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透北京文化债务黑洞:“押子”借新还旧 或仍大额贷款到期压顶

2021-01-27 20:17:20

时代周报记者:韩一奇、郑嘉意

因信披违规被立案调查成为A股开年后首家暴雷公司的北京文化再爆贷款逾期。

1月25日晚间,北京文化(008802.SZ)公告称,近期因资金困难,未能按期归还银行贷款,逾期贷款本金5亿元。

北京文化在公告中称,“目前公司正在积极与债权银行沟通,公司将通过出售资产、电影项目融资等方式,全力筹措资金,缓解公司紧张局面。”

时代周报记者查询公告了解到,5亿元贷款的债权人为兴业银行(601166.SH)。此外,公司或仍有多笔贷款,涉及民生银行(600016.SH)和华夏银行(600015.SH)、北京银行(601169.SH)。

近年来,北京文化催生了多部爆款作品,如《我和我的家乡》、《战狼2》、《芳华》、《我不是药神》、《流浪地球》等,并凭借其持续输出优质作品的能力被业内称为“爆款电影发动机”。

今年年初,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1月26日,时代周报记者多次致电北京文化,但均无人接听。

“押子”借新还旧

北京文化在1月25日公告中提及,此次逾期贷款的具体内容在编号为2020-006的公告中披露。

经查询,该公告为2020年1月发布的《关于向银行申请综合授信额度的公告》。据披露,为满足公司经营发展的资金需求,同意公司向兴业银行北京安华支行申请不超过人民币5亿元的综合授信额度,用于补充公司流动资金,授信期限 1 年。

这意味着,5亿元贷款的债权人为兴业银行。

北京文化在1月25日公告中坦言,公司若无法妥善解决上述银行贷款逾期问题,将可能面临支付债务逾期相关违约金、滞纳金和罚息等情况,导致公司财务费用增加、融资能力下降,对主营业务的发展造成不利影响。

值得指出的是,北京文化此次没有及时归还兴业银行5亿元贷款,针对剩余多笔或仍背负在身贷款,北京文化的还款能力需被打上一个问号。

据时代周报记者查询公告梳理,除去兴业银行5亿元贷款,北京文化有多笔贷款申请展期,牵涉华夏银行、民生银行、中信银行和北京银行。

据公告披露,北京文化曾于2020年1月向华夏银行北京分行贷款5000万元,2020年3月向民生银行北京分行贷款6000万元。上述两笔贷款约定还款日为同年6月。

然而,北京文化在2020年5月发布董事会决议公告称,因受疫情影响公司资金压力较大,同意公司向华夏银行申请 4800万元贷款展期,向民生银行申请不超过4400万元贷款展期。

虽公告中并未披露展期具体时长,但针对华夏银行的贷款,北京文化选择了借新还旧的办法,并以合同款和全资子公司100%股权作为抵押物。

2020年9月20日,北京文化董事会第二十九次决议公告称,受疫情影响公司资金压力较大,为补充流动资金需要,同意公司向华夏银行申请 4000万元流动资金贷款,用于借新还旧,全部用于偿还华夏银行贷款。

“根据银行贷款要求,同意公司以门头沟区政府合同款 5000 万元作为本次贷款业务的质押物,同时公司以持有的全资子公司浙江星河文化经纪有限公司(下称星河文化)100%股权作为本次贷款业务的质押物,并由星河文化为本次贷款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北京文化在董事会第二十九次决议中称。

除去民生银行和华夏银行外,北京文化还向中信银行和北京银行申请了贷款。其中针对中信银行贷款,北京文化同样采取了借新还旧、抵押子公司的办法。

公告显示,在2019 年6月,北京文化于与中信银行签订了贷款合同,贷款金额8000万元,约定还款时间为 2020 年6月。同月,北京文化也同北京银行签订了相关贷款合同,贷款金额1亿元。

然而在2020年6月,北京文化发布董事会第三十一次决议称,同意公司向中信银行申请不超过7000 万元贷款,贷款期限 6个月,全部用于偿还此前中信银行贷款。

“根据银行授信要求,同意公司以持有的全资子公司北京东方山水度假村有限公司(下称东方山水)100%股权作为上述银行授信的质押物,并由东方山水提供连带责任担保。”北京文化称。

针对北京银行1亿元贷款,董事会第三十一次决议称,现同意公司向北京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申请对此笔合同贷款本金余额展期,展期期限不超过1年,金额不超过1亿元。

若展期获批,按照最长展期期限计算,针对北京银行的1亿元贷款,北京文化也将于今年6月还款。

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三季度,北京文化归母净利润为亏损1.17亿元,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仅为0.64亿元,而同期短期借款高达8.96亿元。

股民维权在途

北京文化的2021年可谓开局不利。

今年1月3日,北京文化公告称,公司于2020年12月31日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一同披露的还有《关于公司及相关人员收到北京证监局警示函的公告》。公告称北京文化2018年年报财务信息披露不准确,多计营业收入约4.6亿元,多计净利润约1.91亿元。

待播的影视剧曾是外界认为北京文化可以缓解现金流困局的重要依托,然而近日曝出郑爽代孕弃养风波再度波及北京文化。

“郑爽代孕弃养事件发生后,国家广播电视总局主管重点刊物发文评论‘不会为丑闻劣迹者提供发声露脸的机会和平台’。这意味着涉及到郑爽出演的相关影视作品将无法播出。”北京地区一位影视行业人士称。

据悉,郑爽出演的待播《只问今生恋沧溟》正面临发行档口,其制作方世纪伙伴曾是北京文化的全资子公司,该剧制作方也曾被明确标注为北京文化。

值得一提的是,在2020年4月北京文化原副董事长娄晓曦就曾通过微博实名举报北京文化系统性财务造假。

此外北京文化股东的不断减持情形也引发市场关注。据不完全梳理,2019年,北京文化股东累计减持超百次。到了2020年,北京文化的减持类公告也并未停歇。

目前,北京文化并没有实际控制人,前四大股东均为机构投资者,分别为富德生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西海岸控股发展有限公司、西藏金宝藏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和华力控股。持股比例分别为15.60%、10.87%、5.29%和5.00%。

据北京文化2020年12月披露,公司股东人数为7.03万人。相关财报显示,北京文化2020年前三季度共计实现营业收入1308万元,净利润为亏损1.17亿元。

根据退市新规,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扣非前/后孰低为准)且营收低于1亿元将被ST,北京文化面临“带帽”风险。

此次银行贷款逾期叠加“郑爽事件”无疑更令北京文化众多投资者“雪上加霜”。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