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门宗大师圆寂

2019-08-14 16:18:51
来源: 时代在线

“只要云门请我,上刀山下火海,我也去!”在接到佛源老和尚圆寂的消息后,中国佛教协会会长、83岁的一诚长老如是说。作为近代著名高僧虚云老和尚的传法弟子,佛源承接了“一花五叶”中的云门宗法脉,经过一生修行,成为第13代宗师。佛源年轻时为救虚云老和尚,主动请缨赴京求助;文革中,更是舍命保护被红卫兵肆意破坏的六祖真身,留下一段感人至深的护宝佳话;佛源尊崇农禅并重,一生潜心修行,著有《佛源老和尚法汇》,成为后学者的参习宝典。

韶关云门山,绝顶高悬的菩提叶零落了。

晚上846分,禅宗“一花五叶”之云门宗第13代宗师佛源老和尚,就此圆寂,享年87岁。,真身入塔。

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一诚长老、香港大屿山圣一法师、湖北黄梅四祖寺方丈净慧老和尚、河南嵩山少林寺方丈释永信……中国当代最顶级的高僧大德,各率弟子,赶赴云门山大觉禅寺(云门寺)。逾十万善男信女,潮涌而至,送别一代高僧。

晚,冷风,阴雨。记者一行赶到韶关乳源,所到之处,各大酒店门口均设有“上佛下源老和尚追思法会接待处”字样的引导牌,酒店客房人满为患,沿街打探下榻处的年轻僧人及善男信女络绎不绝。此情此景,让人恍若置身于金庸笔下百年一遇的武林盛会。

十万香客送别高僧

当晚的云门寺山门口,悬挂着黄底黑字的横幅,上书“沉痛哀悼上佛下源老和尚圆寂”。从山门到设于佛学院的灵堂,约的山路两边摆满了花圈,挽联落款,有寺院、信徒,也有韶关市政府、益阳市政府等党政机关。

据云门寺方丈明向大和尚介绍,佛源老和尚是近代著名高僧虚云老和尚(1840-1959年)的传法弟子,承接了“一花五叶”中的云门宗法脉,经过一生修行,成为大彻大悟的第13代宗师,被佛教界尊称为“云门法王”。佛源老和尚曾担任中国佛教协会咨议委员会副主席、广东省佛协常务副会长、韶关佛协会长,他还曾是云门寺、南华寺、湖南益阳白鹿寺、栖霞寺、德山乾明寺、南岳祝圣寺等6个著名寺院的方丈。佛源老和尚圆寂后,云门寺和佛教界长老经过商议,决定保留老和尚的真身封入佛塔中。

明向大和尚还特意拿出一个牛皮纸信封展示给记者,上面用毛笔工工整整写着“佛源和尚涅槃—弟子一诚祭拜”。原来,佛源老和尚曾是一诚长老的教授师,83岁的一诚长老接到丧报后,坐在轮椅上说的第一句话是:“只要云门请我,上刀山下火海,我也去!”

上午,愁雨不休。佛源老和尚的真身已封入龛(圆顶瓦瓮)中,陈列在禅堂灵台上。

前来送别老和尚的群众,在雨中千遍万遍地诵着“南无阿弥陀佛”。据中新社的报道称,,云门寺里来自海内的善男信女,至少有10万人。

来自深圳的先生曾在惠州礼佛禅寺短期出家,他告诉记者,佛源老和尚为弘法利生,甘受苦难,单是这种情怀已经让人敬仰不已。来自广州南方日报的一位女义工则表示,寺院不仅仅是出家人的地方,所有内心存有美好愿望的人都可以进来。在这里,她学会了怀着感恩的心去帮助别人。

剃度为僧苦心修行

佛源老和尚的传法弟子,明文记载的有131位。禅学大师居士就是其中之一。谈及佛源老和尚的生平,居士用“广学博究,事必躬亲,一丝不苟,不辞辛劳”来形容。在老和尚如律如法的教导下,云门寺常住僧众之多,修持道风之浓,全国闻名,教内瞩目,弟子遍布美国、日本、韩国、加拿大、中国内地及港、澳、台地区。

佛源老和尚1922生于湖南益阳桃江,小时候聪慧过人,18岁时从舅舅智晖上人落发于益阳会龙山栖霞寺。19462月,又到了南岳福严寺七祖怀让禅师的道场,从镇清律师受了具足戒。

1951年春,年轻的佛源法师到了广东韶关云门寺,投奔虚云老和尚,当年又在虚云老和尚处受戒并获传法,法名佛源,号妙心,成为云门宗第13代传人。

这年春天,乳源县实行土改,有人怂恿当地农民清算云门寺。年轻僧人不堪逼问,胡乱说寺内藏有电台和手枪,时值粤北山区清匪反霸,当地公安局信以为真,于是将佛源法师等人抓走。1952年初,虚云老和尚被囚于方丈寮,百余僧人则分别被囚于禅堂、法堂等不许外出。时年113岁的虚云老和尚甚至惨遭毒打,数度昏厥。

1952年的,即将过30岁生日的佛源,虔诚地在云门寺大殿内烧香点烛,跪拜宣誓,自燃左手无名指以供佛,数日后主动请缨,前往北京向虚云老和尚的弟子、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李济深求助。李济深闻讯,报告了周总理,周总理立即与当时主政广东的叶剑英通电话,要求广东方面迅速采取行动保护虚云老和尚的安全,并派人将其护送到北京。

舍命保护六祖真身

居士介绍,1952年,李济深、陈铭枢等邀请虚云老和尚进京,佛源法师作为侍者,随身照顾老和尚起居,伺候汤药,从北京、南京、苏州、上海、杭州,一路去了很多寺院。

虚云老和尚离开后,云门寺200多名僧人都很难过,纷纷离去,最后只剩下几十人。后来,经虚云老和尚同意,云门寺僧人抓阄决定谁做住持。危难时刻,被选中的佛源法师回到云门,主持寺院工作。,时年31周岁的佛源法师升任云门寺方丈。

1958年,佛源法师被划成“右派”,被送到南华寺劳动改造。当年4月被执行逮捕,直到19618月才被释放,于1979年得到平反昭雪,随即到中国佛学院主讲律学,兼外事接待与文物管理等职。

“文化大革命”期间,曾以“非风动幡动,仁者心动”而流芳后世的六祖慧能大师的真身被红卫兵用手推车推到韶关游街,说是坏蛋,是假的,要砸毁烧掉。更有人用铁棒在六祖真身胸部捣了一个碗口大小的窟窿,并掏出五脏六腑扔到大佛殿。六祖的肋骨、脊梁骨也被丢了一地,说是猪骨头、狗骨头。

佛源法师偷偷把六祖的灵骨收拾起来,用瓦盒装好埋藏于九龙井后山的大树下。做好标记后,送信给香港的圣一法师,让他来时用照相机拍下来。

1980年,佛源法师去了北京,向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报告了六祖真身惨遭毁坏的事情。赵朴初听后,马上写信给时任广东省长的习仲勋,请他派人到南华寺处理此事。

据介绍,当时在广东省政府的介入与帮助下,佛源法师起出六祖的灵骨,经过木炭火烘烤净化,和肋骨一起一块一块地驳接到檀香木上,粘好后重新放回真身里。因六祖的脏腑埋藏已久而腐烂,佛源法师就将其烘干成末,与檀香末混合塑形,放置于真身内。

农禅并举重振宗风

佛源老和尚传法弟子、曾出版《云门宗史话》一书的居士告诉记者,禅宗六祖慧能圆寂后,嗣法弟子分成两个法系,一为湖南南岳怀让,一为江西青原行思。唐末五代间,南岳一系形成沩仰、临济二宗,青原一系分出曹洞、云门、法眼三宗,合称禅宗五家,亦即著名的禅宗“一花五叶”。从青原山行思往下,经道悟、崇信、宣鉴、义存,一路走到文偃大师(864-949)。文偃得到雪峰义存印可后,到了广东云门山,修复残破的光泰禅院,开创出自成一家的云门宗禅风,文偃大师即为云门开山初祖。云门宗有教法独特的“云门三句”:函盖乾坤,截断众流,随波逐浪。据称参透这三句话就可以入道开悟。

佛源老和尚是当代罕见的开悟高僧,但当人向他要“话头”去参时,他却常常一抹嘴,说“我哪里有什么话头啊!”有时为了截断众流,他更是对前来参拜者当头一棍,愚钝者跪在老和尚脚下,常常被打得头破血流而不知道伸手去挡或者躲开,最后白挨了打却也没悟到什么。有人用上百万字注解《坛经》,请老和尚写序,老和尚写了评语:“一部坛经字已多,百来万字墨成河。如知心里无余物,月白风清唱赞歌。”

1953年,佛源法师继任云门寺方丈后,农禅并重,洒扫修行。

据江西庐山东林寺方丈传印大和尚回忆,1955年他从湖南云居山前去广东南华寺,曾亲眼看到佛源开着拖拉机,在田里耕作。佛源老和尚以住持农禅家风为己任,带领云门寺僧众种了上千棵果树,200余棵银杏树,以及大片的竹林,云门寺还有农田十几亩。

佛源老和尚的传法弟子、湖南德山乾明寺兼夹山灵泉禅院的方丈明禅大和尚介绍,云门寺农禅并重的宗风,自佛源老和尚以来一直没有懈怠过,方丈、住持、当家师、首座、大知客等,甚至包括佛学院的未成年学僧,无论高低,一律要参加农业劳动。

2007年,记者去云门寺拜访佛源老和尚,经人指引,最后在稻田边找到了他。佛源老和尚正坐在轮椅上,看僧人们收割稻子。当时,脱粒机前站着一位戴眼镜的年轻僧人,不停地将稻子塞进脱粒机的漏斗中,汗湿僧服。冯学成居士告诉记者,这位忙着打稻子的就是云门寺方丈明向大和尚。

如今,佛源老和尚舍报西归,云门寺的花草树木,稻粱蔬菜,任风吹日晒,雨淋霜打,入寂自然。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车圈铁娘子”来坐镇,小鹏汽车或重现哈弗H6奇迹,特斯拉、蔚来会紧张吗?
40家房企业绩预亏:新一轮人事洗牌已启动,精简区域成“动刀”重心
2022企业IPO之变:融资额、发行市盈率、破发率创十年新高!
中润光学即将申购:估值偏高,产能消化能力存疑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