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里拉大跌史:从人均GDP破1万美元到生活断崖式下跌

2020-12-21 16:55:34

时代周报记者:马妮

土耳其里拉又跌了。

今年以来,土耳其里拉贬值超过20%,但这一点都不稀奇。毕竟里拉已经连续八年下跌,且多数年度跌幅在10%以上。

分析认为,今年的里拉大跌的原因,表面上看是因为央行外汇储备告急,但土耳其常年的政治动荡与货币政策失误才是主因。

土耳其经济的过度赤字以及总统埃尔多安非正统的利率政策,更是将里拉一步步推向深渊。

2012年1月2日,里拉兑美元汇率为1.8944;但2020年12月20日,里拉兑美元汇率已经跌至7.6239,8年间跌幅超过300%。

“我们越来越穷了”

对于普通土耳其民众来说,里拉贬值最大的感受就是物价飞速飙涨,尤其是进口产品。

一名伊斯坦布尔的市民表示:“现在什么都很贵,昨天买的东西今天可能价格就变了,像我们这样只有固定收入的工薪阶层生活变得更加艰难。”

安卡拉一家餐厅老板托伊加尔则说:“制作土耳其披萨需要采购大量芝士,但是今年一月到现在,芝士的价格已经上涨了30%,不仅仅是芝士,其他产品的物价也在上涨。”


用土耳其人常说的一句话来总结就是:“我们越来越穷了。”当地经济学家估计,土耳其今年实际失业率达25%。

土耳其经济学家亚尔钦·卡拉泰佩表示,今年以来里拉贬值的重要原因是土耳其已经缺少足够的外汇储备来稳定汇率。今年年初,土耳其外汇储备有约800亿美元,而如今已经消耗了将近一半。截至当地时间8月21日,土耳其公布外汇储备额为453.8亿美元,是近15年来的最低水平。

基于此,国际评级机构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认为土耳其外汇储备持续下降导致国际收支存在风险、经济面临结构性挑战,此外还存在金融泡沫等问题,因此下调了土耳其的主权信用评级,由B1下调至B2级,为近20年来最低。

今年9月,土耳其央行宣布将基准利率从8.25%上调至10.25%,这是土耳其央行两年来首次宣布上调基准利率。这一举措一度唤起了市场对里拉回暖的信心。

然而,10月份,土耳其央行宣布维持利率不变。原因是,埃尔多安希望通过较低利率刺激经济增长和创造就业机会。据路透社报道,在进一步调高利率有助于提振土耳其里拉、抑制通货膨胀之际,央行行长穆拉特·乌伊萨尔可能遭到了埃尔多安的施压。

这种非传统经济学的举措让土耳其市场深受伤害,里拉再度下跌。

11月7日,埃尔多安撤销乌伊萨尔的职务,任命总统府战略和预算部门负责人纳吉·阿巴尔接替。一天后,土耳其国库与财政部长阿尔巴依拉克宣布辞职。阿尔巴伊拉克是埃尔多安的女婿,多年来被认为是埃尔多安培养的接班人。埃尔多安还表示,土耳其正向利率、汇率和通货膨胀问题“开战”。

德国商业银行的分析师莱克特曼说,他不相信埃尔多安政府会回到正统的货币观念上来,并预计里拉兑美元汇率到2021年底将贬值到8.75。

事实上,今年里拉的暴跌,不过是多年来里拉“教科书式崩盘”路上的一站。在里拉的崩盘路上,土耳其央行独立性的丧失和埃尔多安的一意孤行才是罪魁祸首。

教科书式崩盘

十年前的2010年,正值2008年全球大放水后的黄金时期,投资者们带着现金涌进安纳托利亚高原,为土耳其缔造了GDP年增长率两位数的好时光,土耳其经济在世界各地被誉为成功的典范。当时,里拉汇率稳定,土耳其人均GDP跨过10000美元的门槛,达到了1.07万美元。

2012年,时任土耳其中央银行行长艾登·巴西克开始利用了所谓的“利率走廊”,创造出多种利率,这是在时任总理埃尔多安一意孤行下的无奈之举。

当时,以巴西克为首的经济学家团队为埃尔多安的内阁工作,他们认为,基于市场热钱的不断涌入,为了保持经济平稳,应当提高利率。然而,根据当时分析师们的采访,无论这个团队花费了多少时间,制作了多少图标,统计了多少数据,都无法说动埃尔多安。

土耳其中央银行前副行长易卜拉欣·图尔汉(巴西克副手)表示:“埃尔多安的经济理念完全是19世纪的过时观念。”


埃尔多安与带他进入政坛的土耳其前总理埃尔巴坎一直认为,提高利率将迫使企业提高价格来支付已借出的贷款而造成通货膨胀,即高利率会带来高通胀。

随着几位高级经济官员被解雇,埃尔多安“高利率带来高通胀”的观念对中央银行施压。无奈之下,巴西克采用了多种利率的方法。

图尔汉悲哀的说:“当时的市场并没有重视埃尔多安这种反常,他们仍然对中央银行充满信心。”

当时,1美元只能兑换2里拉。人们还以为埃尔多安不过是又一个不懂经济的政治家。中央银行会做出对市场好的决定。这些人低估了埃尔多安的能量,也低估了土耳其政治的不稳定性对中央银行独立性的腐蚀。

中央银行沦陷

2016年,在土耳其令人震惊的政变中,埃尔多安取得了胜利,并清除了军队反对势力,从此一家独大。

图尔汉表示,自那时起,新上任的土耳其央行行长穆拉克·瑟庭卡亚就已经不能独立做出货币决策了。土耳其央行开始借助各种手段提高利率。短短几个月内,土耳其历史上第一次信用风险(CDS)超过300点,里拉汇率跌至3.80。

2018年3月,土耳其总统制度改革,国家元首即埃尔多安获得了空前的权力。里拉也再次应声贬值,超过了4.00。

截至当时,土耳其年度外汇赤字已经超过了550亿美元,银行和私营部门有着高达2000亿美元的债务等待重组。2012年埋下的“利率走廊”的雷,终于开始爆发。


2018年5月,埃尔多安在伦敦进行国事访问时,公开称中央银行应该对总统负责。当天土耳其里拉即跌破记录,达到4.39。

也是2018年,埃尔多安的女婿阿尔拜拉克走马上任财政部长。他被埃尔多安赋予了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即保持低利率的情况下阻止里拉贬值。这项违背经济学规律的任务最终导致阿尔拜拉克选择向市场注入大量信贷,并利用公共银行向私人银行施压,逼迫他们共同注入信贷。

资深政客和经济学家纳斯林·纳斯:“其结果就是不良贷款极速攀升,外国投资者争相逃离。”纳斯说,阿尔拜拉克将利率保持在低于通胀率的水平,实际上就是负利率。随着流入市场的里拉数量不断攀升,贬值在所难免,通货膨胀开始。

2019年7月,因抵制长期低利率带来的通货膨胀,土耳其中央银行行长瑟庭卡亚被埃尔多安解职,乌伊萨尔顶上。结果,外国投资者大量抛售里拉,逃离土耳其。到2020年1月,汇率已经接近6。

土耳其前首席经济学家哈坎·卡拉说:“只要经济一疲软,政府就注入信贷来刺激经济。但是由于通货膨胀,外汇储备不足以应付这样的负担。随着外债越来越重,里拉贬值是必然的。”

随后,随着疫情带来的经济打击,土耳其经济萎缩,埃尔多安更加拒绝提高利率。于是,女婿阿尔拜拉克只好烧掉外汇来维持低利率。然而,这种烧钱总有尽头,8月,随着外汇储备逐渐减低,里拉开始自由落体,屡屡创出新低。

经济学家纳斯说道:“如果阿尔拜拉克团队遵循正统的政策并制定合理的货币决策,那么整个事情就可以避免。”

虽然随着埃尔多安女婿的辞职,重组的经济团队曾使里拉在几天内飙升了10%以上。但纳斯说,短暂的加息就像阿司匹林,可以止痛,但无法治愈疾病。没有有意义的结构改革,没有中央银行的独立性,一切都是空谈。

图尔汉则对里拉的未来给出了开放式的答案:“谁知道呢?埃尔多安可能会恢复理智,并遵循合理的货币政策。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