣布中国有赞全面开展电商直播业务,期待寻求盈利出路。如今,中国有赞计划以介绍方式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但这些招数能拯救身陷巨额亏损泥潭的中国有赞吗?

因借壳上市和关贵森牵手

2月17日的公告显示,关贵森因有意投放更多时间以处理诉讼、私人事务以及本集团角色外之事宜,已辞去中国有赞主席、执行董事等职。在同时公布的新董事名单中,关贵森不在其列。

2月19日,有赞公布了新的人事任命,执行董事兼首席执行官朱宁任董事会主席,现任执行董事兼首席财务官俞韬任监察主任。

朱宁的花名为白鸦,先后在百度、支付宝任职。2012年,朱宁在杭州的一家咖啡馆创立口袋通,聚焦于移动购物端。刚开始的业务主要是帮助商家在微信上搭建销售平台和管理粉丝。

2014年11月,口袋通更名有赞。同年,聚焦于2B服务的有赞已有百万数量级的商家用户。彼时微店、云集等社交电商兴起,于是,朱宁考虑再造一个消费入口——有赞买家版。

为此,有赞先后砸钱超过1亿,在线上线下投放广告,甚至不惜耗资千万制作了一条时长一分四十秒的广告,在CCTV新闻联播播出前播放。

烧钱是有成果的,有赞的用户数量呈直线式增长。但成果似乎也仅限于此,用户活跃度没什么起色。彼时,重金投放广告后,有赞账面的资金仅够支撑半年,这让朱宁开始反思,到底要做工具还是平台。

最终,有赞决定专注做直面商家的SaaS服务,并于2016年5月正式开启商业化,期望实现持续规模化盈利。收费后,有赞必须提供更为专业和精细化的服务,为此,必须弄清楚到底哪些客户在使用有赞,客户的需求是什么。

不过,中国有赞在资本市场有所斩获。2018年,中国有赞完成借壳上市,通过间接方式获得支付牌照,并因此与关贵森牵手。当年,在港上市的中国创新支付公司增发55亿股份,收购有赞51%的股份,有赞成为中国创新支付的最大股东。中国创新支付更名为中国有赞,中国创新支付持有的高汇通支付牌照也被有赞曲线收入囊中。

公开资料显示,关贵森毕业于人民银行研究生部,后在中国创新支付集团担任执行董事、法定代表人兼集团主席。

深陷巨额亏损泥潭

虽然实现了借壳上市,但有赞的盈利能力一直饱受诟病。

早在2017年,因为敏锐地抓住微信的营销新趋势,专攻精准营销业务,有赞的个别同行扭亏为盈,实现全面盈利。

2018年和2019年,中国有赞经营亏损分别为7.72亿元、9.96亿元。直到2020年上半年,中国有赞经营亏损2.4亿元。这意味着,中国有赞近三年累计经营亏损超过20亿元。

关于亏损现状,中国有赞给出三方面解释:一是销售及分销费用导致其他经营开支及行政开支增加;二是收购优钻集团使无形资产摊销增加;三是根据股份奖励计划授出奖励股份所致。

但有专家认为,中国有赞连年亏损与SaaS公司的痼疾有脱不开的关系。

传统公司采用“项目制收费”,即在项目研发之后,将所需要研发费用计入成本,然后给出售价。而有赞采用的是“订阅制收费”,也就是有赞在交付产品后,客户分期付费,直到客户主动取消业务。但研发成本是一次性付出的,所以这种收费模式相对于“项目制收费”,成本回收周期明显拉长,不利于企业快速回笼资金。

对比个别同行在2016年即开始探索精准营销,2017年该项收入超过SaaS,中国有赞当下仍十分倚重SaaS收入。

从财报上看,中国有赞基于微信生态给商家用户提供电商基础设施,以SaaS收入为主。2020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收13.07亿元,其中SaaS贡献了9.52亿元,占比72.84%;2019年全年营收11.71亿元,其中SaaS业务营收7.44亿元,占比63.54%。可见,SaaS业务一直占据中国有赞营收的大头。

数据显示,微盟2020年上半年营收10.50亿元,其中SaaS业务营收3.05亿元,占比29%;精准营销业务营收7.45亿元,占比71%。另外,早在2017年,微盟精准营销收入占总营收比例猛增到50.8%,即超过了SaaS收入;2018年精准营销占总营收的59.88%,2019年这一数字为64.72%。

这种经营模式的差异,或许与其创始人的出身背景相关。

有赞以技术和服务见长。朱宁在创办有赞之前,曾先后在百度和支付宝工作。在支付宝任职期间,朱宁带过产品体验部、社区支付团队,参与过网站、收银台、代付、钱包、独立担保交易等产品和项目。产品出身的朱宁,非常注重用户体验,曾带领团队死磕两年,让后台系统实现一秒钟可跑4万单交易,保证核心链路的稳定。

而微盟则更擅长广告营销。创始人、董事会主席孙涛勇在创立微盟之前,曾在百度商务搜索部门负责技术,理解百度最核心的竞价营销业务。

被质疑虚假繁荣

在去年年中给员工的内部信中,朱宁指出“‘直播电商’正式爆发、‘私域顾客/流量’代表未来”。

去年2月20日,有赞和TCL合作开展“员工内购会,亲友享好礼”主题直播,单场销售额近1000万元;当年3月7日,男装知名品牌雅戈尔和有赞合作,在合作平台爱逛直播,销量达524万元。

电商直播取得良好效果后,有赞继续加码直播行业,以扩充商家在直播场景下的销售渠道。去年5月10日,有赞在合作平台“爱逛”开启直播,明星肖战空降直播间。

今年1月8日,中国有赞公告称,截至2020年12月31日,有赞年度商品交易总额为1037亿元。“千亿是一个阶段性成果,社交电商和私域经济登上舞台的成果,也是一个全新的开始,一个数字化大时代的有力开始。”中国有赞COO兼联席总裁浣昉表示。

但是,直播电商能带有赞走出“叫好不叫座”的困局吗?从已公布的前三季度财报来看,短时间内并不现实。

2020年前三季度,中国有赞实现营收13.07亿元,同比增长65.4%,其中SaaS及延伸服务收入9.52亿元,占总营收的72.84%。虽然经营亏损已经较上年同期收窄了34.8%后,但2020年前三季度经营亏损仍然高达3.56亿元。

为了聚焦SaaS业务,释放发展潜力,今年2月28日,中国有赞公告,向香港联交所申请有赞科技以介绍方式在联交所主板上市。

对此,国盛证券给出谨慎分析,称“私域平台带货规模不及预期,付费商家数和商家成交额增长不及预期,有赞科技上市进展不及预期”。

未来一段时间内,中国有赞或许仍难逃亏损困境,是否为虚假繁荣的质疑短期内依然会持续。

(声明:本文知识产权归《创业圈》杂志及/或相关权利人所有,所涉信息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若转载、摘编、复制需获授权,并注明来源,联系邮箱:timechuangyequan@163.com)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茅台领头酱酒崛起,热潮席卷糖酒会,中国白酒香型争霸赛升级
闪崩也传染?又一只白马股跌停,中国中免遭遇惊魂一跳,市值20分钟蒸发576亿
欧美碳价格超中国10倍,郭海飞:未来碳价格会上涨,高耗能产业面临洗牌
新能源汽车产销两旺 中国忠旺打造子公司分食市场蛋糕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