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奖得主露易丝·格丽克译者柳向阳:她的诗像锥子扎人

刘文杰
2020-10-08 22:35:00

时代周报记者 刘文杰

瑞典斯德哥尔摩当地时间10月8日下午1点,美国诗人露易丝·格丽克(Louise Glück)荣膺2020年度诺贝尔文学奖。

“她的诗像锥子扎人,我第一次读就非常震惊。”8日当晚, 露易丝·格丽克诗集的中文译者柳向阳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露易丝·格丽克,美国诗人,1943年出生于匈牙利裔犹太人家庭。1968年,格丽克出版处女诗集《头生子》(first born),至今著有十二本诗集和一本诗随笔集,遍获各种诗歌奖项,包括普利策奖、国家图书奖、全国书评界奖、美国诗人学院华莱士·斯蒂文斯奖、波林根奖等。

柳向阳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他曾花十年时间研究大量资料,以求翻译格丽克诗集。有时还会就具体翻译问题,与格丽克本人通过邮件交流。格丽克也会将其中文译稿交由耶鲁大学的华人教授审核。“格丽克是一个非常认真的人。”柳向阳强调。

格丽克的认真或有源可循。年轻时,她师从诗人斯坦利·库尼兹(Stanley Kunitz)。“他很严厉,从不轻易鼓掌和祝贺,让我像奴隶一样工作。”格丽克曾这样形容老师。


格丽克当过秘书,自认这份职业可以帮助自己专心写作。但在1968年发表《头生子》后,她的写作灵感似乎枯竭了。这时,位于佛蒙特州的戈达德学院(Goddard College)给了她一份教职,她在惊讶之余接受了。她发现自己喜欢解决学生们提出的各种问题, 这同时治愈了她作为一名作家的障碍所在:“开始教学的那一刻,我开始写作。 这是一个奇迹。”如今,她执教于耶鲁大学。

谈起格丽克的作品,柳向阳对其中一句诗的印象尤其深刻。“我要告诉你件事情:每天人都在死亡。而这只是个开头。”

柳向阳认为,格丽克的诗作大多关于死、生、爱、性,而死亡在其中居于核心位置,“经常像是宣言或论断,不容置疑”。

普通读者应如何入手欣赏格丽克的作品?“目前国内只有两本她的中文诗集。大家可以从《直到世界反映了灵魂最深层的需要》这一本的第251页开始阅读。”柳向阳建议。

听闻喜爱多年的诗人获奖,柳向阳表示,诗人获奖,只是多了一个“出来遛一遛”的机会,“如果平时不喜欢诗歌,即使面对获了诺贝尔文学奖的诗人,读者也可能还是不喜欢”。


冬天结束

露易丝·格丽克 柳向阳 译


寂静世界之上,一只鸟的鸣叫

唤醒了黑枝条间的荒凉。


你想要出生,我让你出生。

什么时候我的悲伤妨碍了

你的快乐?


急急向前

进入黑暗和光亮,同时

急于感知


仿佛你是某种新事物,想要

表达你自己


所有的光彩,所有的活泼


从来不想

这将让你付出什么,

从来不设想我的嗓音

恰恰不是你的一部分——


你不会在另一个世界听到它,

再不会清晰地,

再不会是鸟鸣或人的叫喊,


不是清晰的声音,只是

持续的回声

用所有的声音表示着再见,再见——


那条连续的线

把我们缚在一起。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