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户的精神图腾还是机构的提线木偶?解密世纪逼空大战背后的“带头大哥”

苏一墨 兰怡潇
2021-02-23 19:40:45

“香橼退出做空界”、“梅尔文资本爆仓”、“白银和狗狗币被拉爆”,散户大战华尔街的剧情在疫情肆虐下的美国点燃了所有人的热情。

随着众议院、财长耶伦等监管机构的关注,这场大战告一段落,进入了清算阶段。

近日,据多家外媒报道,WSB论坛上鼓动散户推高游戏驿站(GameStop)股价的“带头大哥”吉尔在马萨诸塞州联邦法院被提起集体诉讼。

诉讼原因为,吉尔将自己伪装成业余投资者,事实却是一名持有经纪人牌照的特许金融分析师,并通过人为操作抬高股票价格来获利。

控告吉尔的是证券集体诉讼公司Hagens Berman Sobol Shapiro所代表的个人Christian Iovin,以及和Iovin一样在这场逼空大战损失惨重的一群人。Iovin在游戏驿站(GME)股价低于100美元时,卖出了价值20万美元的期权,而此后股价上升到超过400美元,他不得不高价回购股票平仓,损失惨重。

图片 1.png

2021年1月下旬,濒临退市美股“游戏驿站(GME)”在散户“报复性”的入侵下,股价上涨1700%,一出“散户大战华尔街”的逼空大战在美股“游戏驿站(GME)”上演。

人们在挖掘这场金融史上为数不多的“逼空大战”背后秘密之时,曾经带领“华尔街赌徒(WBS)”论坛的网民冲锋陷阵,被称为“带头大哥”的吉尔是人们研究的主要对象。

俗话说,枪打出头鸟,事后,吉尔成为华尔街金融大鳄攻击和清算的主要目标。

继在马萨诸塞州被提起集体诉讼后,吉尔还在众议院听证会上遭到议员质询。美东时间2月18日,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举行了线上听证会,重点讨论散户与华尔街机构激烈博弈、游戏驿站(GME)股价操纵等问题,散户的“带头大哥”吉尔也是听证会的主角之一。

听证会上,吉尔否认对他的所有指控。这场史诗级散户逼空大战的风口浪尖背后,“带头大哥”吉尔真的是“带头大哥”,还只是背锅侠?

从吉尔到“带头大哥”

中国有句老话,“三岁看小,七岁看老”。用这话回顾吉尔往前的三十四年,十分恰当。“他一直喜欢钱。”吉尔的母亲伊莱恩·吉尔(Elaine Gill)告诉《华尔街日报》,吉尔小时候,会把地上的刮刮卡捡起来,试图刮出钱来。

2.png

吉尔的直播截屏

吉尔的前半生,几乎都是围绕“钱”转的。2009年,吉尔毕业于斯通希尔学院的会计专业。毕业之后,他在新罕布什尔州一家投资咨询公司Lucidia任职。历任副总裁、证券分析师和首席合规官,不过该公司发展不良,现已解散。

2010年,在Lucidia工作期间,吉尔开始创业,成立了自己的公司Debris Publishing。公司的得意产品Quuve是一家为证券投资者开发的资管与投研平台。

吉尔当时称这个项目为“全球首个为专业投资者打造的完全可定制的投资管理生态系统”。不过这次创业以失败收场。

2014年,吉尔又成立投资咨询公司Roaring Kitty,也是他现Youtube频道的名字,这个公司又以失败告终。

随后,2016年,吉尔加入LexShares担任了两年的投资运营分析师,该公司专门为高价值商业诉讼提供融资。

2019年,Gill在保险巨头万通(MassMutual)担任特许金融分析师,为员工举办讲座,解答个人理财和投资问题。有媒体报道,虽然今年1月21日吉尔就向万通提出解除劳动合同,但是根据万通离职程序,直到1月28日GME大战声势正盛之时,吉尔仍属于万通的一员。

可以说,在GME事件之前,吉尔的多项事业都以失败而告终,即便在万通,他担任的职位也是为员工提供投资建议这样的非核心业务岗位。

在这场史诗级逼空大战中,吉尔的身影贯穿始终。吉尔的WSB账户名是“去他的深层价值”(DeepF**ingValue),在YouTube上则是“咆哮小猫咪”(Roaring Kitty)。

在WSB这个崇尚“人生只活一次”(YOLO)的论坛里,吉尔从2019年6月开始持续晒出自己的持仓。他买入了成本达5.3万美元(约合34万元人民币)的GME看涨期权。其实上,5.3万美元对于拥有80万炒股本金的吉尔来说不算多。一开始,WSB上不少网友嘲笑他。有个网友在他的第一篇贴文下劝他应该早点平仓:“这家伙现在应该卖了……那艘船正在下沉。”

这些丝毫没有影响到吉尔。他认为自己是一名“逆向价值投资者”。所谓逆向价值投资,指的是一种逆向思维。买进过去表现差的股票而卖出过去表现好的股票,期待反转。吉尔作为一名逆向价投,每个月都会发帖文公布自己的持仓截图。

在一篇很早的持仓贴文中,他写道:“考虑到我承担的风险, 这个价位我至少看涨到10倍。能有15-20倍就太棒了。20倍以上不是不可能,但不太值得承担这个风险了。”

到2020年7月,他开始在YouTube上发布视频,他在首个Youtube视频中,自称注意到网上对于股票的热情渐长,想带着观众一同讨论公司资产负债表等基本面研究。

两周内,他着手制作了关于GME的视频,并旗帜鲜明公开了他的看涨立场。去年年底,他的订阅者越来越多。一些长达将近一小时的GME视频,观看流量约百万次,其中一些人还追随他到Reddit论坛,查看他对GME持续更新的贴文。这些WSB论坛成员组成的散户,以凝聚的合力引发GME股价飙升。此时的吉尔,俨然成为WSB论坛成员们的“带头大哥”。

3.png

吉尔在油管上分析GME股价

GME的股价在2020年一度只有3美元,在WSB散户的合力以及诸如吉尔这样的大V的号召下,今年1月13日,GME开盘价在20美元略出头。就是从这天起到1月29号(周五),它走出了高达1585%的涨幅。盘中甚至一度触及483美元,交投异常活跃。

在GME股价这一大波上涨途中,吉尔持续更新贴文。诸多贴文下面,都有论坛用户跟帖回应“他还持有!我也持有!”在这种“大V与小散同在”的氛围带动下,做多氛围浓烈到了甚至荒唐的地步。

华尔街那些金融大鳄为了止损,使出拔网线、删股票代码等等阴招,然而WSB这些散户们就是打不死的小强,依旧抱团而战。在经历一番“逼空大战”之后,GME的空头亏损超过50亿美元(约323亿元人民币),其中1月25日亏损9.17亿美元,1月22日亏损16亿美元。

为情怀而战

这场“逼空华尔街”大战主战场 “游戏驿站(GME)”是很多美国人的童年和青春,很多人都是玩着GME游戏机长大的。

4.png

GME的线下门店

然而随着在线游戏的流行,再加上疫情肆虐,GME连年亏损,甚至一度濒临破产。基本面如此不堪,大部分投资者不再看好GME,GME因此成为很多大空头眼中的“香饽饽”。一些著名对冲基金比如梅尔文资本、香橼资本等进场做空游戏驿站,押注股价将继续下跌。一度,空头份额占据游戏驿站总股本的140%。

更离谱的是著名做空机构香橼资本的创始人安德鲁 · 莱夫特,不仅在社交平台上公开大肆做空GME,还发视频嘲GME一文不值,十分嚣张得瑟。

此行为彻底激怒对GME有着岁月情怀记忆的美国人。他们集中在Reddit论坛的WSB版块下,为自己曾经的“精神寄托”打抱不平,共同鼓励买入GME的股票,杀杀那些金融大鳄的嚣张气焰。 

学生贷款用户紧密跟随

WBS论坛中的一位大V说到,这次反击金融大鳄事件中,带头大哥吉尔之所以能够不断点燃追随者“不要怂就是干”的热情,不仅是因为他抓住了普通人对游戏驿站的感情,还把握了人们痛恨华尔街、渴望暴富的心态——尤其是一群热血沸腾的大学生。

带头大哥吉尔的追随者,很多都是都是学生贷款用户。这帮人觉得反正也还不起学生贷款,不如破罐子破摔,成则一夜暴富,放干那些金融大鳄的“血”,输则不过是穷上加穷。

5.png

中国学生上大学之前,父母一般都会准备好学费,而美国不一样。权威数据表明,美国70%的大学生,毕业时都会背负巨额助学贷款,平均每人3.7万美元。在美国,学贷占消费贷比重已经超过10%。如今,美国有超过280万人在60岁的时候仍然要还学贷。前总统奥巴马在一次演讲中提到,直到2005年,也就是他当上美国前总统的前三年,自己才还完包括助学贷款在内的债务。                

目前,全美约有4400万人共欠下了1.4万亿美元的助学贷款,每年约有11%的美国人因无力偿还助学贷款宣布破产。在大学学费和助学贷款申请交替上升的恶性循环之下,美国助学贷款的“雪球”越滚越大。

此外,美国大学学费每年都还有一定涨幅。有些大学针对学费甚至固定了学年涨幅,一般在2%上下。美国孩子读大学,就像贷款买股票一样,成了一项投资行为。这些人一出校门就背负沉重贷款,再加上疫情影响,“找不到工作或薪水极低”成了很多美国大学毕业生的真实写照。为了偿还债务,有人赴阿富汗从军卖命、有人投身色情业,物色可以付账的“干爹(suger daddy)”。

面对压力,投机赚快钱成为很多年轻人的谋生手段之一,入市投机就是其中一种途径。与那些老股民不同,这批大学生是随着互联网成长起来的,作为散户,他们习惯进入各种社交媒体获取信息。这些论坛社区往往不单单只是提供股市信息的场所,同时还带着思想标签:用户们在反贫富差距、反建制、反金融大鳄等话题上拥有高度共识。

混迹于WSB的那些年轻人,将生活的艰难归咎于华尔街资本大鳄们的贪婪。他们认为,华尔街精英是掏空社会大多数人的罪魁祸首。他们拿着与能力不对等的薪资,过着纸醉金迷的日子。在闯下大祸、引爆2008年金融危机时,政府甚至拿纳税人的钱拯救这些资本大鳄。

6.png

华尔街永不眠

当年,美联储拿出850亿美元资金救市,而最需要解决资金问题的实体企业,却没有得到华尔街投资家们的救助,甚至关键时刻还被断了粮,华尔街部分公司还闷声发财捡漏,大肆收购破产企业。这些不合乎道德的神操作,使高盛等华尔街金融机构迅速走出金融危机,并从中大挣一笔。

这给三年后轰轰烈烈的“占领华尔街”运动埋下了伏笔。 这种“不公平的世道必须改变,华尔街要为他们的贪婪付出代价”也早已成为很多WSB用户的共识。

“这是为了你,爸爸。”参加这次逼空华尔街大战的一位散户在WSB论坛上这样写道,“我仍记得那次地产业坍塌,就像飓风席卷过我的家庭。我父亲的水泥公司几乎一夜之间倒下……可当这一切发生时,对冲基金经理们却喝着香槟,俯视着2011年那些‘占领华尔街’的抗议者们,我永远忘不了这一幕。”

在这样的心态下,“干掉卖空的!”“买入GameStop!”等呼声在WSB论坛上此起彼伏。从1月13日起,游戏驿站的股票价格从19.95美元/股一路疯涨到27日的347.51美元/股。同时政府为控制疫情而发放的大量补贴救济金,为散户们提供了充足的火力弹药。

胜利者还是炮灰?

“带头大哥”吉尔是两岁孩童的奶爸。他十分爱护他的女儿,为了不吵到女儿睡觉,特地把自己的工作室搬到地下室。在现实生活中如此爱护家人,外界可能很难将他和“华尔街赌徒(WSB)”论坛中的“带头大哥”挂上钩。

在这场逼空大战背后,除了带头大哥吉尔的身份被挖掘,其他做多方的身影也陆续浮现。华尔街传奇投资人、电影《大空头》的原型人物迈克尔·布里就是其中之一。早在2019年,他就通过旗下的塞恩资产管理公司,大量做多GME。

布里2019年11月公开披露的13F税表显示,其GME买入价是5.52美元/股,持仓量为300万股,当时的市值为1656万美元,是当时基金的最大仓位。

同样是和布里做多GME的,还有前宠物电商Chewy创始人科恩。根据游戏驿站2020年8月28日披露的公告,科恩个人在2020年8月13日到25日共13次买入该公司股票,累计购入股票278450股,并于8月28日向风投基金RC Ventures LLC公司内部转让超过480万股。随后,这家公司在9月之后多次增持。

除此之外,脸书前高管、风险投资家查马斯今年1月26日在社交媒体上为散户们助威呐喊,并称已经买入5万张GME行权价为115美元的2月看涨期权。特斯拉CEO马斯克更是发推喊出:“Gamestonk!!!”随后,GME的股价直接坐上马斯克发射的“火箭”,扶摇直上,大有冲破苍穹之势。

在经历一系列腥风血雨的厮杀之后,2月,游戏驿站股价逐渐后劲不足。“带头大哥”吉尔在2月1日至2日分别亏损500多万美元和1300多万美元,此前4000%的惊人收益已经回吐到仅剩1000%。截至2月4日,游戏驿站的收盘价为53.50美元/股,较最高价483元下跌了88.9%。

7.png

根据媒体调查,逼空大战中,“带头大哥”吉尔并不是人们想象中的做多的最大赢家。在整个做多者的名单中,一共现身9位资本大腕,其中有7位都是机构投资者。赚钱最多的是富达基金,他们一共赚了30亿美元,其是游戏驿站的联合创始人瑞安科恩,大赚29亿美元。接着获益最多的,就是资管规模高达8.68万亿美元的贝莱德和资管规模已超过7.1万亿美元的先锋集团。

“带头大哥”吉尔在逼空过程喊打喊杀,而做多方真正的金融大腕则习惯沉默和伪装,华尔街那些损失惨重的巨头们理所当然地认为吉尔不是“带头大哥”,而只是那些做多机构的提线木偶。

美国著名调研机构浑水公司创始人布洛克分析,此次逼空大战之后,所谓的“历史性散户起义”实为对冲基金间的自相残杀。金融市场的估值越来越虚高,而当泡沫最终破裂时,广大散户将会承受毁灭性的损失。

蚍蜉撼树                

虽然在“带头大哥”的带领下,散户们无视基本面地推高GME股价,抱团轧空了华尔街大鳄,但面对基本面与股价严重背离的GME,散户们高涨的热情只是一种博弈。那些对冲基金反而是理智的,哪怕这些基金通常只是收取了高昂管理费用,给予投资者的回报往往低于预期。 

在基本面没有改善的情况下,虚高的股价反而使GME更难获得股权融资。当价格远远偏离价值、背离基本面时,未来的融资门槛更高,GME将更难生存。

此次WSB散户们绝地反击华尔街大鳄,是私利与公义的结合。私利就是自己投机赚点快钱;公义就是所谓对抗华尔街、对抗资本等。但实际上,“韭菜”的“屠鳄”行动不仅改变不了金融的基本规律,也无法改变资本市场。股市虽然有投机、有操纵市场的行为,但本质不是赌场,不会脱离企业的基本面,此次的轧空行动改变不了GME的业绩颓势。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疯狂。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缺乏金融监管的“带头大哥”吉尔,白天是穿着整洁的持有经纪人牌照的特许金融分析师,到了夜晚,就在自己的地下室里变身为社交媒体上一名留长发、扎头巾、伶牙俐齿的荐股人。

回顾华尔街历史,华尔街每一条监管法案的出台都付出了高昂的代价。华尔街最初的100多年里并没有监管,于是出现了德鲁和掺水股,随后才有了财经报纸和股票指数。1929年美国经济危机之后,华尔街才开始真正有法律的约束。但2001年安然公司的财务造假事件,再一次重创了华尔街,此后《塞班斯法案》的出台又是一次对华尔街监管法案的及时修复。最近的“逼空大战”,又把华尔街的金融监管这个老话题推上了风口浪尖……

8.png

曼哈顿的风云总是很难平静

日光之下无新事,金融市场的盛宴过后,难免一地鸡毛。在这场博弈里,只有等尘埃落定后,才能最终发现:谁参与了盛宴,谁收获了鸡毛。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今年首家消金获准开业:江苏银行控股,注册资本6亿元,已在“招兵买马”
时代投研•金融周报|证券业2020年营收排名初定中信摘冠,强者恒强趋势明显
“七天无理由还款”!河南首推贷款冷静期
互联网贷款新规不仅影响银行,一大波信托消费金融机构躺枪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