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的新梦想:做手机制造大国

2020-12-22 14:44:33

时代周报特约评论员 陶短房

“印度制造”的iPhone12或不会如期上市。

12月19日,苹果公司对其代工企业纬创(Wistron)发出“最后通牒”,称在印度工厂问题得到解决之前,不会再向纬创下新订单。初步审计结果显示,纬创违反了苹果的“供应商行为准则”,没有实施适当的工时管理流程,导致延迟了部分员工10月和11月的工资发放。

但就在4天前,印度联邦通讯部长普拉萨德(Ravi Shankar Prasad)才刚刚发出豪言壮语,誓言让印度成为全球电子数码产品的制造王国。

普拉萨德称,印度的目标是在未来5年内生产10亿部手机(其中大部分为数码手机)、5000万部电视机、5000万部IT设备(包括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等),“这就是我们对未来5年印度电子数码产品制造业的愿景”。他还表示,当前印度4G运行良好,5G试验即将全面铺开,希望在未来5年将印度数码经济的规模扩大至1万亿美元。

此番豪言壮语是建立在2020年印度手机出口创纪录的好数据基础上的。

根据研究公司TechArc的数据,自2020年1月至2020年9月,印度总共创纪录出口1280万部手机,其中1090万部是智能手机。TechArc创始人兼首席分析师卡沃萨(Faisal Kawoosa)表示,印度2020年手机出口至全球24个国家和地区,其中排名前五位的为阿联酋、美国、俄罗斯、南非和意大利。

受到鼓舞的远不止普拉萨德一人。

同一天,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对印度电信行业领导人喊出“共同努力、确保及时推出5G技术,使印度成为电信设备、设计、开发、制造业全球枢纽”的响亮口号。

行业协会也是如此。印度手机和电子协会(ICEA)称,至2025年,印度有望将其笔记本电脑和平板电脑生产能力扩大至1000亿美元,创造50万个新的就业机会,累计创汇750亿美元,吸引外资10亿美元以上。

如今,印度把“2025年电子数码产业全球制造业王国和产业链枢纽”的口号喊得响亮,是会创造令人刮目相看的“印度奇迹”,还是潮水退后留下的希望?

许多观察家指出,印度不同权威机构在给出大体相同的时间节点,但却拿出大相径庭的预测数据。

ICEA的《2019年度国家电子政策》(NPE)曾给出一组数据:2025年电子数码产品制造业营业额将达4000亿美元,其中1900亿美元为手机产业所创造。但几个月后,同样出自ICEA的另一个团队给出不同的预测报告:2025年笔记本电脑和平板电脑累计产能达1000亿美元。前一个口径的的产能,仅是普拉萨德口径的1/10;而后一个口径的产能,甚至只有前者的一半。

安永和ICEA联合出具的前景展望更是指出,2025年印度在笔记本和平板电脑领域占据全球市场份额的26%。而2020年,印度在这个领域所占的全球市场份额,只是区区1%。

印度之所以信心满满,除了是相信跨国企业会在部分国家干预下,将其代工企业产能从中国转移到印度,印度将以“更好的国际环境”、“更低的成本”巩固自己在这一领域的地位。此外,还对自身出台的政策扶植充满信心。

莫迪政府近期宣布的生产关联激励(PLI)计划已获得全球16家电子数码企业(其中包括10个手机制造商)的支持,被认为是进一步加强印度在全球移动通信产品市场中的地位,迅速成长为移动通信设备的全球生产中心。前述安永/ICEA联合展望坦言,实现报告中所提及产能扩张愿景的先决条件,是印度政府强有力的市场干预措施。

然而,这真的靠得住么?

观察家指出,印度联邦和各州投资、招商政策朝令夕改,社会间存在严重的民粹主义、反全球化和反市场开放情绪,莫迪所属的印度人民党是经典的民粹主义政党,他还要不时打民粹牌吸引选票。这无疑将令原本就不稳定的外企、外资营商环境,变得更加不稳定。

早在2017年,苹果高调推动多家代工企业向印度转移产能,包括前述的纬创资通。该企业在短短两三年布局三家工厂,为苹果、联想、微软等多个品牌生产电子数码产品。但当地工会、工人和代工乃至国际品牌间的矛盾很快就凸显。12月11日,员工收到久违的工资后却发现“缩水”,最终导致打砸工厂事件发生,令兴致勃勃的苹果、自信满满的纬创资通,以及踌躇满志的政府三方,不约而同陷入尴尬和进退两难境地。

问题不仅出在国际品牌和代工企业。

缺乏国际国内市场普遍认同的自主品牌,甚至强大的代工企业也是“舶来品”,这是印度电子数码制造业的致命硬伤。2014年合计占据印度国内市场43%份额的本土四大品牌Lava、Intex、Karbonn和Micromax,如今已守不住10%的“红线”。

出口市场更是如此。TechArc口径显示,2020年1-9月印度出口手机品牌前五位中仅Lava一个印度品牌(出口量第三),其余四个(三星、小米、Vivo、溢价)都是海外品牌。

如果将品牌营销视作电子数码制造业的“肥肉”,则代工则只能算作“骨头”。印度实际掌握的既不是品牌,也不是代工,只是代工企业控制下的生产线,那充其量可归入“骨头汤”之列。即使产能真的成为世界第一,“产业枢纽”又从何说起?

当前疫情肆虐,印度二季度手机出货量从一季度的740万部锐减至120万部。尽管三季度恢复至420万部,但随着二轮疫情愈演愈烈,形势仍然不明朗。

然而,苹果印度工厂打砸事件已表明,当劳资双方利益底线相差太远时,莫迪政府既要民粹选票、又要外商投资,恐难做到这种“两全”。

更具讽刺意义的是,许多行家指出,印度低端智能手机的热销,实际上是其通信市场基础设施建设滞后的无奈市场反应——因为固话和有线网络终端供不应求,许多农村家庭不得不用移动电话和流量上网“穷凑合”。

或许通过努力,印度在电子数码制造业方面的努力成果会比其他产业多一些,但也仅此而已。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