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脱欧:最后关头的谈判与谈判的最后关头

陶短房
2020-12-15 01:45:43
多数专业人士分析认为,“硬脱欧”将令英欧双方均付出不小的经济代价,但英方会付出相对更多。

陶短房 财经专栏作家

自今年3月以来,欧盟和英国就为达成一个“有协议的脱欧”展开冗长拖沓的谈判。原本,12月13日是双方大半年前商量好的谈判最后期限,若这天仍未能达成脱欧协议,双方将不得不接受“硬脱欧”(无协议脱欧)。

然而,尽管双方代表继续大谈有诚意寻求共识,但直到最后一刻,在三个至关重要的问题(英国是否允许欧盟国家渔民进入英国专属经济区内捕鱼;解决未来协议中双方争端的方式;欧盟要求英国同意“避免任何不公平竞争”),彼此立场仍南辕北辙且均表现得互不相让。

种种迹象表明,双方的基本立场至今相去甚远。尽管英国首相约翰逊(Boris Johnson)和欧盟轮值主席国领导人、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仍大谈不应放弃任何达成协议的机会,但若继续互不相让,当前僵局下达成脱欧协议的概率微乎其微。

问题在于,谈判也不肯轻易破裂。12月13日,就在脱欧协议谈判最后一个工作日的最后一刻,一份由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和英国首相约翰逊签署的联合声明宣布,尽管期限将过,但英欧双方将继续努力谈判,并尽力而为地尝试找到最终的结果。

这次留给彼此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虽然声明称“谈判延期无期限”,但脱欧过渡期是有期限的。自2020年12月31日24时起,英国将永久放弃欧盟单一市场,退出欧洲关税同盟,在无协议脱欧情况下,英国与欧洲的贸易将按照世贸组织原则进行,这意味着不论欧盟产品输英或英国产品输欧,都将面临关税壁垒和产品配额的限制。

约翰逊竭力表现得云淡风轻。近日他一再表示,即便与欧盟间只能遵循WTO原则进行贸易,对英国也没什么不利。欧盟事务专家马丁·热尼耶(Patrick Martin-Genier)指出,约翰逊相信达成协议的好处无法抵消必须付出的政治代价,因此尽管渔业在英国GDP份额占比仅为0.1%,约翰逊却以此为由和欧盟软磨硬抗折腾数月之久,在最后关头又拿出不公平竞争问题借题发挥,问题恰在于“这对他而言不仅是经济问题,更是政治问题”。

欧盟方面也退无可退。正如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Charles Michel)所言,只有采取不妥协的谈判姿态,才能确保欧盟27国间的团结。

多数专业人士分析认为,“硬脱欧”将令英欧双方均付出不小的经济代价,但英方会付出相对更多。

《国家研究所经济评论》分析指出,2020年第三季度英国GDP年化增长率高达15.5%,仍较2019年底衰退达9.7%,这让英国在疫情期间第三季度中,成为原欧盟28国中经济反弹最弱的国家之一。如今,英国和欧盟相继开始重新收紧防疫措施,进口价格上涨也开始影响经济和消费,未来经济不确定因素大增,“硬脱欧”将令英国经济雪上加霜。

事到如今,这已不仅仅是经济问题,双方都陷入极限施压的恶性循环,任由“硬脱欧”在谈判的最后关头成为现实前景,而最后关头的谈判能否挽狂澜于既倒,变得完全没有什么把握。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