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相亲”持续火爆背后:情话有多香,单身的“情人劫”就有多苦

涂梦莹
2021-02-14 12:41:17

时代周报记者 涂梦莹

“你的标准是什么?可以接受异地恋吗?”

“我的要求是身高165cm左右,体重110斤以内,你可以放宽一些,因为你长得漂亮。”

“有什么缺点是你忍受不了的?我可以为你改变。”

2月9日,时代周报记者观看多个网络婚恋App相亲视频直播,众多有相亲需求的用户通过平台视频连线进行互动,相互询问择偶标准等相关信息。其他用户不仅可以随时观看任意的相亲直播,还能在对话框进行互动交流和送礼,并申请下一场连麦互动。

“宅经济”正全方位覆盖 ,婚恋交友市场广泛从“线下”转到“线上”,通过大数据匹配、直播聊天互动、互赠礼物的新型“云相亲”体验,成为新一代适婚人士的“脱单方式”。易观数据显示,2020年第3季度,中国互联网婚恋交友市场规模以1.3%的环比增速达到12.06亿元。

“在互联网婚恋行业蓬勃发展了20年后的今天,中国互联网婚恋市场渐渐走入下半场,伴随着科技的发展,相亲方式多样化。”2月9日,珍爱网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相较于在双方父母的陪同下面对面吃饭相亲,90后更倾向于有趣的主题活动或体验场景互相了解,而不是传统的面谈式相亲方式。

“线上‘1V1双屏直播’、短视频等新兴社交模式加入到相亲的传统议题中,既还原了现实生活中面对面的沟通聊天场景,同时也能够体验到社交乐趣。”上述相关负责人说道。

不过,想要成功“牵线”并非易事,随着规模不断增大,网络婚恋平台也出现了诸多问题:从霸王条款消费,到对用户实名认证审核不严,再到虚假宣传、消费欺诈以及婚恋骗局,国内“云相亲”发展步入正轨仍有待时日。

上万元的顶级会员服务

单身人士的恋爱需求已形成规模。

观研天下数据显示,国内网络婚恋交友行业市场规模已从2015年的31亿元增长至2019年的57亿元。2019年国内网络婚恋渗透率为54%,同比提升5%,预计到2021年网络婚恋市场保持稳定增长总营收超70亿元,渗透率将进一步提升。

“现代年轻人工作节奏的变化,一定程度上促进网络婚恋交友发展。”2月9日,二级心理咨询师、珍爱网、世纪佳缘特约情感咨询师徐力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996甚至007成为日常当下很多人的工作时常,面对面社交的时间大大压缩,线上可以节省更多时间。

2020年疫情背景下,线下婚恋社交活动停滞了一段时间,这无疑激增了更多网络婚恋需求。

2月9日,北京看懂经济研究院研究员郭宇轩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表示,“疫情作为转折点,让线上婚恋市场有了爆发式的增长。虽然在后疫情时代,这样的增长可能会趋于平稳,但与之相伴的将是大量忠实用户的产生。” 

易观分析数据显示,2020年1—9月婚恋交友领域人均单日使用时长整体稳健增长。其中,1月份人均单日使用时长仅64分钟,截至9月份已达82.3分钟,使用时长增长28.6%。泛社交打法之下,世纪佳缘、百合婚恋APP的用户粘性得到有效提升,人均单日使用时长相较于去年同期增幅显著,增速分别为42.9%、86.3%。

如前文所述,各类网络婚恋平台也在寻求社交业务模式的革新。

“网络婚恋平台在视频业务上的布局和运营的各项举措,有效提升用户使用时长,也为后续推动商业化变现提供了更大空间。”易观分析报告透露,当下网络婚恋平台不仅融入直播、短视频、多人连麦等泛娱乐元素,还在更进一步探索视频相亲,提升实时互动的多种体验。

2月9日,时代周报记者从世纪佳缘、珍爱网、MarryU等网络婚恋App发现,用户经过大数据快速推荐,基本上可以筛选出可供选择的意向人士,同时也可以通过同城定位、滑动卡片、视频直播、红娘牵线、小组交流等功能进行浏览,寻找相对匹配的相亲对象。

其中,在一场世纪佳缘直播间中,可以看到随机配对的相亲用户在红娘的牵线下进行连麦交流,聊天过程中,屏幕上方显示观看人数,底下围观者可以实时沟通与送礼互动,也能申请连麦接入,与一般的社交直播软件无差。

不过,相比以往传统的线上婚恋交友更多维持在熟人推荐的范畴内,网络婚恋如大海捞针般寻找“真爱”,成本却越来越高。

许多婚恋交友平台的会员筛选服务,也充满层层付费“套路”。时代周报记者注册使用多款网络婚恋app发现,查看用户聊天消息、解锁匹配用户、更多搜索机会等服务都需要充值,并且众多交友权利均“价高者得”。

在许多婚恋App上面,想要匹配到更多的优质异性,或者更进一步的私下聊天,基本都要花费50—500元不等,如果想要人工的专业红娘牵线,以次数计费,价格能到5000元以上。

“还有一些私人订制套餐、结婚保的服务,价格直接上万元。”一位使用过类似网络婚恋App的相亲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屏幕快照 2021-02-14 上午10.46.38.png

“现在的线下服务与10年前的婚介服务本质并没有太大区别,费用却大幅增长,”徐力认为,一味追求营收增长并不能掩盖行业长期的问题,很多青年在游戏、甚至在生活点评软件上都能找到伴侣。只有真正的产品创新,用户体验的改善,才能有行业的长期发展。

依靠昂贵的会员充值服务就能盈利吗?网络婚恋App似乎未必能真正吸引消费者更多真金白银的投入。

艾瑞咨询研究报告显示,2019年网络婚恋交友付费用户占比较高,有78.7%的用户使用过线上付费服务,但人均消费金额为245.9元。此外,从用户月度付费金额分布看,用户在100—200元的付费占比最高为25.5%。

虽然婚恋交友网站设置有高达几万元的顶级会员服务,但更多消费者还是停留在基础服务体验中。

“因为交了钱也并非高枕无忧,很大程度上还是找不到对象,不如就用来聊一聊天。”上述相亲人士说道。 

“云相亲” 乱象依旧

事实上,经过十余年发展的网络婚恋平台,增长空间依旧十分有限,资本的关注也在不断下滑。

易观分析数据显示,自2016年以来,网络婚恋领域投融资数量明显减少。2016—2019年,年融资数量从10起减少至8起;截至2020年上半年,网络婚恋领域仅有2起融资事件。

屏幕快照 2021-02-14 上午10.46.02.png

与此同时,如映客、陌陌、探探等社交平台相继切入婚恋社交分化用户流量,婚恋交友APP的用户触达已逐渐触及瓶颈。

映客、虎牙利用直播互动优势分别上线“对缘”和“伊起”;陌陌从陌生人社交切入,上线视频相亲交友应用“对对”,旗下探探通过上线“牵手恋爱”进入婚恋社交领域;腾讯也上线了“欢遇”和“轻缘”两款网络视频婚恋交友服务软件。婚恋交友与泛社交类领域交叉渗透,婚恋社交市场竞争加剧。

屏幕快照 2021-02-14 上午10.47.01.png

与此同时,各类网络婚恋平台出现审核缺失下的虚假宣传、多种“套路”及“杀猪盘”骗局。其中,“杀猪盘”的主要目标是有真实相亲意愿的对象,通过营造恋爱交友骗局,一步步套取信任,从而骗取大额钱财。

“一开始,确实是抱着谈对象的心态去使用,但是慢慢发现不是每个人的信息都是真实的,经常遇到一些伪造身份的异性来搭讪。”92年的张笠(化名)在北京从事广告策划行业,由于工作忙碌,一度无暇思考终生大事,经过催婚大军多次“审讯”后,她开始尝试使用婚恋交友App。

张笠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在注册一些婚恋平台的时候,审核的方式并不严格,甚至可以用不是本人的头像和身份信息,收入、学历、工作都可以随意填写,相亲对象的身份很难“保真”。在使用一段时间后,张笠发现甚至还有不少网络微商潜入婚恋平台,扩展人脉加好友,实则为卖货。

在徐力看来,婚恋交友平台盈利产品的本质是利用信息不对称,贩卖的是用户信息。

微商潜伏、人设骗局、投资陷阱……面对网络婚恋平台的乱象,郭宇轩认为,还是要不断提高平台准入门槛,加强平台对于申请人的资质审核与信息真实性的检验,同时,利用大数据,在确保隐私前提下增强男女双方信息透明度。

“网络不是法外之地,‘云相亲’应依法而为,规范、约束、治理,净化婚介市场环境,需要多方主体的共同努力。”2月9日,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孟博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他表示,各监管相关部门需要形成协同机制,加强对网络运营者虚假宣传等违规行为的监督管理;网络婚恋平台则依法履行网络信息安全监督管理职责,不能让平台成为滋生违法犯罪行为的“温床”;平台用户要提高风险意识,提升甄别能力,不要盲信各种花言巧语,谨防上当受骗。

编辑 洪若琳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