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DP10强10年洗牌史:沪京地位稳固,这三个城市掉队,5年后2万亿或成标配

2021-01-27 20:15:47

时代周报记者:陈泽秀

随着2021年各地两会陆续召开以及“十四五”规划建议发布,多地2020年经济成绩单公布。疫情之下,2020年,全国城市GDP排名出现激烈洗牌。

从GDP前十强的头部城市看,2020年,重庆经济总量排名全国第四;南京挤掉天津,自改革开放以来首次跻身全国十强;苏州成为内地第六个GDP破2万亿的城市。

如果把时间线拉长,以2010年至2020年这十年为界来观察GDP十强城市名单,变化更大。十年间,GDP十强的门槛从最初的5666.19亿元(青岛)提高到了如今的1.48万亿元(南京),足足增加了9000多亿元;十年前位列前十强的天津(第六名)、无锡(第九名)、青岛(第十名),已经从十强榜单中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成都、武汉、南京这三张新面孔。

从区域分布看,2010年,GDP十强中,三座城市来自北方,分别是北京、天津、青岛,其余7座城市来自南方。2020年,十强中仅剩下北京这一座北方城市,“南强北弱”的态势更加明显。


十年间,GDP十强城市座次发生变化  制图:陈泽秀

“第一城”经济总量翻倍

2010年,全国只有上海、北京、广州三城实现GDP破万亿,依次是16872.42亿元、13777.9亿元和10604.48亿元。十年后的2020年,十强城市的经济总量全部超过万亿,全国迈入“万亿俱乐部”的城市数量从3个扩大到23个。

作为直辖市、国家中心城市、全国经济中心、金融中心、科技创新中心,上海已经连续多年坐稳全国第一的宝座。尽管目前上海尚未发布2020年具体的经济数据,但上海2021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十三五”期间(2015年至2020年),上海全市生产总值从2.69万亿元增加到3.87万亿元,人均生产总值突破2.3万美元。


十年里,上海GDP始终雄霸第一位

这意味着,从2010年到2020年的十年间,上海的经济总量从1.68万亿元增长到了3.87万亿元,翻了一倍多。上海“十四五”规划称,目前上海的“经济总量迈入全球城市前列”。

与十年前一样,北京紧随其后,GDP总量排在全国第二位。2020年,北京实现地区生产总值3.61万亿元,比上年增长1.2%。上海、北京是目前全国仅有的、两座经济总量超过3万亿元的城市。

相较于上海、北京不可撼动的地位,第三名“探花”的争夺颇为激烈。

2017年,深圳GDP赶超广州,排名第三,自此连续4年坐稳第三的宝座。深圳在“十四五”规划建议中预计,2020年地区生产总值超过2.8万亿元,居亚洲城市前五,地均、人均地区生产总值居内地城市前列。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发现,经过十年发展,第三名与第二名之间的差距拉大,从2010年的3000多亿元,一路扩大到了8000多亿元。

2020年,第四名与第五名的位置也发生了变化:重庆超过广州,排在第四位;广州则由此前的第四名降至第五名。官方数据显示,2020年重庆地区生产总值迈过2.5万亿元大关,达到25002.79亿元,同比增长2.9%,高于全国平均水平(2.3%)。广州在“十四五”规划建议中预计,2020年地区生产总值2.4万亿元以上。


重庆拥有相当于一个“省”的体量

有分析认为,重庆虽是直辖市,却拥有相当于一个“省”的体量,其市域面积达到8.24万平方公里。相比之下,广州仅有7434平方公里,不敌重庆的十分之一。在以城市维度比较GDP时,重庆自然有优势。此外,受疫情冲击,广州作为沿海外贸城市受到的影响更大,地处西部的重庆受到冲击相对较小。叠加近年来重庆受惠长江经济带、成渝地区双城都市圈等诸多国家政策利好,后发优势明显。

”南强北弱“态势加剧

直辖市天津极有可能掉出前十强。

2010年,天津以9108.83亿元GDP排在全国第六位。天津的产业结构以重化工为主,2011年天津曾提出,“十二五”期间,将着力打造世界级重化工产业基地和国家能源储备基地。但近年来,受产能过剩、结构调整的影响,天津经济增速下降较快。

2019年末,天津GDP从2010年的全国第六位,下降到了全国第十位,排在南京前一位。据天津市统计局公布的数据,2020年天津市地区生产总值为14083.73亿元,同比增长1.5%,增速不及全国平均水平。从经济总量上看,2020年南京已经超过天津——天津这个十强名单中的“常青树”,这次很有可能被挤出前十强。


青岛已被挤出十强

近年来,青岛经济发展逐渐显现短板。相比南方沿海开放城市,青岛的民营经济活力不足,高新技术产业占比不高。2020年,青岛以1.2万亿的GDP排在十名开外,被成都、武汉、宁波、南京等城市赶超。

随着青岛、天津退出十强名单,时代周报记者发现,GDP十强城市中,仅有北京一座城市来自北方地区,其余九座城市——上海、深圳、重庆、广州、苏州、成都、武汉、杭州和南京均来自南方地区。

从区域分布看,GDP十强城市的格局符合中国经济整体呈现的“南强北弱”。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暨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胡刚此前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分析,十年前国内经济发展比较依靠矿产资源,北方矿产资源相对丰富;南方主要发展轻工业、服装工业、食品工业等。现在的城市经济发展主要依靠人力资源和科技创新,矿产资源对经济的贡献逐步下降,南方物产丰富、气候宜居,人口都流动到了南方,互联网经济比较发达。

“北方地区在中国经济总量中所占比重不断下降,推动南北区域均衡已经成为重大的发展问题。”青岛市委书记王清宪去年7月表示,在全球产业链、价值链深度调整的今天,随着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北方地区必定会进入一个“补课式”的较快增长阶段。

十强门槛恐提高至2万亿

十年前,青岛以5666.19亿元的经济总量,排在全国第十位。作为计划单列市、副省级城市、山东经济强市,青岛是长江以北第3个GDP过万亿的城市,有北方“第三城”之称(排在北京、天津之后),经济总量长期位居国内城市前列。

2020年7月8日,青岛市委书记王清宪在上海考察学习期间坦言,在全国百舸争流的城市发展格局中,青岛发展正面临着巨大压力。青岛必须大力发展现代服务业,因为现代服务业具有更大的产业辐射力、更广阔的空间覆盖性和更强大的整合配置资源能力。

十年后,2020年GDP十强的门槛,从5666.19亿元提高至14817亿元,增加了9000多亿元。取代青岛第十名地位的,是江苏省会城市南京。南京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透露,“预计2020年完成地区生产总值14817亿元、可比价增长4.6%,增幅居GDP超万亿元城市前列,经济规模自改革开放以来首次跻身全国大中城市十强”。

长期以来,南京的经济总量,在国内城市的排名中并不靠前,在省内也不及苏州。2018年10月,中央巡视组曾罕见批评南京省会功能发挥不足、首位度低。此后,江苏明确提出强省会战略,做大做强南京,提升南京的引领和辐射作用。


随着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南京展现出后发优势

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研究员单菁菁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南京历来是我国重要的人才聚集区,高校众多,有非常强的人才资本积累,南京也是重要的制造业基地。伴随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南京展现出后发优势。

值得一提的是,南京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称,提出未来五年的目标是“成为常住人口突破千万、经济总量突破两万亿元的超大城市”。根据武汉、成都、杭州三座城市(排名在南京之前)的“十四五”规划建议以及官方预测,“十四五”期间,城市GDP也都将突破2万亿元。

这意味着,2025年,GDP十强门槛或提高至2万亿元。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