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外世界500强高管收入比拼:除互联网行业,中企高管年薪普遍低于外企

余佩掀、李馨婷
2021-02-11 13:34:52

时代周报记者:余佩掀、李馨婷

岁末年初辞旧迎新之际,不少“打工人”都在盘算自己一年的收入,处于金字塔尖的“打工皇帝”一年能拿多少?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2020年《财富》世界500强企业CEO等高管最新薪酬数据发现,中外世界500强企业高管的年薪水平差距明显,且不同行业之间的整体薪资水平也存在较大差异。不少外企高管年薪已近亿元,而中资企业高管的薪资仍主要集中在百万元区间。


2020年,有133家中国企业进入世界500强排行榜,登榜数量首次超过美国(121家)。

“过去二三十年,中国经济增速在世界主要经济体中一直位于前列。中资世界500强企业数量增多,也是中国宏观经济高速增长的真实写照。”2月6日,第三方研究机构透镜公司研究创始人况玉清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

时代周报记者亦注意到,共有48家央企、32家地方国企上榜2020年世界500强。

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称,中资世界500强高管薪酬偏低,这与央企、国企薪酬制度有关。目前,许多国企也在推行薪酬改革,积极向市场靠拢。

薪酬福利均存差距

尽管中资世界500强企业数量已实现领先,但企业高管的薪酬水平与国外企业相比仍有不小差距。

行业不同,薪酬体系自有差异。时代周报记者统计,在世界500强企业中,高管薪酬较为靠前的行业有半导体、互联网和医疗保健等新兴产业,也有银行等传统金融产业。

同花顺数据显示,医疗保健相关企业中,外企高管年薪集中于8000万至1.5亿元之间,中位数近1亿元,且多数外企高管均持部分公司股份。

相比之下,国内的医疗保健企业高管薪酬则要少的多。以上海医药(601607.SH;02607.HK)为例,该公司2020年首次进入500强榜单,名位列第473位。其执行董事、总裁左敏2019年薪酬仅为641.11万元。


汽车制造产业中,中外企业高管的薪酬差距更为明显。

时代周报记者统计,中国车企高管年薪普遍在90万至300万元之间。

例如,2019年,上汽集团(600104.SH)总裁王晓秋年薪为277.06万元,一汽集团董事长徐留平年薪为104.01万元,东风汽车(600006.SH)董事长竺延风年薪为90.48万元。

同为世界500强企业,国外车企高管的年薪则普遍在千万元以上。

2019年,本田汽车(HMC.NYSE)董事长八乡隆弘(Takahiro Hachigo)月薪便高达661.7万元,换算成年薪约为7940.4万元;通用汽车(GM.NYSE)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玛丽·巴拉(Mary T. Barra)年薪更高达1.42亿元;塔塔汽车(TTM.NYSE)首席执行官根特·布切克(Guenter Butschek)和丰田汽车(TM.NYSE)总裁丰田章男(Akio Toyoda)年薪分别为2001.2万元和2150.5万元。


相比之下,中外互联网企业高管的薪酬基本处于同一水平,部分中资企业高管的收入甚至还要高出一筹。

据同花顺数据,亚马逊(AMZN.NASDAQ)首席执行官杰夫·贝佐斯(Jeffrey P. Bezos)和Alphabet公司(GOOGL.NASDAQ)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年薪分别为1088万元和1216万元。互联网巨头腾讯控股(00700.HK)董事会主席马化腾年薪为4662.5万元,腾讯控股总裁刘炽平年薪更是高达3.55亿元。

据小米集团(01810.HK)2019年财报,当年,小米集团年薪最高的5名高管的年薪区间为2502.3万至8341万元。

除薪酬外,外企高管们往往还享有令人羡慕多种福利。

有媒体曾报道,Facebook(FB.NASDAQ)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曾于2017年乘坐私人飞机到美国各地旅行开支增至152万美元,其个人安全项目开支涨50%至732万美元,这两项开支均由Facebook“买单”。

就马克·扎克伯格乘坐私人飞机花费高昂费用一事,Facebook曾回应称,公司要求马克·扎克伯格将私人飞行作为他安全计划的一部分,而该安全计划的设立是为了应对其因担任首席执行官而直接受到的威胁。

“董事会认为,对马克·扎克伯格个人安全方面的投资是完全合理的。”Facebook发言人在一份电子邮件声明中曾如此表示。

其他较为常见的外企高管福利包括私人飞机旅行、税务规划和乡村俱乐部会员资格费用等。

例如,2017年,阿纳达科石油公司(APC.NYSE)为首席执行官阿尔·沃克(R.A.Walker)的乡村俱乐部会员资格支付了3.2035万美元的会费,而Noble能源公司(NBL.NASDAQ)曾为公司首席执行官大卫·斯托弗(David Stover)的这一会员资格支付了9512美元。

部分外企甚至为高管的家庭安全系统及保镖服务支付费用。例如,经营酒店和博彩业的拉斯维加斯金沙公司(LVS.NYSE)2017年为首席执行官谢尔登·阿德尔森(Sheldon G. Adelson)及其家人支付了397万美元的个人安全费用。

中国企业竞争力快速提升

同属世界500强企业,为何大多数中国企业高管的薪酬、福利低于外企高管?这与国企在中资世界500强中占比较高有直接关联。

“国企领导人员薪酬改革强调以公平为主,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也一定程度上使他们的工作积极性受到打击。”李锦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许多国企一直在推动薪酬体系改革,改由公司董事会制定薪酬分配。

“目前,国企薪酬改革推进还是比较慢,部分国企还未形成完善的薪酬体系。国企高管薪酬改革的关键仍是积极推进市场化管理,可以参考当地民企和外企的相关规定,按职业经理人制度选聘人才,用市场化考核制定相应的合理薪酬。”李锦说道。


尽管中外企业高管薪酬存在不小差距,但中国企业的竞争力仍在不断增强。

1995年,《财富》杂志第一次发布“世界500强”排行榜;1997年,中国大陆只有4家企业上榜;到2001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时,当年进入排行榜的中国企业仅12家。而自2008年以来,中国的500强企业先是超过德国、法国和英国,随后又超越日本。

在互联网领域,中国企业的崛起速度更为惊人。

2020年《财富》世界500强中,上榜的互联网企业共有7家。其中,美国的亚马逊、Alphabet公司、Facebook公司占据3个席位,而来自中国的京东、阿里、腾讯和小米集团则占据4席,数量超过美国。阿里的排名较上年提升了50位。

此外,根据《财富》2021年2月1日公布的全球最受赞赏公司榜单,中国有8家企业入选,比上年增加3家。其中,腾讯、阿里与京东分别在互联网服务和零售行业中排名排第三、第五与第六;海尔智家在家庭设备和家具行业名列第四。

(注:除特殊说明外,薪酬均以人民币计;实习记者钟美琪、欧阳甜怡对此文亦有贡献)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广东上市公司业绩前瞻:158家净利翻倍,347家预盈
ESG观察 | 简陋敲诈信4高管中招,上市公司治理普遍缺乏“隔离机制”
物业寡头时代到来,碧桂园服务48亿鲸吞四川最大物管公司,成行业第一
半年大赚23亿美元!这家美国公司再度买入近2万枚比特币,芒格却泼了一盆冷水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