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大厂青年的单身自救之路

幸雯雯 武佩璇
2020-10-16 11:07:32
所以,你知道你为什么单身吗?

一线互联网企业被称为大厂。与普通白领在写字楼工作不同,大厂员工的工作地点往往在大型园区。在这些园区里,有许多被外界羡慕的员工福利:食堂、健身房、午休室,甚至还有电影院。当然,大厂青年还带着“高薪”的标签。

那这群占据白领鄙视链顶端的大厂青年有没有工作以外的烦恼呢?

有!

找对象!

haimeijiehun_1.jpg

从大厂走出来的单身俱乐部

2009年,腾讯还在非常传统地举办一年一次的联谊会。当时负责腾讯用户心理分析的杨宇哲发现,互联网大厂员工有很大的交友需求和婚恋难题,寻思要进入婚恋市场。

之后在一次饭局上,杨宇哲问腾讯联合创始人张志东(Tony):“婚恋市场这么大,腾讯做不做?”

Tony回答得很谨慎,“婚恋这个领域严肃且专业性高,必须要基于信任才能做好。但在一个网络世界里做信任,成本太高,而且效果还不一定好。”

再三思考后,杨宇哲选择出来单干。

2014年,他成立深圳单身村科技有限公司,推出情感咨询辅导,也开展线下联谊活动,邀请深圳的大型企业员工与腾讯单身员工一起参加,每次活动都严格控制男女参与人数比例为1:1,而不像传统婚恋网站女多男少。

单身村里,用户称自己为“村民”,杨宇哲被亲切地称为“村长”。

鹅厂的一名工程师李勋就是“村民”之一,他参加了几次单身村的活动,认识了村里一位女生,相处两年后,两人结婚了。

作为一名典型大厂青年,李勋工作忙碌,社交圈子相对狭窄。性格内向的他从来不使用陌生人社交软件,也没使用过传统婚恋网站。选择单身村,是因为他觉得这个平台给他让人安心的信任感。

李勋对时代财经说:“我认为一个好的平台用户应该是多元化的,用户可以按照自己的方式,而不受限于平台提供的像流水线作业的方式去交友。我跟妻子是充分了解以后才结婚,相处是谈恋爱的模式,而不是传统的相亲模式。”

平日里,村民会使用单身村的App聊天交友。为了保证用户信息的真实性和质量,杨宇哲设计了“实名制+推荐人制”的“进村”方式。用户填写真实信息后,发送“进村”的申请给已经在村里的人,对方同意后才能成功加入。

如果用户有不良行为被举报,经查明会被注销甚至封号。杨宇哲向时代财经透露,单身村已经往外“踢”了上千人。

a31dbd12572ea0b7839418b8f712213.jpg单身村App页面截图。图片来源:单身村App

实名制+推荐人制、男女比例1:1参与联谊,这些都是杨宇哲为了避开传统婚恋网站的弊病,更好解决大厂青年交友婚恋难题而设计的。

杨宇哲表示,创业初期没考虑能不能挣钱,而是想解决大公司白领交友和婚恋的需求,把婚恋行业的体验做好。他认为,解决客户婚恋问题,不仅仅是一盘生意,而且有着巨大的社会效益。

但单身村这种小而精的服务模式,也意味着其商业版图很难扩大。

目前单身村App的用户只有3万人,与大部分交友平台的用户基础还有一大段距离,线下活动也主要驻扎在深圳地区。而另一个同样源于鹅厂的社交平台——“单身青年自救平台”成立时间虽没有单身村长,但发展得更快。

按公开资料介绍,2019年4月才成立的单身青年自救平台目前已经积累了30万名来自互联网、金融、公务员领域的用户,创始人李二狗(网名)为了做一个年轻人严肃交友软件,与杨宇哲一样离开了腾讯,成立了加速脱单科技有限公司。

单身青年自救平台的加入方式没有单身村那么严格,但也会核验用户身份证、学位证和工作证信息。不过在大众社交平台上可以看到,仍然有一些关于单身青年自救平台的差评。

2.jpg图片来源:单身青年自救平台小程序

“不靠谱”的婚恋平台

总的来说,这些从大厂走出来的婚恋平台,正在吸纳越来越多的大厂单身青年,并向其他行业辐射,为他们圈起一个更大的“朋友圈”。

“当时市场上的许多婚恋产品,都充斥负面新闻。作为腾讯人,我就想颠覆人们对婚恋产品的看法,把这个行业的体验做好”,杨宇哲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说道。

他所说的“婚恋产品”,是指传统的线上婚恋平台。

前些年,在相亲电视节目和铺天盖地的广告带动下,珍爱网、世纪佳缘等传统婚恋网站让不少大龄青年再次相信爱情,抢占了婚恋市场的半壁江山。

然而,并不是每个人都如愿以偿在平台上找到另一半,有些人砸进去不少钱,回报却是一场骗局。

根据《1818黄金眼》的报道,2019年,一名男子在世纪佳缘上花了1万多块成为其vip会员,谁知道红娘匹配的“女神”并不是平台所说的“拥有北大学历”和“上市公司董事长女儿”。这个报道出来后,世纪佳缘多了一个标签——“骗子的摇篮”。

不仅是“遇人不淑”,平台提供的其他服务也不一定靠谱。

据《消费者报道》,2019年3月,一名女子在百合网工作人员的游说下,刷了几张信用卡购买了成功结婚便能返款的“结婚保”服务。卡刷完,这名女子享受到的却是不积极匹配男会员,或者匹配的对象完全不符其择偶条件的服务。最后一波三折才找到对象结婚。但直到2020年5月,这名女子也没有收到此前购买百合网“结婚保”服务时对方承诺的返款。

对于传统婚恋网站的运营,互联网分析师杨世界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最主要是供需两端的信息要真实,在此基础上,做到服务的透明化。

杨世界指出,“目前一些传统婚恋网站依靠信息不透明,甚至是虚假信息,套取客户服务费,撑起它的商业回报,企业的商业模式已经从原本的服务形式变成金融形式,本质已经变了。这是目前好多婚恋平台存在的弊端,甚至积重成疾。”

啊啊啊_meitu_3.jpg图片来源:珍爱网官网

大厂纷纷试水

传统的婚恋网站正在慢慢失去用户,尤其是年轻人群体。现在的年轻人喜欢更符合他们习惯和偏好的陌生人交友软件。

在某游戏大厂工作的张铭华是在探探上结识到现在的女朋友。

张铭华告诉时代财经,一开始会比较抵触在这种平台上认识异性,也遇到过想骗自己玩游戏充值的骗子,但还是抱着研究和尝试的心态去下载注册了。

“我觉得这些社交软件其实跟婚恋网站差不多,都是一种认识异性的方式。我有同事甚至是在微信漂流瓶上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张铭华说。

微信漂流瓶如今是没有了,但腾讯作为“社交”大佬,没少在陌生人社交这个领域发力,推出语音社交产品“回音”、视频社交产品“猫呼”,以及被称为腾讯“探探”的“轻聊”。

其他互联网大厂们这两年也纷纷入局恋爱社交领域。

例如,阿里推出由钉钉CEO陈航领军的社交App“Real如我”;网易云音乐今年7月发布了一款名为“心遇”的陌生人社交产品。

这些大厂亲自试水的平台,第一批用户就是自家厂里的单身青年们。

在一线城市广告公司就职的Lisa表示,自己在轻聊内测阶段就开始玩了,“里面有很多鹅厂的程序员小哥哥,不过他们挺冷淡的,不太愿意主动聊天。”

Lisa如今已经卸载了轻聊,“有朋友在里面碰到了疑似‘杀猪盘’,我就没玩了。”

并不是每个人都像张铭华一样幸运。各种层出不穷的社交平台,不仅有可能成为培养“杀猪盘”或“PUA”的温床,还会在一部分群体中演变成“419(For One Night)神器”,甚至成交易软件。

2019年4月,探探曾在多个安卓应用商店下架。虽然探探并未透露具体的下架原因,但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是因为探探传播淫秽色情等违法违规信息。两个月后,探探才又重新上架。

微信图片_20201016095116.jpg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杨宇哲对陌生人交友软件并不看好。“只要是陌生人社交,无论你的初衷多么好,最后可能都会变成一个打色情擦边球的软件。因为你是陌生人社交,只是为了吸收用户、增加流量,不对里面的人进行甄别,迟早会出问题。”

困在园区里

但无论是否会出现问题,资本接二连三涌进这个赛道,也代表着单身青年的婚恋需求是大量存在的。

在《90后青年婚恋新常态调研报告》中,数据显示一线城市单身占比持续领先,北、上、广、深四个超一线城市位居前四,而这四个城市,也是大厂聚集最多的地方。

调查结果还发现,90后单身的原因TOP3分别是:圈子小、工作忙、对爱情幻想过于完美。

很多大厂员工,尤其是从事程序员等技术相关工作的,社交圈非常窄,日常忙碌的工作也让他们分不出精力去认识新的人。

在南方某大厂工作的阿猫(网名)就坦言,“我现在最好的朋友就是我女朋友,交际范围甚至都连不成一个圈,最多就是三点一线:我的女朋友、我的猫、我的同事。”

对阿猫来说,如果不是在学生时代摆脱了单身,现在可能也会和其他单身同事一样,很难找到恋爱对象。

阿猫向时代财经介绍他的工作环境:“几乎所有的日常需求都在园区内解决。公司提供班车,上下班都会接送,因为园区距离市区非常远,没有班车的话可能就得坐长途汽车上下班了。进了园区有食堂,不用叫外卖,想叫估计也没骑手送。”

微信图片_20201016095251.jpg以阿里巴巴为代表的大厂园区。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他还说道,“以前没搬到园区,在市区上班的时候,周围有很多同事都是利用午休时间逛街、和朋友聚餐,因为下午不太可能准时下班,周末也会很忙,就算不忙也不会想要离开床。”

阿猫和张铭华都认为,单身的大厂青年确实很难找到对象。最大的原因是工作忙,很多人下班到家就已经深夜了,周末还会时不时加个班,忙也导致交际圈很窄。另一个原因是现在年轻人的观念已经改变了,恋爱、婚姻不是生活的全部内容。

张铭华的同事刘嘉曾在20多岁的时候遭遇父母高强度的逼婚。她对时代财经回忆道:“那时候几乎每次放假回家都要相亲,去参加无数的饭局。

刘嘉参加过的相亲数不胜数,但从来没有从中发展过一段完整的恋爱。“因为是父母安排的,我也不能直接拒绝,但我从始至终都是以应付差事的心态去的。”

刘嘉和她身边的单身女同事们早就改变了观念,“我们也会想要谈恋爱,但并不对此焦虑。感情不是我们的全部,生活中还有很多有意思的事情。”

在大厂的“围城”里,有人幸运地在当下流行的社交软件里找到了另一半,另一些人也在像单身村那样针对性更高的平台解决了感情问题,也有一些人,用自己的方法获得了幸福。

在三十岁这个即将被外界称为“大龄剩女”的年纪,刘嘉通过自己“顺其自然”的方式找到了另一半,老公是她的同事。

对讨厌相亲、不考虑使用婚恋介绍平台、也不喜欢用社交软件认识人的一些大厂青年来说,这样的“内部消化”可能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所以,你知道你为什么单身吗?

(应采访对象要求,李勋、张铭华、刘嘉均为化名。)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黄奇帆:我国产业互联网刚起步 尚未出现真正的独角兽
7年前预言互联网金融必须技术驱动,7年后马云再谈:中国需要健康金融体系
互联网巨头扎堆赴港IPO,业内人士称现在进入了“抢钱行情”
趣头条发布老年人互联网生活报告:全国超10万老人或患“网络孤独症”,日在线超10小时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