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股迎来“明星敲钟人”,稻草熊娱乐IPO定价5.88港元,刘诗诗身家暴涨3.6亿

高秋榕
2021-01-14 15:26:31
在此之前,稻草熊娱乐为资本市场所熟悉是源于暴风集团的收购。时隔五年,暴风集团黯然退市,稻草熊娱乐再度回归,而其背后的明星股东也成为市场热议的话题。

在借道暴风集团登陆资本市场失利后,稻草熊终于如愿获得资本市场的入场券。

1月15日,稻草熊娱乐将在港交所主板挂牌上市,其联席保荐人为招商证券国际、中信建投国际,基石投资人为雪湖资本、IDG资本、唯品会。

有不愿具名的传媒分析师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在市场及融资环境方面,影视公司IPO的难度都比前几年要大。作为影视行业的开年第一股,稻草熊的上市被解读为行业“破冰”的信号。

在此之前,稻草熊娱乐为资本市场所熟悉是源于一起收购。2016年,暴风集团试图以10.8亿收购稻草熊60%的股权,从而实现稻草熊的“上市梦”,不过,这笔溢价15倍的交易最终因稻草熊盈利不稳定等因素而被证监会否决。

时隔五年,暴风集团黯然退市,稻草熊娱乐再度回归,而其背后的明星股东也成为市场热议的话题。

“星光熠熠”的股东背景

招股书显示,目前稻草熊实际控制人和最大股东为刘小枫,持股58.41%;爱奇艺持股19.57%,为第二大股东;演员刘诗诗(原名:刘诗施)和赵丽颖分别持股14.8%、0.79%。

微信图片_20210114151947_meitu_1.jpg图片来源:刘诗诗微博

稻草熊在内地的主要经营实体为江苏稻草熊影业有限公司,天眼查数据显示,江苏稻草熊的创始人是吴奇隆。在江苏稻草熊持股的江苏稻草熊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中,吴奇隆和刘小枫分别担任董事长和总经理。对此,时代财经致电江苏稻草熊求证,其工作人员表示,江苏稻草熊是稻草熊娱乐集团下的一个公司,其他情况不方便透露。

不过,据媒体报道,刘小枫与吴奇隆关系不浅,早在2017年吴奇隆的专访文章中,刘小枫便被称为吴奇隆的合伙人,他曾担任吴奇隆出品的《新白发魔女传》《蜀山战纪》等电视剧的总制片人。

2015年12月,刘小枫将江苏稻草熊20%的股权和1%的股权分别以200万元和1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刘诗诗和赵丽颖,天眼查数据显示,刘小枫持有江苏稻草熊77.9%的股权。

江苏稻草熊影业有限公司-股权穿透图-天眼查.png图片来源:天眼查

1月14日,稻草熊娱乐发布公告称其发售价厘定为每股发售股份5.88港元,位于招股区间的中高端。据时代财经计算,发行市值约为39亿港元。

根据招股书,此次发行后刘诗诗与赵丽颖持股比例分别为11.1%和0.59%(不计因超额配股权及首次公开发售前购股权获行使而可能配发及发行的股份)。也就是说,刘诗诗和赵丽颖所持股份价值分别暴涨至4.3亿港元和2301万港元,折合人民币分别约为3.6亿元和1920万元。

实际上,2013年以来,影视行业的明星登陆资本市场屡见不鲜,2013年华谊兄弟收购张国立成立的浙江常升影视制作有限公司70%的股权,公司估值3亿元;随后又在2015年收购了浙江东阳浩瀚影视娱乐有限公司,后者由陈赫、杜淳、郑恺、李晨等参股,估值10.8亿元。

对于刘诗诗等“明星效应”对稻草熊未来在资本市场上会有何影响,上述分析师告诉时代财经,明星本身就是影视公司的一种资源,是可以被定价的,明星效应会使相关股票受到市场更多的关注。

影视寒冬之下营收稳定增长

稻草熊是国内的剧集制片商及发行商,业务涵盖电视剧及网剧的投资、开发、制作及发行,收入来源于自制剧、买断剧的播映权许可以及定制剧的承制服务,三项业务在2020年上半年的营收占比分别为83%、0.4%和14.6%。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报告,按2019年首轮播映电视剧数目计算,稻草熊在行业中排名第四,市场份额为6%;以剧集收入计,首播剧集的市场份额为1.8%,重播剧集的市场份额为2.1%,排名第六。

稻草熊在招股书将其业务模式定义为平台型业务模式,认为这使其较同行更加具备竞争优势,能有效率地将知名编辑、制作人、导演及演员等行业资源整合至完善的生态系统中,从而实现协同效应。

所谓平台型业务模式,即依托于资金、版权、销售发行等资源,敞开和市场中的内容、制作型公司合作,并同时聘请高能力的品控专家对项目进行评估和判断,以确保在市场中选择到优质项目和优质创作者。

在这一业务模式下,稻草熊的剧集在市场上获得较好的反响。招股书显示,稻草熊是唯一一个与五大电视台和三大网络平台等八个主要发行渠道都有新剧发行合作的剧集制片商及发行商。

在影视行业遭遇寒冬的背景下,稻草熊营收呈现难得的增长趋势。2017-2019年稻草熊营收分别为5.43亿、6.79亿、7.65亿元,2020年上半年则为5.8亿元。但相较于稳定的营收增长,稻草熊的毛利率则呈现大幅波动。

2017-2019年稻草熊的毛利率分别为28%、30.9%和14.1%,而2020年上半年则回升至23.4%。对此,其招股书解释称,这主要由于自制及买断剧集的演员片酬较高、毛利率下降。

有分析认为,稻草熊的毛利率大幅波动,主要受影视行业政策调整、播映权许可费变动、演员片酬等因素的影响,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暴露了影视行业的不确定性。

深度捆绑爱奇艺

在稻草熊的股东名单上,还有网络视频平台爱奇艺,其不仅是稻草熊的第二大股东,也是第一大客户和供应商。2018年起,爱奇艺成为稻草熊的主要股东,目前已指派两名董事加入董事会。

时代财经查询招股书发现,稻草熊与爱奇艺的合作颇为密切。截至2020年上半年,稻草熊正在制作中及待播剧集有5部,其中4部的播映渠道为爱奇艺。

追溯过往,稻草熊在2017年成为首批为爱奇艺提供承制服务的剧集制片商之一;2018年起,爱奇艺已经成为稻草熊的第一大客户,一直到2020年上半年,爱奇艺的营收占比已经从当初的36%升至69.2%,达到4亿元。

与此同时,招股书显示,爱奇艺于2018年成为稻草熊的第三大供应商,到2019年已经跃居首位,采购额也从2018年的1.12亿元增加到1.49亿元。

上述分析师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影视行业近年来出现上下游联合的趋势,这一趋势有望继续加强。近年来,平台和制作方的绑定关系在影视行业愈发常见,如B站和欢喜传媒、腾讯和新丽。

爱奇艺CEO龚宇表示,平台和内容制作方紧密合作后,可以催生创新,影视行业现在更多的是预购、定制、自制等多种方式相结合,整体的财务风险更小,盈利能力更加稳定。

那么,深度捆绑爱奇艺,对稻草熊而言是利是弊?

稻草熊在招股书中表示,影视公司的部分客户或供应商同期也是其主要供应商和客户,这在影视行业实为常态。刘小枫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爱奇艺作为其战略投资人和网络视频平台的巨头,如果双方没有办法实现相互赋能,也不会引起市场关注。

稻草熊在招股书中表示,向爱奇艺提供的剧本开发服务,可以提高其内容产品的人气,并发挥公司知识产权的盈利潜力,公司将参考不低于其他独立客户提供的现行市价向爱奇艺收取剧本开发服务费。

对于内容制作方而言,剧集的发行及播映需要依赖于电视台及头部网络视频平台,议价能力有限,深度绑定之下,若稻草熊无法与爱奇艺维持业务关系,或爱奇艺失去市场领军地位,则其业务、财务状况及经营业绩可能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不过,上述分析师则认为,尽管制作方对平台有依赖性,但当前影视行业优秀作品稀缺,若能产出好的作品,制作方也能获得一定的话语权。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郑爽风波影响多家上市公司:7亿投资打水漂,北京文化、华策影视“躺枪”
一只积木熊顶一瓶茅台,2.6亿“Z世代”掀起百亿级潮玩新经济
刘诗诗“天价嫁妆”兑现 稻草熊娱乐赴港上市首日大涨84%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