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量科技败退内容及社交领域,国内营收大跌近四成

陈鑫鑫
2020-12-23 13:25:32
2020年中报显示,今年上半年,汇量科技国内业务出现大幅倒退,营收下跌幅度接近40%。

文/陈鑫鑫

过去十年是移动互联网发展的黄金十年,移动广告商如雨后春笋般诞生,然而随着移动互联网红利逐渐消失,原本竞争激烈的广告行业竞争更为白热化,各类广告商纷纷谋求转型以探寻新出路。

移动广告服务商汇量科技(01860.HK)以国际化作为自身突破的方向,并取得了一定成绩,海外业务收入持续增长。但2020年中报显示,今年上半年,汇量科技国内业务出现大幅倒退,营收下跌幅度接近40%。

无独有偶,在游戏、电商领域,汇量科技的移动广告业务收入大涨,而此前占优的内容及社交、生活服务领域的移动广告收入却显著下滑。虽然自称“线上的分众传媒”,但汇量科技移动广告收入的优势领域异动频繁,其移动广告收入未能维持在某个地区、领域的绝对优势。

12月10日,《创业圈》就上述情况向汇量科技发函询问,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应。

创始人段威曾遭公开谴责

从学生时代开始,汇量科技创始人段威便开始思考互联网创业之路,“我从大学开始就已经确定了自己要走上创业这条路,不管是直接的还是间接的。”段威说,“所以我从大学开始就折腾了很多事情,大二暑假就做了一个类似于人人网的项目,最多时候也获得了超过几十万的用户。”

2008年从浙江大学毕业之后,段威选择到华为工作,任高级产品经理。不久之后,他发现整个通信行业已发展到了一个相对饱和期,且该行业的创业门槛较高。

后因看好移动互联网的发展,2010年,段威跳槽到广州的UC,任副总监,那是UC浏览器发展最迅速的时期。段威在UC的三年时间里,UC进攻海外,季度活跃用户激增近亿,并在印度、越南和印尼等国占据25%以上的市场份额。也是在这段期间,段威发现中国企业往海外走是大势所趋,于是决定下一轮创业也紧跟这个方向。

2013年,段威创立汇量科技,当年在香港设立第一个业务主体。2015年,汇量科技开始设立第一个海外办公室;2016年收购美国老牌的互联网广告公司NativeX和欧洲知名手游数据分析公司GameAnalytics;2017年进一步完善海外布局;2018年陆续完善团队的本地化建设。

“从2013年创业至今,我们做的最正确的决定,就是投身于国际化市场。”段威曾表示。

资本运作方面,2015年汇量科技母公司汇量股份挂牌新三板,2016年合计增发股份融资5.33亿元;

2018年分拆子公司汇量科技赴港上市,成为首个新三板挂牌公司分拆子公司香港上市的案例。

或许是因为分拆港股上市后忽略了新三板,汇量股份并未在新三板上披露2018年年报,公司及段威因此遭到公开谴责的纪律处分,并记入诚信档案,公司于2020年6月遭强制摘牌。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汇量股份在新三板挂牌后不久,不到30岁的段威被誉为“新三板的亿万富豪”。彼时,有媒体计算,截至2016年7月25日,汇量股份市值达到60.68亿元,直接和间接持有汇量股份44.37%股份的段威,身价高达26.92亿元。

《创业圈》注意到,汇量股份在新三板的交易一度比较活跃,未披露年报导致被强制摘牌,对新三板投资者来说是一种不负责的行为,作为董事长的段威也难逃其责。

增收不增利,国内业务收缩

虽然汇量科技打出进攻海外的旗号,但国内市场一直是其收入的主要来源,然而这种情况在今年上半年已被扭转。

2018—2020年上半年,汇量科技来自国内的收入分别为2.8亿美元、2.91亿美元、0.8亿美元,分别同比增长98.1%、4%、-39.4%,占移动广告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63.8%、58.2%、30.1%。

可以观察到,国内市场经历了高速增长——停滞——倒退的阶段,从原来大本营变成主要地区之一,而除国内之外的其他地区,如欧美、非洲及中东等地区则实现较快增长。对于国内市场收入大幅下滑的原因,汇量科技解释称,主要由于2020年一季度受国内经济不确定性影响,部分广告主对广告预算投放计划进行调整;同时,公司加强客户管理及风险控制。

随着国内互联网流量红利逐渐消失,原本就竞争激烈的广告行业竞争更为白热化。众所周知,广告行业的进入壁垒低,一个办公室几台电脑便能开始运行。数据显示,我国广告经营单位数量也从 2013 年的 44.5 万户逐年增长至 2018年的 137.6 万户,年均增长率达25.30%,呈现快速增长的趋势。

从最初的人人网到微博、微信,再到如今的短视频,营销信息的传播方式频繁变换且越来越多元化,以及媒介内容及载体的形式日益复杂,对广告企业的适应以及变革能力要求越来越高,一旦未跟上潮流,便可能遭到淘汰,这也导致广告行业的频繁洗牌,市场竞争加剧。另一方面,在传播渠道多元的情况下,营销信息实现高效传播的难度越来越大。

此外,我国优势媒体愈发集中于几家媒体资源运营商,如腾讯系、头条系等平台,造成优势媒体议价能力显著提升,推动互联网广告资源价格上涨,也进一步压缩国内广告从业者的生存空间。

这从汇量科技过去几年增收不增利也可窥见。2017—2019年,汇量科技的营业收入从3.13亿美元增长至5亿美元,而净利润却从约2700万美元减少至2206.9万美元;毛利率也有所下降,从2017年的26.48%下降至2019年的23.74%。

营收重心频繁转换

2020年上半年,因疫情影响,宅文化兴起,游戏、电商等线上需求大增。汇量科技把握游戏、电商需求爆发带来的增长红利,上半年游戏领域的广告收入同比增长91.1%,电商领域的广告收入同比增长41.2%,为仅有的两个实现正增长的领域。

然而,曾经占优的收入来源——内容及社交领域的广告收入却继续大幅下滑,上半年同比减少63.3%。内容及社交领域的广告收入下滑起源于2019年,2018年该业务收入同比增长197.6%,达16.76亿元,占移动广告总收入的38.6%,跃升为第一大业务,发展势头迅猛。然而到了2019年,该业务收入即出现显著滑坡,同比减少41.5%,2020年进一步下滑。

对于内容及社交领域的下滑,汇量科技称这为战略调整的结果,“2019年起,超休闲游戏风靡全球,以短视频应用为代表的内容与社交应用在市场上的推广力度较2018年有所下降。我们将流量等资源战略性地向游戏品类倾斜,游戏品类亦因此取代内容及社交应用开发者,成为了我们移动广告业务最大的客户类别”。

《创业圈》注意到,汇量科技移动广告的营收重心频繁转换,从国内到国外市场,从内容及社交领域到游戏、电商领域,业务之间并非齐头并进的关系,而是此消彼长,汇量科技的业务可续性令投资者生疑。

12月22日,汇量科技股价盘中大跌近6%。

汇量科技难以维持在某个地区、领域的优势,当前收入大幅增长的国外市场历史上曾出现过倒退,2017年美洲市场收入同比减少34.6%,游戏领域的收入在2017年也出现增长停滞。值得担心的是,若业务无法建立护城河,形成可持续的收入来源,汇量科技未来很可能将遭遇危机。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