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广州期货交易所筹备衔枚疾进

梁声
2020-12-28 19:15:11

时代周报记者  梁声

2020年已至尾声,备受关注的广州期货交易所(下称广期所)挂牌筹备工作仍在积极推进。 

12月28日,多名接近监管的知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广期所挂牌开业的时间和地点均未最终确定。但是,预计延迟的时间不会太久。 

就在数日前的第16届中国(深圳)国际期货大会上,中国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表示,按照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部署,将加快推进期货市场各项工作,同时他透露,新设期货交易所工作进入尾声。 

迄今为止,有关广期所挂牌时间的唯一官方表态是,11月底广州市有关负责人曾公开表示,目前广州期货交易所已获国务院批准筹建,计划年内挂牌运营。 

多名监管人士认为,广期所属国家级交易所,筹建涉及众多部委、地方政府,且交易品种定为创新型期货产品,事务繁重且可借鉴的经验不多。从10月初筹建组成立至今不足三个月,广期所一直加速推进挂牌等相关工作。 

从目前可供参考的信息看,基本可以确认广期所筹建和完善将跨入下一个五年规划。 

12月21日,《中共广州市委关于制定广州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中,详细阐述了广州今后5年乃至15年的经济社会发展,其中提到“加快建设广州期货交易所”。

当晚,谈及广期所未来上市的交易品种,有机构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绿色农产品指数期货或是酝酿方向。

广期所班子已现雏形 

广期所建设提速始于2019年。当年2月18日,中央印发的《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明确提出,支持广州建设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研究设立以碳排放为首个品种的创新型期货交易所。 

今年5月发布的《关于金融支持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意见》进一步提出,要研究建设广期所,以及开展碳排放、外汇试点。 

国庆长假后的第一个工作日,10月9日,证监会发布消息称,广期所筹备组正式成立,标志着广期所的创建工作进入实质阶段。 

值得关注的是,关于筹备组成员的重要信息却处于未正式公开的状态。 

据媒体披露,广州期货交易所筹备组组长为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下称中金所)党委书记、董事长胡政。除胡政外,广州期货交易所筹备组成员还包括大连商品交易所副总经理朱丽红、证监会广东监管局副局长曹子海等。 

超过三处互不交叉的独立信源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胡政是广期所首届领导班子负责人候选人,很可能担任董事长。

“他已经是筹备组组长,担任董事长,也符合惯例。”12月下旬,一名参与广期所筹备的人士说。此外,朱丽红和曹子海也是为新机构班子成员。 

胡政是具有24年期货从业经验的期货老人,2006年作为首批管理层参与中金所筹建,完整经历国内金融期货品种从0到1的全过程,为国内金融期货人才的储备与股指期货平稳上市立下汗马功劳。 

朱丽红的期货从业经验也同样丰富。作为经济学博士,她曾任大连商品交易所规划研究部总监,从事期货品种创新战略、品种研发及相关政策研究多年,主持和参与豆粕、塑料、棕榈油、玉米等期货合约的设计工作。 

2011年,朱丽红通过竞争上岗成为大连商品交易所副总经理至今。 

2020年12月22日于广州举行的“第15届国际油脂油料大会”上,大商所副总经理王玉飞代表大商所致开幕辞,据可查的资料显示,自2014年以来,国际油脂油料大会一直是由朱丽红作为官方致辞代表和主持人。 

当天,在国际油脂油料大会会场,一家广州期货公司负责人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国内四家期货交易所当中,大商所的产品和机制创新意愿和能力最强,成效明显。朱丽红调任广期所,可以满足广期所期货产品和交易创新的迫切要求。 

首发产品难产或是延迟原因之一 

从成立筹备组以来,市场一直关注广期所首发产品,至今依然无定论。此前呼声最高的是碳排放权期货。 

据5月发布的《关于金融支持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意见》,广期所与绿色金融高度相关,大湾区将开展碳排放交易外汇试点,允许通过粤港澳大湾区内的境外投资者以外汇或人民币参与粤港澳大湾区内地碳排放权交易。 

中大期货首席研究员景川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经济发展到目前阶段,需要总量可控,资源配置更合理的解决方法,而交易所的市场化手段呼声比较高,也更合理。如交易所能够推出一些绿色金融的交易品种,通过市场化方式解决会更好一些,推出时间越快越好。 

然而,今年5月,生态环境部回复广州市相关部门表示,由于目前碳排放现货市场尚未启动运行,现阶段推出碳排放期货条件不成熟,建议广州期货交易所设立方案中删除碳排放期货相关表述。 

这一表述令广期所首发产品陷入不确定的状态。 

在12月19日第16届中国(深圳)国际期货大会上,方星海致辞时表示,加快推进天然气、成品油、花生、30年国债期货期权等品种上市工作,研究推出碳排放权期货,助力2030年实现碳达峰和2060年实现碳中和。 

显然,对于碳排放权期货,监管部门目前依然处于“研究”状态。 

12月28日,中信期货相关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碳排放权期货属于创新品种,交易方式和定价相对特殊和复杂,而且还可能牵涉对外资开放,涉及外汇交易,更主要是国内现货市场尚未完全统一和成熟,目前处于研究设计阶段。 

另一方面,期货市场扩容是趋势。监管最新数据显示,截至11月底,我国期货市场资金量突破8559.5亿元,同比增长55.2%;1-11月累计成交量、成交额分别达到53.8亿手和382.5万亿元,同比增长50.4%和45.5%。 

方星海透露,今年以来,低硫燃料油期货、上海国际铜期货、棕榈油期货均先后向境外投资者开放,对外开放期货品种将达到7个。首家外资全资控股期货公司已经成立,今后会有更多的外资控股期货机构参与中国期货市场。 

可以预见,期货市场的活跃和扩容,也在客观上对增加期货新产品的需求,尤其对外资开放的期货产品。 

12月28日,英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兼研究所所长李大霄对时代周记者表示,广期所新设的期货产品,预计会选择体量大、市场比较成熟,但又是创新的品类,且在境内外市场都接受程度较高的产品比较好。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