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原副院长白景明:注重需求侧管理首先是保就业

谢江珊
2021-01-05 00:48:54
展望2021年,疫情变化和外部环境仍存在诸多不确定性,我国经济恢复基础尚不牢固。世界经济形势仍然复杂严峻,疫情冲击导致的各类衍生风险不容忽视。2021年中国经济走势如何?怎样为“十四五”规划开好局?经济复苏的主要动力是什么?

时代周报记者 谢江珊 发自上海

2020年,面对全球新冠肺炎疫情风波和复杂严峻的内外部发展环境,中国统筹部署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国内疫情在短期内得到较好控制,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不变,经济增长中枢稳定运行。

2021年是“十四五”规划的开局之年,也是“两个百年”目标交汇与转换之年。展望2021年,疫情变化和外部环境仍存在诸多不确定性,我国经济恢复基础尚不牢固。世界经济形势仍然复杂严峻,疫情冲击导致的各类衍生风险不容忽视。2021年中国经济走势如何?怎样为“十四五”规划开好局?经济复苏的主要动力是什么?时代周报记者专访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原副院长白景明。

经济恢复性增长时期,增长3%左右已相当不错

时代周报:2021年是“十四五”规划的开局之年,如何开好局?

白景明:有三点很关键。第一,要科学地认识经济发展的基础和走势。此前中央政治局会议指出,2021年中国经济会出现恢复性增长。我认为会在一个合理的区间:1%―3%,增长率不会太快。毕竟现在还处于全球新冠肺炎疫情蔓延阶段,对经济影响很大。

第二,全球经济仍然处于经济增长的长周期下行阶段。

第三,要保持宏观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中国这些年实行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事实证明是非常正确的。既满足了适度的扩张需求,同时又控制了风险,不致使名义需求扩张过快,出现通货膨胀等问题。对降杠杆或者不使杠杆率过度上升,也起到了重要作用。

时代周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测2021年中国经济增长率将达到8.2%。你预计会达到多少?

白景明:我不认可这么高的经济增速—大于8%的判断,我都是不同意的。在经济恢复性增长时期,能够取得3%左右的成绩已经相当不错。如果要达到8%的增速,需要强有力的信贷和赤字扩张,对中国非常不利。

2020年12月30日,国家统计局修正2019年GDP现价总量为986515亿元。如果2020年中国经济保持1%的正增长,那差不多是100万亿元。假设中国2020年GDP总量为100万亿元,那2021年如果要实现8%的GDP增速,就意味着经济体量将达到108万亿元。

2000―2011年,中国处于经济动能体量扩大之时,房地产、汽车、信息产业都处于爆发式增长阶段,达到过8%―10%之间的高增长水平,但这个时期已经过去了。2012年特别是2014年以后,中国经济增速逐步降到6%—2021年怎么可能出现这么大的翻身?假设2020年出现负增长,-5%或者-3%,基数小了,分母小了,反而有增长空间,但现在基数并没有降下来。

宏观政策“不急转弯”

时代周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政策操作上“不急转弯”。但最近财政部官员密集发声,要求地方政府警惕债务风险。2021年的宏观政策会不会有大的调整?

白景明:“不急转弯”就是说宏观政策力度不出现急转弯,不会出现大的波动,也不会做过度调整,打消市场对政策过快退出、大幅收紧的担忧。财政政策不急转弯,比如赤字率、地方债、专项债等处于一个合理的水平,不会过度波动。货币政策也是如此。

针对地方债务风险,中央政治局会议强调“要抓好各种存量风险化解和增量风险防范”,说的就是延续宏观政策的连续性、稳定性、可持续性。我们一直都在说要打好三大攻坚战,其中之一就是防范化解重大风险。

中央多次强调防范化解重大风险,这是一个长期战略。进行经济调控,在防范风险的同时,还要化解风险。宏观调控是有成本的,成本要合理。中国不会为了一时的增长,把风险放大,造成过多的债务。赤字率、专项债的规模要合理,不能失衡,也不能冒进。

时代周报:地方如何在经济发展和举债之间获取平衡?

白景明:无论是赤字率、地方债管理,还是专项债,最关键的是要有绩效管理的理念。我们对财政赤字要进行绩效管理,赤字率定在多少合适?支出扩张,要分析清楚必要性。就跟家里过日子似的,要了解收支不平衡出现赤字,为什么有赤字?是因为买房还是买车?买什么样的车?车跟车不一样,是否非要买一辆高端的100万元的车?这样负债就多。没必要就买一辆30万元的车。

专项债同样有绩效管理的问题。专项债是项目债,是否有必要立项?立项的时候要科学合理,不是为发债而发债。如何控制好项目库?这都是绩效管理的问题。

时代周报:疫情之下,很多国家推出巨额的财政、货币刺激政策。比如美国政府针对疫情推出的财政刺激已经累计达到3万亿美元。2020年中国首次将赤字率设定在“3.6%以上”,2021年是否会继续扩大赤字率还是回调?

白景明:从“政策操作上不急转弯”的角度来看,中国的赤字率会保持在一个相对合理的水平,既能保证经济稳步增长、保民生,又不至于扩大财政风险。但具体的赤字率数值,我不做判断。

需求侧改革和供给侧改革相辅相成

时代周报:制造业、投资、出口是拉动2020年中国经济复苏的主力,但消费尤其是和服务业相关的消费恢复较慢,落后于生产端。这种情况在2021年是否会有所改善?2021年经济复苏的主要动力是什么?

白景明:2021年中国经济复苏的动力有两大核心:一是消费扩张,2021年中国消费会出现恢复性增长。我们知道,2020年前三季度消费数据不理想,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273324亿元,同比下降7.2%。为什么说消费会是2021年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因为2020年中国疫情控制得相对较好,国内经济活动保持正常有序,经济保持了正增长,这意味着投资会增加。人们收入稳定,尤其是失业率没有大幅度上升,控制在合理区间内。这样,消费就有了扩张的基础。

二是新旧动能转换在逐步进行,高新技术产业发展逐步成熟,规模在放大,经济会保持一定的合理增长。

时代周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紧紧扭住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条主线,注重需求侧管理。要如何进行需求侧管理?

白景明:需求侧管理核心有四,第一,关键是要保持就业和居民收入的稳步增长。2020年就业政策落实得较好。2021年要延续这些政策,保障就业,保证人们收入的正常增长。

第二,要对需求结构进行认真分析,找好政策的着力点,精准发力。一方面,开拓农村市场;另一方面,从消费阶层的角度看,现在人们的需求偏好在变化,如何促使供给和需求的对接,还要继续做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一定要注意,需求侧管理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两者是相辅相成的,要有对称性:需求牵引供给,供给创造需求。

第三,保持物价的合理稳定,对物价进行合理管控,要反垄断。物价是需求增长的一个重要因素,一定要防止物价过度波动。

第四,消费者权益保护同样非常重要。不仅要营造良好的营商环境,为市场主体创造良好的环境,还要创造良好的消费环境,特别是区域性消费者权益保护。

时代周报:一方面需要消费拉动需求,另一方面占中国绝大多数人口的中低等收入群体存在消费能力不足、消费意愿低的问题,应该如何解决这一矛盾?

白景明:这里的核心是物价问题,物价稳定很重要。中国存在一个现象,当商品价格下降时,销售量的增长率非常高,中间差距很大。这跟西方国家不一样,西方国家某个商品价格下降时,销量的增长率和价格之间的差距不大,需求有限。

中国是需求潜力很大的国家,14亿人口,人均GDP是1万美元,远低于西方国家。人均GDP低,人均消费必然低。保持物价稳定之后,才能随着供给量的上升,带来人均消费量的上升。中低收入群体的生活水平才能真正提高。

此外,稳定房价也很重要。现在人们最大的生活压力就是在房价上。中央强调,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房住不炒”是非常正确的经济发展战略,这一宏观政策的基调是非常正确的。房价过高,人们的收入大部分都放在房子上,而用于其他消费的支出必然很少。

时代周报:疫情依然在很多国家蔓延,如何判断2021年中国的出口态势?

白景明:2020年,中国由于统筹好了疫情防控和经济增长之间的关系,人们的收入稳定稳步增长,这在2021年还会延续。目前全球疫情依旧在蔓延,中国出口的增长态势还会延续。2021年全年出口都会比较稳定,不会有大的波动。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