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成大西瓜、修厕所、开网吧……这些“魔性”游戏靠什么搞钱?

武佩璇
2021-01-27 19:52:24
过往月流水千万的项目中,63%的团队不超过10人,86%的项目研发成本低于100万。

1.jpg图片来源:时代财经 摄

微博吃下瓜,之后再“合成大西瓜”——这已成为近段时间许多年轻人的日常。

1月24日,在众多网友还在娱乐圈的各种劲爆“瓜田”里游走时,一款名叫《合成大西瓜》的小游戏力战群“瓜”,登上了热搜。

WechatIMG96.jpeg微博热搜图

只用短短一个周末的时间,这款小游戏就成为2021年首个破圈级别的爆款游戏。

就像曾经的“切水果”、“2048”等等,这些“魔性”的游戏总能在某段时间,成为大家的“杀时间利器”。

虽然这些游戏的玩法极为简单,但其背后的休闲游戏产业并不简单。

“下到刚会走,上到九十九”

截至发稿时,“合成大西瓜”在微博的相关话题获得了25.7万讨论和10.8亿的阅读。

这款游戏的玩法很简单,用随机掉落的水果尽可能地合成更多的西瓜。而就是这么一个不需要动脑的“杀时间利器”,根据其官方平台——微伞小游戏数据显示,玩家数已达2503万人。

除了像《合成大西瓜》这样的H5小游戏,还有更多的移动端游戏,同样具备玩法简单、上手极快、受众广大等特点,它们都被统称为“休闲游戏”。

从中国游戏版号的下发情况来看,2020年版号过审的1231款移动游戏(含移动游戏和移动-休闲益智游戏)中,休闲益智类共567款,占比43.1%。

凭借着超简单、易上手的设定,休闲游戏的受众极为广泛。中国休闲游戏发行平台Ohayoo总经理徐培翔曾在2020游戏产业年会上颇为自豪地表示,公司旗下一款名为《消灭病毒》的游戏成功吸引了“奶奶”级别的玩家。

“下到刚会走,上到九十九”,休闲游戏的潜在用户几乎覆盖了全年龄段。

休闲游戏的创意也越来越清奇。如近期爆火的游戏中,有号召大家一起建设网吧,圆青春期网吧老板梦的《网吧模拟器》;还有呼吁玩家以建设高级公共厕所为己任的《我要上厕所》。

尤其是《我要上厕所》,其主要玩法就是修建厕所,一个普通的小便池最后可以升级成为彩瓷便池,为了让更多的人来上厕所,玩家还可以在游戏中找“网红”来做宣传。

《我要上厕所》这一类的休闲游戏,被业内称之为“IAA游戏”,变现不依靠玩家内购氪金,而是通过视频广告。

WechatIMG92.jpeg《我要上厕所》游戏截图

相对于那些氪金游戏而言,只需要看广告或者视频就能获取“能量”和“金币”,对玩家更为友好。对于开发者来说,IAA模式相比IAP(需要氪金的内购模式),变现更容易。于是IAA逐渐成为大多数休闲游戏会选择的变现模式。

手游行业资深观察者罗斯基1月25日晚间对时代财经表示,现在大家所讨论的休闲游戏都是基于IAA模式下重新爆发,可视为2.0产品,“而类似消消乐、神庙逃亡这样的三消类和跑酷类游戏是传统的、上个时代的休闲游戏。”

这个市场的入局者也如同它的用户群体一样,下到不足10人的小团队,上到如腾讯这样的大巨头都参与其中。

仅从发行商而言,易观游戏行业分析师廖旭华告诉时代财经,目前传统休闲游戏发行领域格局比较稳定,有乐元素、腾讯、以及猎豹;而在IAA游戏的发行上,Ohayoo是比较有优势的。

按游戏陀螺的报道,Ohayoo于2019年1月正式成立启动休闲游戏发行业务。短短两年时间,其在休闲游戏市场成绩斐然。其中“奶奶都爱玩”的《消灭病毒》于2019年春节期间收割了一大波用户。据Ohayoo官网上的数据,这款游戏的下载量为200万+,霸榜App Store长达25天。Ohayoo官网还显示,其游戏发行数超过150款,每月活跃用户数超8000万。

Ohayoo曾在公开场合表示,要做“爆款的孵化器”。而其能屡出“爆款”,离不开背后的流量“靠山”。

天眼查的信息显示,Ohayoo所属公司为北京比特漫步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11月,是北京游逸科技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而北京游逸科技则是字节跳动的全资子公司。

111.png图片来源:天眼查

时代财经就Ohayoo相关问题联系该公司相关负责人,但对方在公司背景等问题上称不便回应。

字节跳动也同样低调,其相关负责人对游戏业务不愿多谈。

字节、腾讯正面交锋

虽然低调,但字节跳动一直有着做游戏的“野心”。

其2018年开始布局游戏业务,不过在中重度手游上始终没有“爆款”。而Ohayoo的迅速崛起,成功为字节跳动的游戏板块破局,在休闲游戏市场抢占了一方高地。

但这个市场,其他游戏巨头也在虎视眈眈。2020年3月,腾讯广告宣布“升级”,将原本只面向微信小游戏的“游戏优选计划”,变成“App+微信小游戏”的双端发行资源支持,覆盖腾讯广告全域流量资源。

在国内外投资、收购中小游戏公司一直是腾讯游戏用来补充战斗力的长久战略,而在这次游戏优选计划中,腾讯又“笼络”到了更多的研发团队。

腾讯与字节跳动之间的“战火”,从短视频蔓延到了休闲游戏。

罗斯基对时代财经表示,腾讯广告对标字节跳动的巨量引擎,做的都是广告业务,“而在发行端,腾讯广告‘游戏优选计划’则对标字节跳动旗下Ohayoo,双方是有一点竞争关系的。”

2020年9月,Ohayoo在自己举办的开发者大会上正式推出“春风计划”,宣布总投入资金1亿元,为休闲游戏开发者提供专项的扶持政策。

而在2020年IAA游戏生态发展大会上,腾讯广告行业销售运营总经理郭骏弦高调表示,腾讯广告不仅要做IAA的生意,更要推动IAA生态的全面升级。

2020年的五一和国庆期间,腾讯广告放了两次“大招”,都取得了较为亮眼的表现。其中《班主任模拟器》借助腾讯广告的优势,仅在“五一档”的一周时间就杀入iOS游戏免费榜前三,成为当月的黑马游戏;《网吧模拟器》也在腾讯广告游戏优选计划的“帮衬”下,登上国庆期间iOS游戏免费榜榜首的位置,同时在整个10月的表现都不错。据App Annie数据显示,《网吧模拟器》拿下了2020年10月iOS中国游戏下载榜TOP2的位置。

《我要上厕所》的成功也是腾讯广告游戏优选计划的“高光”——2021年元旦期间,这款游戏登上iOS免费游戏榜TOP4。

WechatIMG94.jpeg图片来源:七麦数据

罗斯基对时代财经说:“原来大家可能并不重视IAA这个市场,但是Ohayoo做起来了,紧接着腾讯就马上跟进,后面快手也要有所动作,这就是一个新市场的发展过程。”

2021年1月8日,在快手小程序公开课上,快手小游戏业务被重点宣讲。时代财经注意到,虽然快手也在2018年开始布局小游戏市场,但因为一直没有做到平台化,规模无法与Ohayoo相提并论。

中小研发团队最后的机会

《合成大西瓜》的一名玩家对时代财经表示,自己从未在任何手游中氪过金,手机上存在时间最久的游戏是《开心消消乐》,也从不玩其他手游。“别想从我这里拿走一分钱!”他对氪金游戏避而远之,但对看广告却没那么反感。

罗斯基告诉时代财经:“休闲游戏的用户群体很多都是不玩游戏的,我们把他们称为‘泛游戏用户’。可以是老人,也可以是学生,这些人玩游戏只是为了解压、打发时间,但这样的群体更为庞大。”

这也催生了一大批玩法更为简单、研发周期更短的超休闲游戏,值得注意的是,IAA游戏中,很多都是超休闲游戏。

三消类传统休闲游戏的研发成本相对较高,而超休闲游戏的开发就容易得多。罗斯基说:“三消类游戏的研发没有几千万是不行的,而且这个门类特别难进,不好做创新。而超休闲游戏的研发周期一般只有2~3个月。”

据廖旭华所言,“Ohayoo现在占据优势的领域基本是以广告变现为主的超休闲游戏,但在三消、跑酷这些传统休闲游戏领域还暂时排不上。”

谈及休闲游戏的生态,廖旭华称,目前休闲游戏的发行以大公司为主,但是研发端还是中小团队居多。

2020年9月21日,Ohayoo总经理徐培翔在首届Ohayoo开发者大会上也表示,从数据来看,过往月流水千万的项目中,63%的团队不超过10人,86%的项目研发成本低于100万。

也因此,罗斯基认为,休闲、超休闲游戏会成为中小团队最后的赛道机会。“现在是游戏研发的好时代,只要产品好,不怕卖不出去。字节跳动有Ohayoo,腾讯有优选计划,所以有了好产品就让他们去运作,研发的人数钱就行了。”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世界最贵!网易游戏年收入达500亿,丁磊不满国内安卓渠道分成比例
看不见黑烟的工厂:三峡水电站都供不起“挖矿”了,科技巨头到底有多耗电?
游戏公司老总被投毒去世续:林奇前妻许芬芬接棒成游族新董事长
字节跳动出击重度游戏:近900个岗位开放招聘,新上线“朝夕光年”急招人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