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好声音》好生意不再?商誉承压、诉讼缠身,灿星文化IPO冲关屡败屡战

2021-02-06 12:32:09
来源: 时代周报

时代周报记者:涂梦莹 欧阳甜怡

灿星文化IPO申请已接连二次遭到否决,但依然“屡败屡战”。


2月4日,据媒体报道,上海灿星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灿星文化”)对外透露,目前,公司已经在与上市券商、律师团队重新评估和调整方案,将尽快启动重新上市申报。

同日,灿星文化的股东之一华人文化也公开回应表示,灿星文化未能通过创业板A股上市审核原因,主要是历史背景造成的层层架构过于复杂不符合上市条件,而非公司存在违规或经营业绩问题。

由此看来,灿星文化或许仍要继续“死磕”上市之路。

2月3—5日,时代周报记者致电、致函灿星文化联系采访,同时与相关负责人求证上述消息,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列属于头部综艺制作公司的灿星文化,主营业务为综艺节目制作。《中国好声音》、《蒙面唱将猜猜猜》、《中国达人秀》、《爆款来了》《这!就是街舞》、《唱给世界听》、《即刻电音》、《一起乐队吧》等节目,均出自灿星。


其中,音乐类选秀综艺占据了大部分节目名单。但在业务持续高产的情况,灿星公司业绩却反而持续下滑。 

综艺节目持续高产下,公司业绩却持续下滑。

招股书显示,2015年—2019年,灿星文化营收从24.62亿元下降到17.33亿元;净利润从8.06亿元下降到3.45亿元。

2020年1—9月,灿星文化营收8.7亿元,同比下降28.90%,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5亿元,同比骤降43.52%。 

商誉承压、诉讼缠身

事实上,早在2018年2月,灿星文化就预备冲击A股,并向上海证监局提交了IPO辅助备案资料,但却迟迟未递交验收报告。

2月2日上午,在创业板上市委针对灿星文化IPO长达三小时的问询对垒中,本就被外界质疑的控制权及巨额商誉问题再次被重点提及。

据灿星文化在2018年披露的IPO招股书申报稿中显示,截至2018年6月,其净资产约为31.4亿,其中商誉高达近20亿,商誉在资产体系中占比之高引起监管关注。

根据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6月末,灿星文化商誉账面价值为16.36亿元,主要系并购梦响强音形成。

值得注意的是,梦响强音在2020年业绩已经出现了较大幅度下滑。

据灿星在另一份回复意见函中预估,梦响强音2020年净利润约在1656.9万元左右,远低于2018年和2019年。

除了商誉减值带来的风险愈发显露,灿星文化多起悬而未决的诉讼仲裁也被上市委质疑“是否对发行人的核心竞争力和持续经营能力构成重大不利影响。”

创业板上市委称,截至 2020 年 10月底,灿星文化作为被告的未决诉讼及仲裁共计8件,累计被请求金额约 2.3 亿元。2017年—2020年6月,灿星使用第三方知识产权发生纠纷或因侵犯他人知识产权被起诉的纠纷就有13起。

2月1日,灿星文化与喜漫文化合资成立上海喜漫灿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人民币,双方分别持股51%和49%。公司经营范围含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营业性演出、电视剧制作、文化娱乐经纪人服务、玩具动漫及游艺用品销售等。

因经营范围含“玩具动漫”等,引来外界对灿星业务范围拓展的猜想。

尴尬的《好声音》

目前来看,灿星文化手里的“王牌”有些尴尬。

2012年,灿星文化凭借《中国好声音》(曾用名《中国新歌声》,下简称《好声音》)打响成名战。据公开资料显示,该节目第一季在收视率上一度突破6%,多期蝉联第一,更是那些年综艺节目招商的现象级案例。

第一季时,《好声音》冠名费为6000万元。到了第二、第三、第四季,冠名费分别飙升至2亿元、2.5亿元,3.5亿元。

到2020年,《好声音》已走过第8个年头,但作为综N代(持续性综艺节目),其也走出了“抛物线”的趋势。

公开报道显示,《好声音》第一季最高收视份额达29.47%,最高收视率达6.101%。但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显示,《好声音》系列节目平均收视率从2016年的2.83%,下滑至2019年的1.85%。


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好声音》节目制作收入占总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2.33%、32.96%及26.67%,且相关收入每一年都在下滑,比起高峰时2016年的10亿元,2019年仅为4.62亿元,下滑超过50%。

针对2020年业绩下降,灿星文化称,因疫情影响,2020年《好声音》的录制播出时间有所推迟,节目收入及相关的音乐授权收入较上年同期下降,2020年1—9月海选授权收入也较上年同期下降。

但不受疫情影响的2016—2019年,灿星文化招股书显示,《好声音》给公司带来的收入从11.4亿元下降到了6.49亿元,降幅达到43%。

此外,灿星文化还面临高额应收账款,2019年末应收账款占营收比例近7成。2017年末、2018年末、2019年末,灿星文化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8.10亿元、9.91亿元、11.99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39.33%、59.98%、69.18%。 

“综N代”发展瓶颈

直到2020年,《好声音》对灿星文化而言依然是主打招牌。

数据显示,2020年《好声音》播出期间多次收视破2,登顶同期TOP1;QQ音乐上歌曲播放量突破25亿,其中,冠军单纯依的个人收听量就占据12.6亿。

但如果纵观全年综艺榜单,据1月10发布的《2020腾讯娱乐白皮书》显示,《好声音》已跌出2020国产综艺TOP10。


与《好声音》有相似际遇的,还有湖南卫视的《歌手》系列。

2013年开播的《我是歌手》在第一季总决赛时,全国网收视率达到2.38%,中心城市网收视率则为4.34%,双网均是全国同时段第一。在湖南卫视2014年广告招标会中,第二季的广告总冠名以2.35亿被立白保标;是当时继《好声音》后,又一个冠名费超过了2亿的节目。

但到了2019年,根据央视索福瑞数据显示,《歌手2019》首播的CSM55城市网收视整季无一集破1,第九期排名直接跌到第八,出现节目开播以来最大的一次收视崩盘。到2020年的《歌手·当打之年》,其豆瓣评分从第一季的7.9分跌至4.9。

这折射出“综N代”的发展瓶颈。

2月3日,艾媒咨询CEO张毅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好声音》最大的问题是业务模式本身周期性和可延续性的问题,‘综N代’要再次或多次持续保持成功的概率,是有一定的风险的。灿星文化在未来应该创造更多其他商业价值。”

灿星也在寻求破解之道。2018年推出的《这!就是街舞》第一季播放量超15亿。与同时期爱奇艺的《热血街舞团》相比,《这!就是街舞》豆瓣评分8.7分远高于《热血街舞团》4.7分。播至第三季,《这!就是街舞》播映指数也远高于2020年网络综艺均值TOP10,其豆瓣评分均保持在8.5分或以上。


《这!就是街舞》或成为灿星文化的第二招牌。其后续推出的《这!就是原创》《爆款来了》《即刻电音》等网综,目前热度均不及《这!就是街舞》。

2020年12月初,灿星文化制作的《追光吧!哥哥》第一期节目播出后,收视率大爆,平均收视率达到了2.36%,位列周六所有综艺节目之首,但后续表现却不尽人意。

如此看来,除了要解决商誉、诉讼、股权结构问题之外,灿星文化在内容业务上要走的路还很长。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