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银行股价跌跌不休套牢股民,高管人均最低增持11万被疑没诚意

孙一鸣
2020-12-23 13:23:20
上市一年多来,苏州银行股价跌跌不休,屡创新低,今年以来股价大跌23.05%,跻身A股上市城商行跌幅榜前三甲,投资者深套其中,苦不堪言。

文/孙一鸣


今年二季度以来,随着国内经济逐步复苏,A股的多只银行股股价创下历史新高,个别银行股甚至走出翻倍行情。然而,自去年8月上市以来,苏州银行(002966.SZ)股价跌跌不休,屡创新低,今年以来股价大跌23.05%,跻身A股上市城商行跌幅榜前三甲,投资者深套其中,苦不堪言。

11月11日,苏州银行公告披露,由于股价持续跌破每股净资产,触发稳定股价的条件,该行现任董事及高级管理人员等11人拟于6个月内增持该行股票不低于129.93万元。这意味着,若只增持129.93万元,上述苏州银行高管平均每人增持自家股票的金额为11.8万元。

《创业圈》注意到,苏州银行董、监、高2019年从公司获得的薪酬总额为2436.23万元,董事、副行长张小玉年薪最高,达310.96万元;副行长王强当年年薪为239.70万元,董事会秘书李伟当年年薪为235.24万元,均远高于拟增持金额。

2019年以来,该行的司法风险逐年大增。今年前11个月,开庭公告数量已达423个,是2018年的8.13倍,案由以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为主。

今年7月,联合资信评估有限公司出具的《苏州银行2020年跟踪评级报告》(以下简称“《评级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年末,该行共有3笔信托计划和1笔资产管理计划投资出现违约,违约金额合计约7.58亿元。《评级报告》还称,该行负债端易受资金市场波动影响、部分非标投资违约等因素对其经营发展及信用水平可能带来不利影响。

11月27日,《创业圈》就上述情况向苏州银行发函询问。对方回应称,截至2020年9月末,该行非标产品业务的开展,均符合监管的相关规定和要求,减值准备计提充分、合理,不存在重大经营风险。

王兰凤担任董事长近十年,董、监、高年薪近2500万

苏州银行是2004年在原苏州市区农村信用合作社联合社清产核资的基础上成立,是全国第一家也是唯一的由农商行改制而成的城商行。

该行根植于长三角核心经济圈,专注于“服务中小、服务市民、服务区域经济社会发展”的市场定位,现已形成公司银行、零售银行、金融市场和数字银行总部四大专业化经营事业总部,是全国第一家全面实施事业部变革的商业银行。

《创业圈》注意到,该行57岁的董事长王兰凤自2011 年 7 月起一直担任现职,迄今近十年之久。在王兰凤的领导下,苏州银行实现了A股上市。王兰凤属于苏州市市管企业负责人,2018年度其最终薪酬为120.50万元。

不过,自2019年8月登陆中小板后,苏州银行的股价一路下跌。今年11月3日,该行股价一度跌至7.41元/股,创下上市以来的新低,较每股净资产8.14元折价0.73元,较股价最高点14.87元已腰斩。

自今年1月至12月15日,杭州银行、宁波银行、成都银行三家城商行的股价涨幅分别为65.38%、26.58%、22.31%。此外,还有多家股份行股价创下历史新高,而同期苏州银行的股价大跌23.05%,在A股上市银行股中跌幅巨大。

11月11日,股价跌跌不休的苏州银行公告称,自2020年9月24日起至10月29日,该行A股股票已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8.14元,达到触发稳定股价措施的启动条件。

公告还显示,包括苏州银行现任董事长、执行董事、正副行长、行长助理、风险总监、董事会秘书及财务总监等在内的11人,拟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增持该行股票,增持货币资金不少于该行董事、高级管理人员上一年度自本行领取薪酬总额(税后)的15%,即增持股份金额不低于129.93万元。

不过,与该行近260亿元的市值相比,若只按129.93万元的金额增持,似乎显得诚意不足,每名高管平均增持金额约11.81万元,而且其大股东也没有出手稳定股价之意。

2019年年报显示,苏州银行的董、监、高2019年的薪酬总额为2436.23万元,董事、副行长张小玉年薪最高,达310.96万元;副行长王强和董事会秘书李伟的年薪均超过230万元,远高于拟增持金额。此外,该行风险总监兼风险管理部总经理后斌2019年年薪也达210万元。

《创业圈》发现,2019年年报显示为首席信息官兼数字银行总部总裁的李微羽,没有出现在此次高管增持名单中,其2019年年薪为192.62万元。此次高管增持名单显示,该行首席信息官为副行长张小玉。

对此,苏州银行回复《创业圈》称,李微羽仍在该行任职,但已不再担任该行首席信息官,不属于现任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因此,不属于本次稳定股价方案的增持主体。

对比同行,2019年9月,无锡银行(600908.SH)的稳定股价公告显示,无锡银行董事和高管增持该行股份的资金额不低于本人上一年度从该行领取收入的三分之一,远超苏州银行披露的15%的比例。

邮储银行(601658.SH)今年4月披露稳定股价方案的公告,该行控股股东邮政集团于同日起6个月内择机增持该行股份,增持金额不少于5000万元,目前其已完成增持计划。

11月4日,南京银行(601009.SH)公告称,该行董事、行长林静然于当日增持13.8万股南京银行股份,合计耗资约106万元。该行仅行长一人的增持金额就已接近苏州银行的增持总额。

频遭监管处罚,非标投资出现违约

良好的内控治理是银行经营的基石。苏州银行尽管近年业绩亮丽,但难掩其屡遭监管部门处罚的窘境。

公开信息显示,2017年2月—2020年9月,苏州银行因违法违规行为遭银保监会、外汇管理局和央行公开处罚的次数合计21次,案由包括因违反审慎经营规则、因不良资产非洁净出表、贷款业务经营不审慎、授信条件落实不到位、因提供与实际情况不符的统计报表等。

需注意的是,2019年以来,苏州银行的司法纠纷数量逐年大增。天眼查显示,2016年1月—2020年11月,苏州银行的开庭公告数量分别为41个、38个、52个、288个和423个,其中,2019年和2020年的数量分别是2018年的5.54倍和8.13倍,而且案由以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为主,身份多为原告。

据该行公告,截至今年9月30日,该行作为原告的尚未了结的本金金额在1000万元以上的重大诉讼、仲裁案件共64笔,涉及的本金金额共计16.84亿元。

近年来,信托监管政策持续收紧,苏州银行持有的存量资产管理计划面临一定的信用风险管理压力。

今年7月21日,联合资信评估有限公司出具的《评级报告》披露,截至2019年年末,苏州银行共有3笔信托计划和1笔资产管理计划投资出现违约,违约金额合计约7.58亿元。

违约的信托计划底层资产均为信托贷款,包括南京雨润食品股份有限公司3亿元信托贷款、无锡博胜资产管理有限公司1.31亿元信托贷款以及乐创文娱(北京)传媒有限公司的信托贷款(账面余额为1.88亿元)。

此外,违约的资管计划底层为德威新材股票质押,账面余额为1.39亿元,该笔投资五级分类为次级类,2019年年末暂未计提减值准备。据悉,德威新材及控股股东、公司高管和交易对手方等已六次收到监管函、两度被通报批评。今年7月8日,德威新材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而且该公司已出现债务逾期。

《评级报告》还表示,苏州银行负债端易受资金市场波动影响、部分非标投资违约等因素对其经营发展及信用水平可能带来不利影响。此外,该行持有的资产管理计划及信托计划规模较大,对流动性形成的潜在影响需持续关注。

对此,苏州银行回复《创业圈》称,截至2020年9月末,该行非标产品业务的开展,均符合监管的相关规定和要求,减值准备计提充分、合理,不存在重大经营风险。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