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守的旅游从业者:丽江民宿老板转型定制游,西藏户外游迎来惊喜

李馨婷
2021-02-05 19:13:18
来源: 时代周报

时代周报记者  李馨婷

 “在云朵之后的夜晚,并非没有星星。”

——波兰诗人 维斯拉瓦·辛波丝卡《黑色的歌》

对于旅游人来说,过去的一年,多云的日子更长一些。

“像坐过山车一样,上一秒你还在爬升,下一秒就跌进了谷底。”2月1日,旅游从业者大刘(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自己已经几乎一年没有工作了,小公司本来处在上升期,如今也只剩下自己和另一名合伙人辛苦维持着。

全球疫情仍不明朗的情况下,得益于国内防疫有序,其他行业复工情况乐观,但旅游从业者中有一部分仍然在寻找新的方向。

大刘 新疆自驾游经营者

“2020年结了婚,对方嫌我穷又离了婚。”

春节是新疆的旅游淡季,往年大刘都会去温暖的三亚过冬。然而今年,他只能留在零下4、5摄氏度的新疆:“没钱出去。”

眼下大刘正住在月租500元的毛坯房里,自己买的房子则以约3000元/月的价格出租。“没收入,一个月房贷接近2000元,把房子租出去,多少能缓解一点。”他苦笑道。

生活的变故来得太快。

2019年,大刘创办了一家小型旅游公司,主打自驾游业务,业绩蒸蒸日上。新疆的旅游旺季是4到11月,而大刘公司的3台车,旺季里每个月有20天都在路上,平均下来每台车年均赚20万。

屏幕快照 2021-02-05 下午1.14.25.png

行程中的大刘车队(受访者供图)

2019年底时,大刘又添置了3辆车,2台直接付的全款,铆足了劲儿要在2020年大赚一笔,却没想到2020年年初疫情突袭。 

但2020年5月,业务已有所回暖,6月时有接近300位客人的定金,排到了9月。

原本以为一切都会好起来,不料7月、10月开始又有零星疫情复发,定金统统原路退回。到一切都消停下来时,旅游旺季也就过去了。

如今,大刘原本11个人的小公司只剩自己和好兄弟两人,6台车年后的保险与年审费至今没有着落。

生活各项开支依然庞大,可大刘的经济情况却一落千丈,更糟糕的是,就连2020年5月刚结婚的妻子,也因嫌贫而离他而去。

大刘还记得2019年的好日子。网红景点独库公路让新疆红了一把,顺势拉动了旅游业。许多人都涌来投资做酒店,又或者是贷款买车做旅游。谁能想到后来发生的事情?在圈内,大刘知道有不少同行转行,毕竟广袤天地,不做旅游,还有更多别的机会,只是大刘太爱这一行了,还想再坚持坚持。

屏幕快照 2021-02-05 下午1.14.54.png

大刘所拍的当地风光(受访者供图)

点开大刘的朋友圈往下翻,2020年1月底至今的内容如同一部煎熬的连续剧:从疫情突袭、到重新开张时揽客、带客自驾游、再到零星小范围疫情又起……这一年,漫长而揪心。到去年年底,大刘关于生活的感慨更多了。

因为生活变故太大,大刘得了重度抑郁,整夜整夜地睡不着觉,但他目前负担不起太好的心理医生,只能靠药物维持:“我现在连烟都买不起。”

眼下,大刘还在朋友圈里组织着五一的自驾团。当年从部队退伍后,正是因为喜欢旅游才选择了这一行,他不想轻易放弃。

只是,他有点想换一种形式实现人生愿望了:“今年再观望一下吧,实在不行,卖车卖房去做民宿也行。”

海哥  丽江民宿经营主

“啃了一年老本,明年打算转型”

“民宿搞得太累了,忙活了半天、心力交瘁,最后还没赚到钱。”聊天页面上,海哥(化名)几乎隔几句话,就要给时代周报记者发来一个“捂着脸哭”的表情。

当初怀着仗剑天涯梦、觉得开客栈有点江湖气息的海哥,目前在丽江束河与泸沽湖旁拥有20多间房源。

开业5年,去年是海哥的业绩低谷。五一客流量还没完全恢复、十一稍见起色,可国庆假期结束之后,两栋民宿便又安静了下来。“基本是在关店自嗨。”

屏幕快照 2021-02-05 下午1.15.38.png

2月3日早上的束河古镇,几乎看不到人。(受访者供图)

2021年初,时不时传来小范围疫情复发的消息,海哥的民宿一天最多只有一两间房的客人,且多为云南本省的自驾游客,生意差得连保洁阿姨都改成两天来一次。 

这让海哥有些接受不了,往年此时,民宿入住率最差也有一半,过年时甚至一房难求。如今别说游客了,丽江很多店铺要么关门休业,要么就在装修。

往年此时,海哥已经准备收拾行李去泰国——他在清迈市区还有六栋别墅,每年春节都会过去操持生意。自从国外疫情暴发他就回国了,六栋别墅也只剩下两栋。如今他闲得发慌,每天在家换着花样做饭打发时间。

屏幕快照 2021-02-05 下午1.16.08.png

海哥在经营的民宿(受访者供图)

做了5年多生意,海哥还有点积蓄,但除了民宿业务,他的其它业务也都是代购、路线定制等和旅游相关的业务。

他开始筹划转型。年后,海哥打算推出一个小程序,为丽江范围内的个性化旅游产品提供业务对接平台,先在丽江试点,再应用到泰国去。

“虽然各个旅游大平台都已经在这布局,但市场份额吃不完的。没有一个平台能以个人化的视角,在当地做得深入。”海哥知道自己只是个体,没法和大公司在一个起点竞争,但试一试,总比原地不动好。

五元 户外游从业者

“这边风景独好”

在三位旅游从业者中,五元(化名)心态最平和,说话也慢条斯理。

从朋友圈看,他这几个月都没闲着。5天前还带着客人在那曲萨普山下的冰湖上打麻将;一周多前,发了一条朋友圈表示过年不回家,要留在拉萨跑业务。

尽管今年春节的订单比往年(2020年之前)同期下降了至少一半,但比起其它区域几乎颗粒无收的同行,他惊喜发现今年来拉萨的游客还是更多一些。

五元明显感觉到,从五一到国庆后,进藏的人络绎不绝,国庆假期时,阿里地区的酒店旅馆甚至爆满。

屏幕快照 2021-02-05 下午1.16.41.png

五元工作照(受访者供图)

西藏地广人稀,旅游人群聚集风险低,再加上自驾游是常见的方式,五元认为去年全年,这里的游客量与往年持平。

回想2020年初时,的确有段时间开不了张,他曾和同行们互相安慰:“待疫情结束,总会春暖花开。”但没想到“花开得这么好”。

这或许得益于五元的业务内容。根据中国旅游研究院《2020年中国旅行服务业发展报告》,疫情后,自驾团、私家团等新型团游方式都呈现快速增长;团游的私人化、个性化,已成为旅游业的明显趋势。

如此看来,同为主营户外游、自驾游业务的大刘,好日子大概率还会回来的。

结束采访的时候,大刘给时代周报记者发来一则邮轮人事招聘:“如果可以,打了疫苗后去邮轮上工作也不错,说不定,大海比陆地更适合我。”

“云朵之后的夜晚,并非没有星星。”旅游人依然在坚守,依然向往星辰和大海。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