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代江湖变局:扩容分类加剧马太效应

2020-12-21 20:32:28

时代周报记者:盛潇岚

2020年最后一个月,《证券公司保荐业务规则》(以下简称《保荐业务规则》)正式发布,最为吸睛之处在于,不再将准入型考试作为唯一门槛,而是以专业能力定资格,将保代是否符合相关执业条件的判断权和决定权交给保荐机构。

12月11日,中证协根据《保荐业务规则》建立保荐代表人名单分类机制,公布了“保荐代表人分类名单A(综合执业信息)”、“保荐代表人分类名单B(机构验证类)”、“保荐代表人分类名单C(处罚处分类)”。这也成为外界得以了解各家券商保代人员综合实力以及每一位保代人员能力的公开指标。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数据显示,截至12月21日,A类保代有6046人,C类保代有101人,尚无B类保代。

业内人士认为,新规建立了统一、规范的保荐业务标准,强调了保荐代表人的执业能力和质量,对于促进形成权责清晰、运转协调、相互制约、各负其责的“看门人”机制有着重要意义。

另一方面,随着资格进一步放宽,保代批量化时代即将来临,光环淡去的同时,竞争也将愈发激烈,这将对投行专业、业务资源获取等提出更高的能力要求。

新规压实责任 B类保代未出

今年6月,证监会按新《证券法》要求修订发布《证券发行上市保荐业务管理办法》,取消保代考试与协办的前置条件,保代注册人数开始大幅增长。

中证协12月4日发布的《保荐业务规则》则进一步明确,将保荐代表人准入资格考试改为非准入型的水平评价测试,将事前执业资格准入管理改为事后执业登记自律管理。

12月18日,北京一家中型券商投行人士周元(化名)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己前几天刚注册成为一名保代。

“提交申请后两三周就注册成功”,他透露保代资格确实比以前好拿得多。并称,今年新增的保代应该大部分属于“存量”,就是过去几年通过了保代考试,但由于没有签协办项目而没有完成注册的。

根据以前的要求,注册保代需要满足两大实质性条件:一是通过胜任能力考试;二是担任过保荐项目协办人。而关于“项目协办人”的要求,事实上,实际操作往往并不规范。

周元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以前,签字的项目协办人不一定是真正负责做这个项目的投行,有的只是论资排辈轮到他签字。这种现象在大型券商里也不罕见,签字的项目协办人甚至可能对项目一无所知。”

“放宽保代资格,交由保荐机构判断决定,监管的逻辑是对的,既然是你负责保荐,谁能代表你应该由你说了算,但明确一点,责任也要你来担”,日前,一位资深投行人士对记者说,新规亦避免了上述提到的签字保代与真实项目协办人不一致的情况。

此外,新规不再强制要求通过保代专业能力水平评价测试,具备一定业务经历和监管经历,或保荐机构认为其具备专业能力的人员可以豁免测试成为保荐代表人。

“这将提升了券商对保代的管理自主权,同时强化了券商的管理责任”,该资深投行人士称。

据中证协日前发布的分类名单,豁免测试的保代将被归入B类。不过,截至12月21日,A类保代、C类保代都有人员在列,但B类保代仍是空白。

时代周报记者发现,B类名单的公示内容最为丰富,将公示未达标的专业能力水平测试成绩分数段,以及专业能力水平验证材料。

周元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业内都比较期待第一位B类保代的诞生。这个人的业务能力一定很强,但强到什么程度,大家可以从中窥见一个标准。”

大部分投行新人依然会选择最主流的A类路径来获取保代资格。

12月21日,上海一位入行不到两年的投行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虽然可以不考试成为保代,但大部分人还是会去考试。一方面免考的标准还是比较高的,达标不容易;另一方面,对B类都会比较审慎,公示没通过的分数有点难看,保荐机构一般也不会选择推荐,除非是有十年八年监管经验或业务经验,行业内也比较认可的。”

人数大增,但过半无保荐经历

证券保荐制度实行已有16年,最早一批保代有609名。据东方财富Choice结合中国证券业协会数据统计,2020年初,共有3806人拥有保代资格,至6月12日证监会修订《保荐管理办法》时有4069人,而如今,数量已超过6000人,其中1600多人为最近三个月注册。

曾经,保代是不折不扣的“金领”。最高峰时,保代津贴单月就超过10万元。成为一名保代,仅津贴就能达到年薪百万,甚至在跳槽去另一家投行时,还会得到数十万元“转会费”。

“黄金时代”,一去不复返。随着保代数量大幅攀升,稀缺性不断下降,保代津贴近年来也“一减再减”。

日前,上海一名从业超过10年的资深投行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现在保代津贴基本上也就1万元左右,很多机构多年前就已经不给了。预计新规之后,会有越来越多的保荐机构降低、取消保代津贴。”

上述投行人士还表示,“这也在预期之中,早在七八年前我就预感到这样的趋势。保代考试难度降低,通过率上升,就已预示着未来只是一个高级别的投行人员从业资格认证,而这也是与国外成熟市场接轨的。”

资深投行人士王骥跃也认为,保代已相当于一种“从业资格”,象征可以代表保荐机构执业。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目前,在6000多人的分类名单中有3120人仍无保荐项目,占比超过50%,其中大部分为今年刚注册成功的保代。多位受访的投行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新保代的执业能力仍需加强。

北京的一位拥有10余年从业经验的投行质控部门负责人此前曾透露,“整体来说,现在的新保代在执业素质方面确实和老保代有一定差距,譬如老保代交上来的材料和底稿通常整整齐齐,但部分新保代就要粗糙得多。”

产生差距的原因是多方面的,该人士指出,首先是现在项目多,以前项目少时,保代可以精益求精;其次,现在客户的配合度也没有以前高;还有就是保代数量大增,以前更多时候是保代挑项目,现在乃至以后,可能更多时候是项目挑保代。而这也是目前不少保代焦虑的地方,不仅看专业知识,而且要拼业务资源。

在这种背景下,无论是券商保荐机构还是保代自身,马太效应都有望进一步加剧。国开证券分析师程凌就指出,头部券商的市场集中度较高,9家券商保代人数超过200人,这些券商的IPO项目储备也居行业前列。新规对保代市场经验和业务经历予以倾斜,项目储备丰富的券商在吸引人才方面更具优势。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