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路上的Airbnb和它的中国追随者

2019-08-15 11:16:21
来源: 时代周报
一篇题为《Airbnb杀了我的父亲》的文章在中国的社交网络上风传。

时代周报记者 高扬 发自广州

一篇题为《Airbnb杀了我的父亲》的文章在中国的社交网络上风传。

实际上这是2015年10月,活跃于硅谷的美国记者扎克·斯通(Zak Stone)在新闻网站Matter上发布的文章。扎克一直致力于宣传以Airbnb为代表的共享经济,他极力劝说自己的父母在旅行时入住Airbnb的别墅,谁料这一次,自己的父亲在所租住的Airbnb院子里荡秋千时,因树干折断伤及头部而意外身亡。

悲痛之余,扎克在文章中开始反思共享经济的弊端,他在文章中历数Airbnb在用户安全保障上所存在的不足,批评其忽视顾客生命安全,逃避社区责任,并列举了大量租住Airbnb房屋时发生的意外。时代周报记者在Twitter上与斯通取得了联系,但截至发稿时,他尚未回复采访邮件。

从世界到中国,共享经济都得到用户和资本的极力追捧,也有为数众多的模仿者。那么在国内,Airbnb的追随者,又是如何保障用户安全的?

“保障房东多于保障顾客”

在文章中,扎克谴责Airbnb对房东的保障要远远多于对顾客的保障。房东有财产险,而顾客的损失往往得不到赔偿。

扎克说,直到自己父亲的事故发生,房屋安全提示一直都没有纳入新增住宅的注册流程。实际上,现在依然没有任何措施可以保证房东真的遵守安全条例。

Airbnb在用户指南中表示,不会定期对用户进行背景调查,但保留自行决定是否执行背景调查的权利。Airbnb官网上写着:“Airbnb无权控制房东的行为并保留免除所有责任的权力”。Business Insider的评论文章认为,使用Airbnb的顾客可以对房子发表评论,表达不满,也可以在任何时段打电话给客服人员,但是,确保房屋安全的责任最终还是落到了房东的头上,Airbnb不会强制推行具体的安全标准。

扎克在长文中分析,引入安全措施不仅意味着Airbnb要花钱,更意味着要承担那些已然转嫁给房东的责任。而作为一个平台型网站,Airbnb只想提供对接服务,而把风险留给顾客。

无缝注册使Airbnb用起来非常便利,只需要拍几张照,就能在网上走完流程。而让房东做安全测试,或者亲自与安全管理员沟通等措施显然会妨碍注册流程。

Airbnb发给外界的一份声明称:“对于这些不幸的事件,我们表示心痛。我们将在心中铭记这些房客以及他们的家庭。对我们而言,没有什么比安全更重要。目前已经超过6000万用户使用了Airbnb服务,我们自豪地宣布,此类事件只是极少数。我们知道每一个行业、每一个社区以及每一座城市都受到安全问题的困扰,但没有谁有完美的解决方案。不过,我们决心为此进行不懈的努力,我们将继续勤奋工作,使得我们的社区变得更加安全。”

正如声明中所说,类似于扎克父亲的意外或许“只是极少数”,在此情况下,Airbnb是否会花力气改进顾客端的安全保障,还要打上一个问号。

追随者如何做?

Airbnb成立以来,中国出现了一大批追随者,如住百家、途家、蚂蚁短租、小猪短租等。其中小猪短租由于坚持以个人房东为主的模式,被认为最像Airbnb。而目前,小猪短租已向房客提供Airbnb还未有的人身保险。

小猪短租副总裁潘采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小猪短租在安全方面做得比Airbnb要好。据其介绍,小猪短租会派线下人员上门对房东真伪、资质、房间环境进行鉴定。为解决房门安全问题,小猪还会为房屋配备1000多元的远程智能锁,通过手机给每个房客发送不同的密码。另外,与Airbnb类似,小猪会给房东提供最高额度达100万元的财产险。

在房客端,小猪实行实名制验证,并引入了蚂蚁金服旗下的芝麻信用体系,此外,小猪给房客也提供了额度最高10万元的人身保险。

相比酒店业,短租市场的房屋标准很难统一。与Airbnb一样的是,小猪短租也没有统一的房屋安全标准。潘采夫这样对时代周报记者形容,平台上的房屋,其安全标准也只是遵循所在小区或街道的标准。

与Airbnb的轻模式相比,小猪短租派出了大量地面服务人员来保证住房体验,建立房东与顾客之间的信任关系。潘采夫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在欧美市场,实名制比较成熟,人们乐于接受分享文化。而基于中国的信用制度,人们对陌生人的接纳程度等比不上欧美。所以Airbnb可以采用比较轻的模式,小猪短租却必须结合中国的特点,走比较重的模式。

潘采夫判断,随着中国实名制推广的加快、智能手机的普及,小猪会逐渐由重变轻。

“在中国,顾客是不能吃亏的”

中国的短租市场开始于2011年,在2011-2012年间,途家、游天下、住百家、蚂蚁短租等先后进入市场。2015年7-8月,途家、住百家、小猪短租、木鸟短租分别获得新一轮融资。

据易观智库《中国在线短租市场模式盘点报告2015》,途家在国内占据最大市场,而住百家领衔海外市场。由旅游平台携程、去哪儿推出的短租服务占据第二阵营。小猪短租、蚂蚁短租等虽然有一定的规模,但目前仍在第三阵营。

在模式上,途家选择B2C开放平台+自营,这样可以盘活房地产库存。而小猪、蚂蚁等选择C2C模式,也就是以拥有自有住房的个人房东为主。

易观智库报告指出,中国在线短租市场仍存在着信用成本高、消费习惯未形成、房源管控复杂等问题,不过潜在的市场需求仍然很大,而且在线短租作为新兴的共享经济,对传统市场格局有颠覆性意义。

2015年7月8日,小猪短租宣布完成6000万美元C轮融资,由愉悦资本领头,晨兴、中信、和玉资本跟投。自2012年8月上线以来,小猪短租一直坚持个人对个人的短租理念,这与Airbnb类似。创始人陈驰认为,这才更为符合共享经济的理念。

小猪短租目前还没有盈利,不过其盈利模式与现金流显然对投资方具有吸引力。Airbnb选择向房客收取8%-12%的费用,而小猪不收房客的钱,只收房东10%的费用。潘采夫认为,这更符合中国消费者的理解—在中国,顾客是不能吃亏的。

在刚开始时,这家短租公司的创始人陈驰、王连涛可能自己都不确定这种模式会走得通—因为中国的信用体系、社会观念都不成熟,几年过去,各方面的条件都在慢慢成熟起来。

小猪短租创始人陈驰将小猪短租定位为“有人情味的住宿”,而Airbnb则以房屋为推广重点。陈驰将其诠释为:在宏大的陌生人社会背景里,实现三四十年前类似于熟人社区的共享,去构建一个可以让双方决策、去信任的一套生态系统。

2015年12月7日,Airbnb宣布融资15亿美元,估值达到250亿美元。在成功打开古巴市场后,2015年8月,Airbnb宣布进军中国市场,目前,其中文网站的服务条款内容仍是英文原版。Airbnb的本土化之路,如何面对不一样的信用体系和社会观念,或许还需要经历一番对中国社会的理解。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全球第一款新冠预防药物,获批进口!已落地海南2家医院,两针13300元
航班少了,收入低了!空少转行财商教育、兼职送外卖!空乘一年少5千人
洁净室工程市场向国内快速转移,圣晖集成等龙头机遇更大
ESG观察第39期:《企业ESG信息披露通则》发布,ESG建设提速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