逾2亿拆迁补偿款年底入账 亚太药业“突击”扭亏

章遇
2021-01-14 22:23:19


时代周报记者  章遇

一份“突击”签署的拆迁补偿协议,让亚太药业(002370.SZ)在2020年的最后关头“惊险”扭亏。

1月13日晚,亚太药业发布业绩预告称,预计2020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000万元-3000万元,实现扭亏为盈。

“公司本期业绩实现扭亏为盈,主要系公司柯桥厂区房屋拆迁补偿所致,属于公司非经常性损益。预计拆迁补偿所获损益对净利润的影响金额为1.78亿元。”亚太药业解释称。

受上述消息刺激,亚太药业的股债均出现异动。1月14日,股价持续低迷的亚太药业开盘即封住涨停板,最终报收3.38元/股。可转债市场上,亚药转债(128062)也获得15.8%的涨幅,报收77.2元。

WX20210114-194613.png

不过,亚药转债目前的交易价格仍处于两市最低,较面值大幅折价;其正股价格亦远远低于16.25元/股的转股价。

对于是否会下修可转债的转股价,1月14日,亚太药业董秘办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公司管理层有在考虑这个事,目前还在商讨中,没定下来。一旦有结论我们会及时进行公告。”

靠拆迁扭亏

因子公司失控,亚太药业在2019年度录得20.69亿元的巨额亏损。但剥离CRO(医药研发外包)业务后,亚太药业的经营并未见好转迹象。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亚太药业实现营业收入3.61亿元,同比下降50.26%;归母净利亏损约1.07亿元。

踩在年底签署的拆迁补偿协议让亚太药业得以一举扭亏。

2020年12月25日,亚太药业与拆迁单位绍兴市柯桥区中心城建设投资开发有限公司、绍兴柯桥街道办事处就相关拆迁补偿事宜签订了《房屋拆迁货币补偿协议》,拆迁标的是位于柯桥区云集路1152号的厂房。截至2020年11月30日,该标的厂房的资产原值为2.74亿元,账面价值9157.43万元。

协议约定,城建公司以现金方式对上述厂区房层拆迁进行补偿,拆迁补偿款总额约为2.66亿元。协议签订后,亚太药业于2020年12月29日即收到了由柯桥街道办事处转付的首笔补偿款1.46亿元。

据悉,此次拆迁补偿款总额扣除该厂房账面价值和相关费用后的收益,全部计入了2020年度的利润,从而使亚太药业实现2000万元-3000万元的盈利。

“如果不扭亏,亚太转债险些就要触及暂停上市的红线了。”1月14日,一位资深投资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亚太药业曾于2019年4月发行965万张可转换公司债券,共募资9.65亿元。然而,当年年底就发生子公司失控“爆雷”,亚太药业的股价开始持续阴跌。该批可转债的转股价为16.25元/股,而亚太药业的股价已差点跌破3元/股。其可转债价格也跟着一路下行,到2021年1月13日,亚药转债探至66.6元的新低,较面值折价逾三成。

在退市新规落地之前,《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划(2018年修订)》曾有规定,如果公司最近两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值,公司的可转债可能会被实施暂停上市。

“暂停上市意味着可转债必须转股或等待回售。在正股价远远低于转股价的情况下,多数投资者会选择回售,亚太药业会面临较大的资金压力。”前述投资人士认为。

2020年12月31日,退市新规落地,取消了可转债暂停上市安排,明确公司股票终止上市的,可转债同步终止上市。

大股东资金承压

亚太药业眼下一系列危机的导火索源于其与上海新高峰那场貌合神离的“联姻”。

2015年,主业萎靡的亚太药业以9亿元现金收购了CRO企业上海新高峰,试图通过资本运作实现翻身。但在对赌期过后,双方之间的矛盾逐渐摆上台面。

2019年底,亚太药业宣布对上海新高峰及上海新生源失去控制,将CRO业务剥离出表。

双方“散伙”给亚太药业带来沉重一击。2019年度,亚太药业实现营收7.09亿元,利润端亏损额达20.69亿元。

亚太药业的收入主要来自抗生素类药品和原料药。自2011年医药行业推行“限抗令”以来,亚太药业自身主业不断萎缩。从2020年中报来看,亚太药业旗下的绍兴雅泰药业、绍兴兴亚药业、武汉光谷亚太药业等主要子公司都处于亏损状态。

src=http---lanfucaijing.com-public-uploads-pics-20200609-4c63c1e06fbe7c57f171a56491e10c62.jpg&refer=http---lanfucaijing.com&app=2002&size=f9999,10000&q=a80&n=0&g=0n&fmt=jpeg.jpg

大股东的资金链问题亦开始暴露。因高比例质押,自2020年1月开始,实际控制人陈尧根夫妇以及控股股东亚太集团、亚太房地产所持股分陆续被司法冻结。

据亚太药业2020年中报,截至2020年6月末,亚太集团因与多家银行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涉及多起诉讼案件,到期未清偿债务约9.29亿元。自2020年9月以来,陈氏夫妇手上的股份多次被执行司法拍卖或变卖。

截至2021年1月9日,陈尧根及其配偶陈婉珍直接持有并通过亚太集团、亚太房地产间接持有亚太药业35.97%股份。这些股份均处于质押和司法冻结状态。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