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个月的“分手戏” :苍南农商行罕见一分为二

夏子轩
2021-02-24 21:13:51
来源: 时代周报

时代周报记者 夏子轩

正当国内中小银行合并如火如荼之际,浙江苍南农商行却罕有宣布将一分为二。

近日,浙江苍南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苍南农商行”)发布公告,拟将原苍南农商行分立为浙江苍南农商行和浙江龙港农商行,并已获得政府主管部门批准。

同时,公告指出本次分立采取存续分立方式,原苍南农商行将注册资本金分立,新设立的龙港农商行注册资本金为3.31亿元,分立后的苍南农商行注册资本金减为9.94亿元。

2月24日,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近两年来随着银行业竞争加剧,城农商行合并重组做大做强的情况比较多。分立则非常少见,因此苍南农商行分立属于个案。

苍南农商行2019年年报显示,截至2019年末,苍南农商行资产总额为429.02亿元,营业收入17.35亿元,同比增长0.99%;净利润为6.41亿元,同比增长12.46%。

镇改市拆分苍南农商行

多位银行业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证实,本次苍南农商行的机构调整是为适用行政区划的改革而做出的决定。

2019年8月,浙江省撤销苍南县龙港镇,设立县级龙港市并由浙江省直辖,这是全国首个镇改市案例。温州市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原)苍南县GDP为652.21亿元,龙港分离出后,(新)苍南县GDP为351.7亿元,龙港市GDP约为300亿元,相当于半个苍南。

“在行政区划调整之后,许多政府部门、金融机构、办事部门都要进行调整,比如国有银行目前在龙港设置的支行已经从网点(二级支行)调整为了县级支行(一级支行),其权限范围等同与苍南县。”上述银行业人士表示。

然而,苍南县与龙港市的行政划分之后,苍南农商行作为唯一的农村商业银行并没有进行及时调整。

2019年9月,有市民在温州市网络问政平台上提问,龙港撤镇设市后,是否会在龙港行政区域内布局县级架构的龙港农商行,是否继续由苍南农商行提供两个行政区域的金融服务。

苍南农商行当时回复表示,苍南农商行在苍南县和龙港市农商行金融服务照常,具体隶属变化以官方公布为准。

直到2021年2月,苍南龙港两地各自拥有自己的农商行一事才尘埃落定。

于百程表示,苍南农商行有约24家网点设在龙港市,占网点数量近一半,因此从规模看,从苍南农商行拆分一家新的农商行出来也比较可行。从财务看,2019年苍南农商行的利润、资本充足率和资产质量看都比较健康。

2月24日,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复旦大学金融研究院兼职研究员董希淼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农商行主要服务区域就是县域,所以新的县级市成立,从服务角度说,希望有一家独立的农商行。这与保持县域农村金融机构法人地位和数量稳定无关,也不是为了推进农村金融改革,这只是一个特例。

中小银行为抗风险迎“合并热潮”

实际上,2020年以来,中小银行整合大戏频频上演。

2020年6月,攀枝花市商业银行、凉山州商业银行先后公告拟通过新设合并方式共同组建一家商业银行;11月,新成立的四川银行正式开业亮相。

2020年8月,位于山西的大同银行、长治银行、晋城银行、晋中银行、阳泉商业银行5家银行也相继披露公告,酝酿合并重组设立山西银行。

WechatIMG339.png

(制图/夏子轩)

2021年1月,辽宁省政府最近也在省政府常务会议上研究推进该省内城市商业银行整体改革工作,计划将辽宁省12家相关城市商业银行合并,申请新设组建一家省级城市商业银行。

除城商行外,还有多家上市农商行宣布入股或参股设立其他农商行的计划。比如,常熟银行发布公告宣布入股江苏镇江农商行;无锡银行、江阴银行拟共同发起设立徐州农商行。

不少分析人士将中小银行合并重组形容为“抱团取暖”,因兼并重组能够提高抗风险能力,在中小银行经营风险加大的背景下,2021年中小银行合并重组的情况或将持续。

但是银行合并不是万能良药,合并以后的风险依然不能忽视,各行的股权关系、各行的人员安排问题、各行的资源配置问题都亟待解决。

对此,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莜芮表示,合并重组涉及到各项资源的整合,并购重组前各家银行的优势与资源不尽相同,需要梳理思路、聚集优势。优化人员管理上,原有银行的各部门、领导干部、基层员工、公司文化等都存在差异,如何发挥合并重组后的公司架构优势,最大化人员配置效率,是需要认真考虑的问题。

编辑 梁柯志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