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学子的留京年

2021-02-03 15:25:08

时代周报记者:韩一奇


随着春运拉开帷幕,漂泊在外的游子陆续踏上返乡之路。

不同以往的是,面对严格的疫情管控和国家就地过年的倡导,不少学子选择放弃与家人团聚,留在北京,就地过年。

时代周报记者采访了多位在京高校学子,包含本科生、硕士生和博士生。对于做出在京过年决定的原因,他们每个人都有着许多话想说。

艰难返乡路

“白天班主任找我谈话,问我第一次在外面过年会不会偷偷哭,我只能囫囵说几句,可能我心底里从来没有认同我会真的在学校过年。好多朋友每天都在给我想各种各样回家的方法,我真的好想回家啊。”

这段文字摘自小陈的朋友圈。大三的她来自吉林省通化市,春运前的疫情重灾区。尽管小陈家所属的县城不属于高风险地区,但她的回家之路仍旧充满艰辛。

1月26号小陈和父母视频电话,视频中她的父母告诉她通化站最早也得2月2号才能解封,可能今年她只能留在北京了。对此,小陈故作轻松地表示“过年不过是吃盘饺子的事情,回不回家都一样。”但挂掉电话,面对空空荡荡的宿舍,她还是不免感到沮丧,“我就是好想回家,也知道没办法,就是好想。”

几百公里外,小陈的家人也在时刻牵挂着她。1月29日早上4:29,小陈被手机铃声吵醒,映入眼帘的是来自妈妈的七条信息和两个电话。“宝贝如果想回来一定要抢到今天回沈阳的票,长春又有病例增加了,怕有变故,趁着沈阳解封赶紧走。”

由于疫情管控,从北京直达通化的交通方式已经被封。如果小陈想要返乡,必须在1月29日早晨乘坐高铁从北京抵达沈阳,紧接着她居住在沈阳的小姨会在在四小时健康码变色之前开车将她送达辽宁省的省界,而后她需要拖着行李独自穿越一片两公里左右的雪地,雪地的另一边是吉林省的省界,那里有她已经取得了社区接引文件的父母在等待。

“不然就算了吧。”小陈能够感觉到,这个争分夺秒的回家计划背后是父母感受到了自己疫情之下的回家执念,不愿让她失望。“就留在北京吧,也有好多老乡。”小陈觉得这个瞬间自己长大了一点。这是她第一个不返乡的春节,“挺难过的,也有一点期待。希望北京春节能下一场大雪,虽然北京的雪和我们那儿比根本不叫雪。”

来自哈尔滨的大汪面临着和小陈相似的困境。他本科三年级,正利用空闲时间在一所“大厂”实习。面对疫情管控,他同样选择了留在北京过年。

采访中,大汪表示留在北京完全是“没办法的办法”。“早上我妈刚跟我通电话,说我们小区又出现了一个确诊病例,让我千万别回去。”1月23日大汪结课后,哈尔滨就一直处于严格的管控状态。长途交通工具停运,再加上学校、省市、社区的层层审核,“本来就回不去,现在又添了新的病例就更不敢动了。”

值得开心的是,家人们也极力支持大汪的决定。大汪的父母不仅主动宽慰了他的情绪,还给他提供了经济支持,让他在实习单位附近租了一间自己的小屋,“现在短租房还挺多的。主要也是觉得回不去嘛,不如就在北京好好搞实习。学校疫情管控太严格了,几乎没办法出来,有条件当然想自己租房了。”

看着同单位的实习生一个接一个地离开,大汪在羡慕之余不忘督促自己一定要利用好这个特殊的假期,“别人走了我没走,别人停工我没停,那领导看到了肯定觉得我更好,以后转正也更有希望嘛。”尽管如此,他的积极之中还是仍旧透露出无奈,“刚才说的都是漂亮话,实话还是想回家。你知道微博上很火的那个表情包吗,我没事,我装的。”

担心返京难

“我原本一直觉得自己会回家过年,机票也买了,申请也写了,结果还是退了机票留在北京。之前我还调侃老家高风险地区的同学,炫耀我能回家。没想到小丑竟是我自己。”

小冉是一名研究生一年级的理工科学生,在1月23日课程结束后,她早早地购买了2月5日北京飞往重庆的机票。“当时觉得疫情已经得到了控制,回家没什么问题,就买了机票。”

事情的转折发生在1月29日。这天她从指导老师处得知,由于疫情管控和即将到来的2021年全国两会,北京市极有可能在3月份限制返京学生的数量。这意味着离开北京的学生在3月15日之前没有特殊情况很难返回学校。

“我接下来两年的研究项目三月中旬就要开题了,必须提前几周做大量的实验,三月下旬回北京再做是怎么也来不及了。”面对日益严峻的防疫形势,小冉不得不接受她无法返乡的事实,“倒不是怕回不了家,我是怕回了家像去年一样,返京特别难。”

回忆起去年长达一个学期的网课,小冉至今记忆犹新。去年的她正值本科毕业季,毕业项目需要连续在实验室工作数月才能完成。被困在家中无法返京的她没有实验条件,在重返北京之后下了很大的苦工才及时完成项目,拿到毕业证书。“今年的疫情肯定好转了,但这个事风险太大,我是耽误不起了。” 

当然,和小冉情况相似的同学有很多。在小冉所在学院的留校群里,共有本科生、研究生、博士生合计445人。“本科生反而少,能走都走了。研究生和博士特多,情况都差不多,不是走不掉,是怕回不来。” 

在小冉的朋友圈里,记者看到了她的父亲寄的猪耳、各式各样的事物、极具北方特色的御寒套装,还有一群女生的合照。朋友圈的文案是“不走了,实验室就是我的家,烧杯离心管就是我置办的年货”。

现在的小冉已经退掉了机票,每天下午到晚上的这段时间,她都会守在实验室里。“本来也没觉得回不了家是多大事,昨天在实验室里退机票的时候突然就哭了,好想家。可能我还是比想象里更爱爸爸妈妈一些。”

不只是理工科的小冉,历史系的博士生二年级同学小许也因为相似的原因选择了留校。“论文三月份就要开题,很多文献只有学校的图书馆可以查到。走了怕回不来,想着自己也年纪也大了,干脆这个年就不回家,留在图书馆专心啃题。”

问及学校的后勤保障工作是否完备,小许称自己比较满意。“今年不错啊,留了几间食堂也还行,图书馆也保持开放。刚开始我可愁了,我有个哥们儿去年留校过年瘦了20斤,因为只开了一家特难吃的食堂。”

小许是受访者里最积极的一个,比起想念家乡,他似乎更希望享受这个不一样的春节。二月初,他就已经开始张罗春节的活动了,“那个时候学校超市关了,校门肯定也是出不去,得自己整点花活。我们已经联合了几个宿舍,准备置办一些小家电,弄一些家常菜和饺子。没准能一起搞个联欢,反正一定得热热闹闹的,就算不在家,这个年还是要过的嘛。”(应采访对象要求,以上姓名均为化名)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