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家企业血拼药品集采:本土药企厮杀激烈,外资“消极”报价

2021-02-04 18:00:49

时代周报记者 章遇

经过一整天的“血拼”与等待,2月3日晚,上海阳光医药采购网连夜将第四批全国药品集中采购拟中选结果挂网公示,公示期为2月4-7日,四天后确定最终中选结果,预计5月开始执行。

公示结果显示,此轮集采共有152家药企参加投标,其中118家拟中选,中选率高达77.6%,为历次集采以来最高。尽管淘汰率已现缓和,但价格降幅仍然激进,拟中选的158个品种平均降价52%,最高价格降幅达96%。

2月3日,医药生物指数微涨0.65%。与前三批集采开标时的喧嚣热闹相比,此次集采开标所受的关注度已明显降温。资本市场上,部分企业因中标而直线拉涨停或因丢标而被砸盘的故事,也没有发生。

“以往开标当天上午10点就开始消息满天飞。为了第一时间获得信息,一些卖方和买方机构甚至会派代表在现场盯着。这次到中午才有一点价格信息报出来,没有卖方点评,群里也没什么人讨论,不再过分关注。”2月4日,有机构投资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随着集采全覆盖进入倒计时,业界和资本市场似乎已经逐渐适应了这种“新常态”。

从结果看,本次集采“赢家”多为老面孔。扬子江药业共有7个品种中标,齐鲁制药、石药集团(01093.HK)、中国生物制药(01177.HK)、复星医药(600196.SH/02196.HK)均有6个品种中标,科伦药业(002422.SZ)、东阳光药(01558.HK)、豪森制药(03692.HK)均有4个品种中标。

src=http___x0.ifengimg.com_res_2019_0667CC3C9B563A9F43C7917637BCCDA83F92C87B_size618_w4464_h2976.jpeg&refer=http___x0.ifengimg.jpg 

本土药企厮杀激烈

本轮集采纳入的品种数量在四次集采中仅次于第三批,但带量规模却为历次最少,加上通过一致性评价的入围企业过多,此次集采的竞争激烈程度不减。

平均价格降幅最大的是被称为“死亡之组”的注射用帕瑞昔布钠,过评企业多达17家,最终10家企业中标,中标的降价幅度都超过90%。其中,峨眉山通惠制药以2.98元/支的最低价中标,降价幅度接近95%,原本市占率超过60%的原研企业辉瑞出局。

多个采购额较大的品种也竞争激烈。本次采购额最大的索茶碱注射剂约定采购额高达39亿元,入围企业有7家;泮托拉唑和盐酸氨溴索两个注射剂品种的约定采购额也分别有16.5亿元和12.9亿元,入围企业分别有8家和16家。上述三个品种的中标厂家报价降幅也基本都超过90%。

2月3日,一位参加此次集采投标的厂家代表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一旦集采全面覆盖,中选价会成为同品种的价格天花板,不中标的话使用受到很大限制,注射剂品种在院外渠道很难卖,所以国产药企参与集采的积极性和诚意都比较高。

“我们有个品种中标价比最低的报价高一些,获得第二顺位选市场的资格,拿到比较好的省份市场,对这个结果还是比较满意的。”前述厂家代表对时代周报记者说,“不用花钱去30个省建销售团队,直接替代原研药的市场,回款有保证的话还少占用资金。利润虽然很薄但不至于亏,不中标品种很难生存。”

当天集采尚未正式结束,已有企业按奈不住发布喜报。科伦药业率先官宣其4个产品6个品规全部中选,华东医药(000963.SZ)也在中午即宣布其泮托拉唑注射液顺利中标;华海药业(600521.SH)、东阳光药等药企亦纷纷发布喜讯。

尝到甜头的还有一些刚从原料药向制剂转型的“光脚者”。比如美诺华(603538.SH)的两个制剂品种——培哚普利叔丁胺片、普瑞巴林胶囊双双中标,这两个品种分别于2020年11月、12月才获批。随着结果出炉,美诺华的股价应声上涨4.31%。

外资“消极”报价

与本土药企相异,外资药企在这轮集采中依旧热情不高。

据统计,本轮集采共有21家外资药企参与41个品种的报价,涉及包括艾司奥美拉唑、盐酸氨溴索注射液、丙泊酚中/长链脂肪乳注射液、注射用帕瑞昔布、泮托拉唑钠肠溶片等在内的数十亿级别大品种,但最终只有5家外资药企有品种中标,其中2个为原研药。

在麻醉用药丙泊酚中/长链脂肪乳注射液的“血拼”中,原研药企费森尤斯卡报出了9.86元/支的同类最低价,降价幅度达85%,而国产厂家扬子江药业和科伦药业分别报价12.5元/支、14.9元/支。在国内丙泊酚中/长链脂肪乳注射液市场中,费森尤斯卡长期占据着接近50%的市场份额。

另一个外资原研药企中标的品种是精神分裂症药物氨磺必利片,赛诺菲以单片1.55元的最低价中标,降价幅度超过80%。

更多外资药企扔抱着陪跑观望心态。以诺华为例,其共有5个品种入围,但最终仅有伏立康唑片中标。对于缬沙坦氨氯地平片、奥洛他定滴眼夜、缬沙坦氢氯噻嗪片,诺华的报价降幅均控制在10%以内,那格列奈片的报价甚至比限价(最高有效申报价)还高出1分钱,直接出局。

消极报价的并不止诺华一家。礼来的盐酸度洛西汀肠溶胶囊报价8.65元,是限价的2倍;拜耳的氯雷他定片报价2.85元,比限价高出0.85元;强生的卡格列净片报价4.079元,仅比限价低0.1分。

事实上,外资药企对集采的热情下降早有信号。在2020年1月的第二批集采中,拜耳的拜糖苹(阿卡波糖)以0.18元/片的地板价中标,将国产企业华东医药和北京福元直接“秒杀”出局。然而,拜耳这款产品在2020年上半年仅销售1.56亿欧元,同比下滑54.4%。

src=http___www.pharmadl.com_images_sitefile_30_image_20160905_8bf5cd8f24ae4794a1a53294a6ff74ec.jpg&refer=http___www.pharmadl.jpg

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辉瑞的立普妥(阿托伐他汀)、络活喜(苯磺酸氨氯地平)2020年上半年在中国区销量增长,这两大品种在此前“4+7”带量采购及随后的全国药品集采中均未中标。辉瑞通过营销策略改革,以更为灵活的价格策略与品牌优势,在集采外市场依然过得很滋润。

“由于‘一品两规’等一些规定,即便集采丢标,原研药的进院并没被堵死。对于一些畅销的口服品种,外资原研药凭借自身的品牌力,还可以拓展院外渠道来守住市场,参与集采的自然意愿不大。”前述机构投资人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按未来集采常态化的趋势,对同一通用名下的原研药和仿制药都实行同一医保支付标准,如何守住院内存量市场,对外企依然是个挑战。”

编辑 朱白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