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围城时代

2013-09-26 03:53:09
来源: 时代周报
当我们怀着不同的梦想来到大城市,在大城市里体会生老病死,悲欢离合,却发现在时代进步的背后,是城市隐形的围墙越来越高,越来越厚,以至于挡住了我们突围的方向。突围,有时候仅仅

允许人们称为他们想成为的而又不停止他们所是的,允许人们使他们所是的而又不停止成为他们想成为的。—伊塔诺·卡尔维诺


关于寻找和失去,这里面一定有一个我们无法解决的原因。

当我们怀着不同的梦想来到大城市,在大城市里体会生老病死,悲欢离合。而我们却发现,在时代进步的背后,是城市隐形的围墙越来越高,越来越厚,以至于挡住了我们突围的方向。突围,有时候仅仅是为了获得这个城市的身份,可是突围,突得我们头破血流。

在城市的“高墙”内外,究竟,我们将被什么带领?


有两类人通常愿意在大城市逐梦,一种是成熟的企业家,他们有资金,有关系,城市是他们捞金的去处;另一种是普通人。

普通人对梦想更为实际,挣钱糊口,一个容身之所,一本户口。和这一梦想呈递进关系出现一样,大城市生活的成本和艰辛也在不断变大,大得甚至阻碍了普通人模糊可见的上升空间。

我们试图关注在大城市里逐梦的各个阶层,观察他们在城市生活中,在不同层次遇到的不同阻力,这种阻力,正是现在城市给外地人筑造的无形高墙。     




成为北京人的成本

在784万北京“北漂者”看来,熊彦无疑是成功者之一。孩子在去年年底的出生让熊彦感到非常大的压力,孩子的出生只是烦恼的开始。虽然已经在北京打拼了十多年,也有自己的不错的房子,但夫妻两人都没有北京户口。看着当初一起来京的几个哥们,熊彦只能是羡慕,他们在北汽福田稳了下来,虽然没有熊彦的大房子,却都有了北京的户口。


上海中远两湾城:被“驱赶”的年轻人
近年来,上海市普陀区一直在推进两湾城的群租整治工作,而小区里的一些业主也绞尽脑汁,甚至组建了楼管会这一自治组织,花费大量的人力财力治理群租。但是,一个现实的问题是,在上海寸土寸金的内环线内,对于收入不高的年轻人来说,如果离开了“鸽子笼”,他们将何去何从?而政府又应该为这些年轻人以及备受群租困扰的普通业主做些什么?


贵阳人在深圳:人口结构倒挂,深圳“围墙”若隐若现
在谈起新围城话题时,也绕不开这个缺少“原住民”的城市。人口结构倒挂的现象,使得深圳不得不着手建立非户籍人口向户籍人口转变的合理门槛。这一举措令深圳无形的“围墙”若隐若现,过去30多年无数个深圳励志传奇中的苦尽甘来形象,慢慢地被新的户籍制度和新的商业规则减淡。新一代的深圳外地人,除了在深圳捞金,“深圳人”的身份也成了其水到渠成的收益。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100多年前就有了城市模样,广东这个宝藏小镇是有多硬核
攀枝花给二孩三孩每月发500元,这个房价不超7千的城市有底气
广州超劲!上半年GDP增速13.7%,超越北京、上海
房价赶超一线、工资不如二线,光靠砸钱,这城市能留住人?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