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古丁第一股”商誉爆雷:金城医药上市10年首亏,大股东高位减持出逃

雷映
2021-02-01 10:31:26

时代商学院研究员 雷映

上市十年,金城医药(300233.SZ)持续盈利。然而,在营业收入突破30亿元之后,该公司却爆雷了。

2020年业绩预告显示,金城医药2020年预计亏损4.5-5亿元。上市十年首度出现业绩亏损,且亏损金额是前两年的净利润总和,金城医药爆出业绩大雷。

金城医药到底发生了什么,使得原本持续盈利的经营状况出现惊天逆转?

一、净利润连年下滑

事实上,金城医药的经营业绩自2018年就开始逐年下滑。

金城医药以头孢类医药中间体起家,目前是国内最大的头孢类医药中间体生产企业。2011-2012年,即上市之初,受“限抗令”影响,其经营业绩曾明显下滑。

但凭借上市融资的资金优势,金城医药一方面不断向医药化工中间体的产业链上下游延伸,一方面切入生物制药领域,在头孢类医药中间体行业率先走出低谷。

2012年,金城医药成为国内首家谷胱甘肽原料药生产企业,由此结束国内谷胱甘肽长期依赖进口的历史。自此,谷胱甘肽为主的生物原料药逐步成为该公司的盈利增长点之一。2018年年报显示,金城医药是国内仅有的两家谷胱甘肽原料药生产商之一。

2014-2017年,金城医药先后通过收购上海金城药业有限公司(后更名为上海金城素智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城素智”)、广东金城金素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城金素”)、北京朗依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朗依制药”,后更名为“金城泰尔”)分别获得30多个制剂产品批文和生产能力。

目前,金城医药已经形成头孢类医药中间体、终端制剂产品、生物制药及特色原料药、其他医药化工产品四大业务板块。2019年,上述业务板块收入分别为8.74亿元、9.77亿元、3.35亿元、6.08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1.28%、34.98%、11.99%、21.75%。

2017-2019年,金城医药分别实现营业收入27.88亿元、30.08亿元、27.95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96%、8%、-7%。对应的当期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86亿元、2.64亿元、2.03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79.62%、-7.84%、-22.96%。

可见,自2017年收购朗依制药并表并实现高增长后,金城医药的营业收入增速逐步下滑至负增长,净利润逐年萎缩。其中,2019年,该公司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超20%。

三季报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金城医药实现营业收入19.37亿元,同比下降1.4%;实现归母净利润2.08亿元,同比下降-52.25%。可看出,该公司收入和归母净利润双双下滑,其中归母净利润不及去年同期的一半。

二、爆雷祸起并购,商誉减值超7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如剔除历年的商誉减值及业绩补偿影响,2020年,金城医药预计实现营业收入29.3-29.8亿元,同比增长5.61%-7.41%;预计实现归母净利润2.26-2.86亿元,同比下降19%-36%。

换言之,若非计提商誉减值原因,金城医药营业收入或仍维持增长,但净利润仍是下滑趋势。

据公告显示,金城泰尔是金城医药业绩变脸的罪魁祸首。

自2017年并表后,金城泰尔在业绩承诺期内未完成业绩承诺目标,业绩大跳水,导致金城医药自2018年开始不断计提大额商誉减值准备。

金城医药收购金城泰尔的交易始于2015年,但实际并表时间为2017年,这里有个历史渊源。

金城医药控股股东淄博金城实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城实业”)实缴出资2.9亿元参与设立北京锦圣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锦圣基金”)。

2015年1月,锦圣基金以16亿元现金支付取得金城泰尔80%股权。2016年,金城实业将其在锦圣基金的出资份额以2.9亿元转让给该基金另一个投资者德融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后彻底退出。2017年,金城医药获得对金城泰尔的控制权,锦圣基金则获得金城医药25.05%的股份。

2015年初,金城泰尔净资产为2.37亿元。在锦圣基金的孵化下,金城泰尔净资产增加至2016年三季度的3.68亿元,金城医药2017年收购时交易价格为18.8亿元,增值率为416%,由此产生11.44亿元商誉。

金城泰尔主营业务为化学合成制药的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涵盖妇科类、调节免疫类、抗过敏类、心血管类等多个领域,本次收购完成后,金城医药业务涵盖医药中间体、生物原料药、终端制剂三大领域。

按照业绩对赌协议,金城泰尔2015—2018年应实现的承诺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56亿元、7100万元、1.87亿元和2.25亿元。

实际上,2015—2017年,金城泰尔业绩完成率分别为100.65%、105.54%、100.68%,每年均属于精准达标,但2018年金城泰尔实际实现净利润1.08亿元,仅完成48.08%的承诺值,金城医药当年对其计提了1.22亿元减值准备,并向金城泰尔的原股东达孜创投追溯未完成业绩承诺的补偿款。

2019年,金城医药收到达孜创投全额业绩承诺补偿款1.66亿元。至此,达孜创投不再对金城泰尔的业绩负责。

需注意的是,2019年,金城泰尔收入和净利润双双下滑,其中净利润仅2800万元,金城医药再次对其计提商誉减值准备2.86亿元。

2019年计提商誉后,金城医药账面上仍有7.41亿元商誉,其中7.33亿元属于金城泰尔,870.29万元属于金城素智。

2020年业绩预告及补充公告显示,金城医药旗下子公司金城泰尔和金城素智业绩不及预期,出现减值迹象,拟分别计提7.33亿元和870.29万元商誉减值准备,计提后该公司预计2020年度归母净利润亏损4.5 -5亿元。

换而言之,本次计提商誉减值后,金城医药的商誉全部清零。

三、股东和高管高位减持出逃

2020年4月29日,金城医药200吨尼古丁投产项目首次出现在当地政府网站,随后该公司发布《澄清公告》表示,该项目为其内部正常生产经营的化工项目,未达到信息披露标准。

但市场对此反应狂热,因为整个项目背后是一个庞大的电子烟市场,尼古丁是雾化电子烟中价格弹性最大的,而金城医药是国内唯一高纯度尼古丁供应商。

由此,金城医药被投资者誉为“尼古丁第一股”,股价从2020年5月14日的19.17元/股,一路飙升至2020年7月23日的42.65元/股,涨幅达122.5%。

面对股价飙涨,高管和股东纷纷择机减持,尤其是第一大股东锦圣基金。

根据公告,2020年5月20日-6月8日,锦圣基金通过大宗交易合计减持785万股,减持比例(减持股份数量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达2%,按照该时期内股票每日收盘价的均价24.30元/股估算套现金额为1.91亿元;同年7月16日,其减持2000万股,减持比例达5.11%,按当日收盘价38.69元/股估算套现金额为7.74亿元;7月29日-10月28日,其累积减持385.12万股,减持均价31.06元/股,套现金额为1.19亿元,减持比例达1%;10月21日-12月17日,其再减持483.2万股,减持比例达1.23%。

时代商学院通过简单计算发现,不算2020年10月28日-12月17日的减持,锦圣基金的持续减持在不足半年时间,至少合计套现10.84亿元。

此外,2020年7月7日,也就是金城医药股价高位的时间节点,锦圣基金在淘宝网拍卖平台挂出以网络竞拍的方式转让其持有金城医药的23.06%股份,起拍价高达27.18亿元,只不过最终并没有达成交易。

除大股东外,该公司的第二大股东金城实业和实控人之一赵鸿富也在2020年6月19日通过大宗交易分别减持203万股和310万股,合计减持513万股,按当日收盘价估算套现金额1.58亿元。

此外,还有数位高管集中减持。2020年5月27日-5月29日,金城医药总经理兼董事张学波、董事会秘书兼副总经理朱晓刚分别累计减持120万股和10.8万股,套现金额分别为2858.7万元和256.36万元。

2020年7月16日,金城医药副总经理崔希礼、副总经理杨修亮、财务总监孙瑞梅分别减持2万股、2万股、2.28万股,套现金额分别为81.3万元,80万元、93.81万元。

截至2021年1月20日,金城医药的收盘价为20.2元/股,股价较最高峰(43.87元/股)已腰斩,除锦圣基金外实控人与控股股东,以及其他高管在2020年内减持套现约1.91亿元。但其他股东新的减持行动仍在延续。

1月25日,金城医药发布公告称,持股5%以上股东上海睿亿投资发展中心(有限合伙)——睿亿投资攀山六期大宗交易私募证券投资基金拟通过二级市场集中竞价交易的方式减持该公司股份不超过80万股。

1月27日,锦圣基金再度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减持774.9万股,成交均价为26.06元/股,套现金额为2.02亿元。截至当日收盘,锦圣基金目前尚持有金城医药5242.97万股,占该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13.53%。截至目前,锦圣基金合计套现12.86亿元以上,距离该公司当初16亿元的并购支出尚有一定差距。或许,未来锦圣基金的减持套现之路或仍将继续。

【严正声明】本文(报告)基于已公开的资料信息撰写,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未经时代商学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及其他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获得授权转载,仍须注明出处。(联系邮箱:TimesBusiness@163.com)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