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辉娱乐出局,趣丸网络上市前路不明

黄旭
2021-01-27 14:00:03
来源: 时代商学院

文/黄旭

游戏行业市场规模不断扩大,正吸引着各路参与者跨界合作。

在2020年11月底举行的2020广州文化产业交易会开幕式上,广州趣丸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趣丸网络”)与岭南控股(000524.SZ)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以电竞俱乐部资源在电竞旅游、电竞会展、电竞赛事、电竞教育等方面切入,开启“旅游+电竞”的产业跨界与深度合作。

近年,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移动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全面攀升,游戏用户和移动游戏用户持续增长,促使游戏行业进入红利期。不过,游戏市场竞争激烈,且马太效应突显,腾讯、网易等游戏巨头占据绝对主导地位。趣丸网络作为游戏行业初创者,在这场厮杀中前景几何?随着星辉娱乐退出股东之列,趣丸网络上市之路变得更不明朗。

针对电竞投入、盈利模式等问题,《创业圈》向趣丸网络发函询问,截至发稿未收到对方回复。

从同步语音到电子竞技

趣丸网络成立于2014年12月,主要产品和服务包括TT社交娱乐平台服务、移动游戏定制发行服务等,业务涵盖游戏语音、游戏联运发行、电子竞技等。

2013年,手游迎来迅速发展期。然而,当时的手游仍处于初创阶段,大部分游戏均未设置语音系统,玩家难以在游戏过程中及时沟通对战策略,想在游戏中快速找到满意的玩伴亦同样困难。

趣丸网络创始人宋克从中看到商机,于是创立了开黑工具—TT语音,为用户提供实时开黑语音、一键组队功能,以解决手游玩家在游戏中语音连麦的需求。


不过,游戏开发商也注意到用户的连麦需求,后续推出的手游普遍都内置了语音连线功能。同时,随着游戏内容不断丰富、游戏充值需求不断增大,2018年,趣丸网络为顺应市场需求的变更,对TT语音进行转型,同步推出TT玩+(手游玩家服务平台)。

TT语音从开黑工具转型为手游社交平台,在原来的基础上新增玩家社区、游戏陪玩等功能。TT玩+成立初衷是根据不同的游戏场景,以及游戏过程中用户遇到的情况,为玩家提供多样化服务,目前定位已变成专注折扣福利的手游平台。用户能在该平台内快速找到不同类型的游戏,获取新服礼包以及各类游戏的最新资讯等。

为解决游戏用户群分布广、设备类型不一、使用环境复杂、互动及时性等问题,趣丸网络在TT语音技术上不断进行优化升级。如对使用场景针对性地进行降噪处理,对手机信号和不同运营商信号的差异进行调节等。

今年,趣丸网络还成立TT电竞,主要开展战队运营、赛事运营、内容传播和电竞教育等业务。

星辉娱乐从控股股东到出局

按业务构成看,趣丸网络的每项业务都需大量“烧钱”才能开展工作。其中,TT语音的技术研发升级对资金需求较高;同时,游戏联运的版权费、推广费,签约电竞选手等,所需资金不容小觑。

在趣丸网络成立前后,创业板上市公司星辉娱乐(曾用名“互动娱乐”,股票代码300043.SZ)急于从玩具行业转型至游戏行业。一方拥有资源但开展业务需要资金,另一方拥有资金但需要资源,双方一拍即合,成立了趣丸网络。

2014年12月,趣丸网络由宋克、周杨、邱志招、陈光尧、余腾、珠海星辉(星辉娱乐全资子公司)、厚合投资共同设立,注册资本1065.39万元。其中,宋克、周杨、邱志招、陈光尧及余腾分别以446.5万元、112.8万元、56.4万元、47万元、42.3万元,认缴同等金额的注册资本,珠海星辉、厚合投资分别以2000万元、1000万元货币资金认缴275万元、20万元注册资本。

2015年2月,趣丸网络首次增资,投资方为点睛投资,投资金额为1800万元。仅不过一年时间,点睛投资于2016年1月便将持有的股份全额转给珠海星辉,自此退出趣丸网络股东架构。随后,当年2月,珠海星辉从樟树盛趣受让0.95%的股份,同时向趣丸网络增资3500万元,成为该公司控股股东,持股比例为32.87%。

2016年5月30日,星辉娱乐发布公告称,计划发行股份与支付现金结合,购买趣丸网络67.13%的股权,作价9.7亿元。这意味着,星辉娱乐对趣丸网络的估值定价为14.4亿元,较其账面资产6506.53万元,增值率达2097.79%(约20.97倍)。

由于溢价接近20倍,这一收购项目引起业内人士广泛关注,对应的个股价格亦出现大幅度波动。不过,该并购项目最终终止。

从星辉娱乐对趣丸网络的注资历史看,星辉娱乐对趣丸网络寄予了很高的期望。星辉娱乐近几年的年度报告亦指出,游戏业务板块的收入增速最高,是公司战略转型的主要发力点。

蹊跷的是,星辉娱乐自2018年出售趣丸网络5%的股权后,于今年5月8日完全退出趣丸网络股东列表。该公司对趣丸网络的态度为何会出现大转弯?或许从双方经营数据中能窥见端倪。

2016―2018年,星辉娱乐游戏业务的营收同比增速分别为122.87%、22%、-5.85%,增速持续下滑,且2018年甚至呈负增长趋势发展。值得注意的是,星辉娱乐在2018年年报指出,当年6月公司剥离趣丸网络,如剔除趣丸网络影响,按同口径统计公司2018年游戏业务营收增速为52.37%。

数据显示,2015―2017年,趣丸网络营业收入持续增长,并在2017年首次实现盈利。但2018年一季度,趣丸网络净利润仅239万元,高增长未能持续,而2016年一季度净利润为137万元。

售后服务待提升,盈利模式待挖掘

在游戏用户逐渐年轻化的发展态势下,游戏产品的各种弊端亦逐渐显露。

趣丸网络拳头产品TT语音亦未能幸免上述问题。据黑猫投诉平台,TT语音投诉量合计445宗,投诉问题主要集中在诱导未成年用户充值、打赏方面。其中有不少用户反馈客服号码无法接通,维权无从下手。

随着居民消费水平的提高,大部分家长都为小孩配备手机方便出行时联络。因此,中小学生拥有移动设备已成常态。面对五花八门的游戏装备,未成年用户的自控力难免会有所降低,从而进行大额充值,甚至对主播进行打赏以求主播关注度。

相关法律法规明确指出,未成年人参与网络付费游戏或者网络直播平台“打赏”等方式支出与其年龄、智力不相适应的款项,监护人请求网络服务提供者返还该款项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这意味着,未成年人对游戏充值,家长发现后可向游戏平台追回。平台无法控制充值行为的发生,但应处理好售后工作,否则将影响公司形象,不利于企业长期发展。

此外,该公司近年来不断加大对电子竞技的投入,但该领域的发展目前仍缺乏规范性和职业化,其盈利模式仍处于探索阶段。趣丸网络能否抵挡住资金压力等因素的影响,值得观察。

(声明:本文知识产权归《创业圈》杂志及/或相关权利人所有,所涉信息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若转载、摘编、复制需获授权,并注明来源,联系邮箱:timechuangyequan@163.com)

编辑/牧田 校对/宋正大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