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成交430亿元:文玩引入直播,微拍堂真能放心拍?

2020-11-26 19:05:45

时代周报记者:涂梦莹

“黄翡,黄翡,价格都不菲。”

“石形不错,有点像个金元宝,可以直接给个价。”

“哥,安排一下,买不买,诚意在。”

11月25日上午,微拍堂App上售卖翡翠的店家直播间场景,与寻常的电商带货似乎没有太大区别,一边是主播在摆弄着尚未成型的翡翠原石,一边是互动区域不停显示出价与讨论。


微拍堂直播画面

最终,一件尚未加工的翡翠原石,以3432元的竞拍价成交,即将被安排“开窗”( 开孔验货)。

三天前,11月22日,主打“直播拍卖+免费鉴宝”的文玩在线竞拍平台微拍堂,在2020年世界互联网大会“互联网之光”博览会上亮相,与其一起展出的“100+”知名企业之中,有阿里巴巴、华为、腾讯、百度、海康威视等。

在展馆现场,微拍堂推出“国风”与“传统文化”特色的展馆,并把线上免费鉴宝直播间搬到展会之中。官方网站资料显示,微拍堂上线于2015年,2019年成交额超430亿,2020年累计用户超7000万。

10月29日,微拍堂事业部总经理边易在第十四届(2020)杭州文化创意产业博览会上表示,文玩电商行业具有巨大的潜力,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等技术的成熟为文玩艺术品拍卖电商化提供了肥沃土壤。“随着居民可支配收入提升,7亿新中产消费群体,将在文玩行业创造出2万亿潜在市场。”边易表示。

据胡润研究院数据显示,目前国内文玩市场投资规模接近万亿大关,未来10年有望突破6万亿元。 

销售方式创新的同时,在庞大的市场背后,文玩相比一般的商业化产品仍存在较大差异,入门难、定价难、鉴定难、以及售后产品质量纠纷等,都成为微拍堂的“隐形炸弹”。

11月26日,就微拍堂的发展现状及未来,时代周报致电致函微拍堂,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文玩“破圈”直播

2014年在杭州成立,2015年正式上线,微拍堂经过6年发展,平台拍品类目已涵盖玉翠珠宝、紫砂陶瓷、书画篆刻、茶酒滋补等8大品类。入驻商家超30万,累计用户高达7000万;2019年,微拍堂平台GMV超430亿元,同比上涨79%。

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7月,微拍堂获得德同资本的2000万元Pre-A轮融资;同年12月,微拍堂获得腾讯2000万美元A轮融资,加⼊腾讯众创空间“双百计划”,并获得腾讯百亿流量支持;2018年1月,微拍堂获得马笛儿投资B轮投资,具体金额并未披露。

除了资本青睐,微拍堂在品牌与机构合作上也在不断扩展。在成为周大福、朱炳仁铜、西泠印社等品牌的合作平台后,也吸引了传统拍卖机构如中鸿信国际拍卖、上海匡时拍卖、荣宝斋(上海)拍卖等收藏品拍卖机构入驻。

微拍堂官网资料显示,2016—2018年期间,平台全年交易额分别为45亿元、120亿元、240亿元,平均交易额年增速均超过100%,折射出了国内文玩艺术品市场需求的日益增长。

早在2017年,通过举办文玩界IP“520微拍节”,微拍堂也保持着稳定的营收,GMV连续三年增长,分别为1.66亿元、2.77亿元、5.57亿元。

2020年双十一,微拍堂另一线上文玩消费IP“11.9微拍盛典”GMV为6.19亿元,同比增加114.9%。


同时,微拍堂在直播领域的尝试始于2019年2月,彼时,微拍堂开始全量开放直播功能,尝试将文玩艺术品从基础线上交易带入直播竞拍的新模式;同年,微拍堂成立“微拍堂大学”,结合线上线下对文玩商家进行直播教学;2020年11月,微拍堂成立了“微拍堂直播基地”,持续深耕文玩艺术品电商领域。

11月25日,艾媒咨询CEO兼首席分析师张毅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从近几年对电商的研究看出,文玩引入电商化是一种不错的方式,因为像文玩这类带有期望值的产品,在直播电商中的售卖数据还不错。“引进这种新的渠道,会把竞拍会变得互动,吸引更多的用户。”

除了平台直播的打造,微拍堂在多元化营销也有不少动作。

2020年,微拍堂签约知名演员张一山担任品牌代言人,邀请金霏、郑爽以及周周、网红多余和毛毛姐等,进行文玩直播推荐。


又相继推出《红人驾到》、《大师来啦》直播栏目,邀请文玩行业大师参与展示传统工艺,宣传文玩行业知识。

11月25日,国家贵金属与宝玉石检测员、重庆金誉宝教育服务教育有限公司总经理魏来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文玩在电商模式下的优势十分明显,一方面,客户群主体大多为85~90后,是购买力旺盛的新群体;另一方面,电商直播是迎合新群体的主要模式,也是顺应未来的趋势。

高壁垒难题待解决

微拍堂的宣传口号是“放心拍文玩”,但在业内人士看来,自古以来,文玩行业都无法“放心拍”。

“一刀穷,一刀富,一刀迈上天台路。”11月25日,文玩行业人士陈厉(化名)用“开翡翠”的行话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文玩行业的风险所在。

陈厉透露,一般来说,“开翡翠”需要上手看种水、颜色,再上灯看看有没有内裂,观察料子有没有棉咎,并掂称重量,如果还有存疑还需要去鉴定机构检测密度、折射率等细节。

但在微拍堂的一场直播中,主播通过屏幕展示大小不一的翡翠原石,仅仅十几分钟就将定价、竞拍到成交的流程完成,一气呵成。最终,这些原石由商家经过切割并加工成翡翠挂件及手镯,安排出货。

“这略微有点像坊间的‘赌石’。黑乎乎的一块石头,只能靠多年的经验,以及对于原石产地足够的了解,才有可能押中。”陈厉表示。

虽然平台文玩的直播竞拍并非如此“豪赌”,但从古代市井再到现代互联网,即便引入了电商化,文玩沿袭而来的高壁垒,本质上很难真正被冲破。

“用直播形式买卖文玩产品,会因为灯光光温、显示器色差、分辨率等众多因素,遮盖一些瑕疵,也有可能会展现不出物件本身的优点。本来一件‘糯冰’的料子,可能通过打灯变成‘冰种’。”陈厉说道。

11月25日,易观分析流通行业分析师陈涛也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直播电商是买卖双方沟通的形式,用来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鸿沟,但文玩行业的特性不标准,很难从直观上了解属性。“每一件文玩艺术品都是独特的物品,十分个性化,不会像标准化的产品一样。”

对此,微拍堂推出在线鉴定服务,表明高度关注消费者权益保障,但回顾此前业内存在的多种假鉴定丑闻,文玩艺术品市场的真实性与公信力依旧备受质疑。

微拍堂自运营以来,就曾因拍卖交易服务被用户多次起诉。根据国内电商专业消费调解平台“电诉宝”的案例显示,用户对于“微拍堂”的投诉中,包含霸王条款、网络售假、商品质量、恶意罚款等多种问题。

其中,2020年3月,有用户在微拍堂上以1900元拍得一个翡翠手镯,收货后发现与实物严重不符,克数、花纹、品质、证书等均不一致,反馈商家无法调解,申请微拍堂客服介入也存在复杂流程,最终经过平台投诉,以退货退款处理。

根据天眼查显示,与微拍堂相关的司法纠纷案件也正逐年增多,目前已有多达60起判决文书。截至到目前的2020年,案由中的网络购物合同纠纷与网络服务合同始终均占比前列,分别为21.95%、14.63%。


“如果真的要避免纠纷,需要有第三方平台做鉴定,有国检与信用证书为前提,比如可以通过拍卖的方式,最终统一到国检处出具鉴定,目前很多大型电商平台类似天猫、京东就是通过这种方式。”魏来坦言。

陈涛表示,“微拍堂不仅要注重买卖双方在平台交易规则的建立与设置,也要重视交易便利和交易安全,才能吸引更多用户交易,提升复购率。”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