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宁易购要“染红”?张近东一手好牌为何打烂

廖静娜
2021-02-25 23:32:46
来源: 时代财经
国资接盘苏宁的猜想正在逐步得到验证。

VCG111317850054.jpg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债务压身的苏宁易购正在竭力自救。

2月25日午间,苏宁易购(002024)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控股股东张近东先生及股东苏宁电器集团有限公司,拟筹划转让20%-25%的股份,股权受让方属于基础设施行业,“根据拟转让股份比例,预计可能涉及公司控制权变化。具体交易方案尚在筹划中,尚需取得有权部门批准,存在不确定性。”同日早间,苏宁易购宣布自2月25日开市起临时停牌,预计停牌时间不超过5个交易日。

一天前,曾有多家媒体报道,苏宁电器集团预出售所持有苏宁易购的全部或部分股权,交易方来自江苏国企或广州国企,且估值在80亿元到100亿元之间。

截止2月24日收盘,苏宁易购股价报7元每股,总市值达651.7亿元。以苏宁易购公告的转让20%-25%的股份,若此次股权转让交易金额将在130亿元到160亿元之间。

时代财经向苏宁易购求证,对方回复“暂无口径”。一位苏宁内部工作人员透露,最快在下周,苏宁易购将会公布筹划转让股权具体事宜,“下周应该就比较清楚了。”

苏宁易购要“染红”?

苏宁易购在午间的公告中表示,此次股权受让方属于基础设施行业,这在一定程度上印证了外界关于“国资接盘苏宁”的猜想。

2月24日,多家媒体报道,苏宁电器集团预出售所持有苏宁易购的全部或部分股权,交易方来自江苏国企或广州国企,国企出资者则包括江苏省国信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江苏交通控股有限公司、江苏农垦集团有限公司和南京新工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且上述国企出资者计划将股份注入与苏宁联合成立的新产业基金。

“国资企业进来最关键的是缓解苏宁易购资金紧张的问题,所以交易方是当地国企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广州国企入局的概率比较小。”一位不愿具名的从业者告诉时代财经,但目前还无法判断江苏哪些国企会成为此次股转转让的交易方。

零售业专家、灵兽传媒创始人陈岳峰表示:“目前因为不知道是一家企业还是多家企业接盘,所以大股东是否会发生变化也不清楚。”

陈岳峰补充到,若张近东与苏宁电器集团有限公司所持有的股份被多家交易方稀释,这意味着淘宝或许会成为苏宁易购第一大股东,“苏宁易购的实控人发生变化的话,公司原有的管理层或是经营发展战略都有可能变化。”

天眼查显示,当前在苏宁易购的股权结构中,张近东持股20.96%、淘宝(中国)软件有限公司持股19.99%、苏宁电器集团有限公司持股16.8%、苏宁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股3.98%。

目前来看,苏宁易购未来具体走向仍无法确定。但毫无疑问的是,股权转让对于苏宁易购来说是一个利好消息。陈岳峰说,“引入外部企业可以缓解苏宁易购的资金压力和债务问题,也会对未来的经营带来改善。”

一手好牌为何打烂

成立30年之际,曾经风光无限的零售巨头却走到股权出让这一步。

1999年,张近东开了一家空调专卖店;发展到2004年,苏宁易购(苏宁电器)在深交所中小板上市。在黄光裕入狱,国美发展减速后,苏宁易购在线下零售连续多年稳坐头把交椅。

而随着淘宝、京东等电商平台快速发展,苏宁易购也开始正面迎战。2009年,苏宁上线“苏宁网上商城”。同时,苏宁易购也开始建设自己的物流基地,到了2011年,苏宁易购已经有8家物流基地投入运营,同时有10家物流基地处于建设中。2013年,苏宁电器宣布更名“苏宁云商”,并开始了线上线下渠道融合。

苏宁作为线下零售巨头,在线上零售的布局也不算落后。但2013年苏宁“线上线下同价”的举措则成了苏宁主营业务发展的转折点。

在线上渠道,为了对抗其他电商平台,苏宁易购打出价格战,线下价格也只能跟着线上价格降低,但彼时苏宁易购线下业务营收占据了8成以上。同时,在发展初期,尽管苏宁易购投入高额买量成本,但线上渠道一直发展平平。直到2016年,苏宁易购联手阿里巴巴,线上渠道业务才有起色。

而在线下渠道,苏宁易购损失了高毛利。财报数据显示,自2011年开始,苏宁易购主营业务毛利率开始下降,由2011年的18%下降到2014年的14.3%。另一方面,苏宁易购线下门店又进行快速扩张,这无疑是一笔高额成本。

但在陈岳峰看来,彼时苏宁花重金布局线上零售渠道的做法并无太大不妥,而给其带来一定拖累的是苏宁的副业。

“苏宁许多副业投资跟主营业务关系不大,无法形成产业互补,也无法缓解主营业务亏损的资金压力,反而拖累了整个上市公司的现金流。”陈岳峰直言。

在苏宁的副业中,首当其冲的是外界热议的足球。2015年,苏宁集团以高达5亿元的价格收购了江苏足球俱乐部(江苏舜天足球俱乐部),并花费7亿元为球队招兵买马。在这次投资中,苏宁十分大方,花费高达5000万欧元价格招募了巴西足球运动员特谢拉,这笔交易登顶彼时足球运动员转会费榜单。到了2016年,苏宁又将意大利国际米兰足球俱乐部纳入囊中。

在主营业务已是“自身难保”的情况下,足球业务也危在旦夕。2月24日,媒体报道苏宁或有可能“零元转让”江苏足球俱乐部,代价是交易方接盘该俱乐部高达5亿元的债务,这笔债务则为苏宁在上个赛季期间欠下的薪资。2月1日,该球队的前队员刘建业曾在公开场合表示,自己已经被苏宁欠薪5个月以上,且多次与俱乐部沟通无果。

除此之外,苏宁的业务还涉足了文化、金融和地产等多个行业。但从张近东19日在苏宁开工首日的团拜讲话中来看,苏宁似乎已经下定决心将发展重心回归到主营业务上,“针对不在零售主赛道的,就要主动做减法、收缩战线,该关的关,该砍的砍”。

陈岳峰亦表示,苏宁还是应该聚焦主业,打造自己核心的主业盈利能力,市场仍然还有机会。

变卖资产、质押股权

主营业务亏损,副业投资拖累现金流,但苏宁易购却连续多年交出了亮丽的财务报表。财报显示,从2011年以来苏宁易购的归属净利润一直呈现正值,2017年、2018年、2019年归属净利润分别为42.1亿元、133亿元、98.4亿元。在这其中,苏宁易购的年度投资收益分别为43亿元、139.9亿元和217.9亿元。

投资收益完全覆盖归属净利润规模,这在表面上掩盖了苏宁易购经营亏损的事实。然而,苏宁易购的扣非净利润已经连续6年呈现负值,在2014年至2019年期间,苏宁易购年度扣费净利润分别为-14.65亿元、-11.01亿元、-8.84亿元、-35.94亿元和-57.11亿元。

这是苏宁易购6年来资本运作的结果。曾有媒体统计,2014年至2019年间,苏宁易购处置子公司产生的投资收益、非流动资产处置损益、处置可供出售金融资产,所取得的投资收益高达275亿元。

2017年年底,苏宁易购宣布减持阿里巴巴0.81%的股份,共550万股股票,2018年苏宁易购选择将所持有的阿里巴巴股份全部清空,出售1316万股股票,这两次售卖阿里巴巴股票为苏宁易购带来了141亿元的收入。到了2019年6月,苏宁易购将所持有的苏宁小店股权进行转让,这起交易受让金额为35.7亿元。同年,苏宁易购减持所持有的华泰证券股票至1.55%,并让出董事会席位。

主营业务造血能力不足,除了变卖资产,苏宁易购也一直从外部找钱。

长期以来,苏宁易购通过增发债券、银行贷款、发行股份三种方式进行融资。苏宁易购财报显示,截止2020年第三季度末,其负债规模高达1361亿元,流动负债为1099.67亿元。其中,一年内到期的短期负债达327.13亿元。

如今的苏宁易购显然已经陷入窘境。截止2020年第三季度末,苏宁易购账上资金仅有308亿元,且其中有200亿元无法动用,。

为了抵债和增强流动性,苏宁易购频频质押股份。东方财富网站显示,自2012年6月到2021年2月19日,苏宁易购前后共发生过33次股份质押,但目前已经解除质押的仅16起,其中,张近东个人就曾质押股份高达14次,而苏宁电器集团有限公司自2020年以来,质押股份高达10次。

而最近一次质押股份发生在2021年2月22日,苏宁电器集团有限公司将持有苏宁易购57,570,000股股票质押于浦东银行南京分行。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海信助力苏宁418 全渠道销售增长 350%
一季度110家保险机构合计被罚7265万元 财产险公司领299张罚单成重灾区
聚焦零售主业 苏宁易购预计一季度盈利4.5亿-5.5亿
黄光裕归来首秀:国美丢失很多机会和时间,与京东、拼多多谁也灭不了谁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