鑫信腾IPO:大客户富士康遭稽查,终端客户合作稳定性生疑

彭晨雨
2023-11-25 20:00:01
来源: 时代商学院精选
鑫信腾IPO分析

来源|时代商学院

作者|彭晨雨

编辑|毕肖磊

据《环球时报》消息,今年10月,税务及自然资源部门依法对富士康集团(以下简称“富士康”)部分重点企业进行税务稽查或现场调查,引发业界高度关注。

作为“代工之王”,富士康在消费电子产业链中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影响着众多上游供应商。其中,主营自动化设备的深圳市鑫信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鑫信腾”)就是富士康供应商中的一员,该公司于2023年5月19日成功过会,拟登陆创业板,但截至11月23日仍未提交注册。

时代商学院研究发现,2020—2023年上半年(下称“报告期”),鑫信腾对富士康的销售额呈大幅下滑的趋势,三年半的时间里销售额下降幅度高达99.13%。叠加近期富士康遭有关部门调查的影响,鑫信腾与大客户富士康的合作前景或不明朗。

此外,鑫信腾的多家主要终端客户均与富士康存在合作关系。此次富士康遭有关部门调查,鑫信腾与部分终端客户的合作稳定性或将受到影响。


大客户被“双线稽查”,未来合作或存隐忧

1.1对富士康销售额骤降

招股书显示,鑫信腾是一家专注于工业自动化和智能化设备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其核心产品主要包括整机测试设备、模组测试设备、组包装设备以及线体自动化设备,主要应用于消费电子、汽车电子、新能源、半导体等领域。

第二轮问询函回复文件显示,报告期内,鑫信腾的前五大客户累计有9家,均为消费电子产业链中的头部ODM/EMS(原始设计制造商/电子产品制造服务商)厂商,其中就包括富士康;报告期各期,鑫信腾对富士康的销售金额分别为1699.66万元、1619.32万元、622.78万元、14.80万元。

由此可见,三年半的时间里,鑫信腾对富士康的销售额累计下降幅度高达99.13%。其中,从2022年起销售额出现大幅下滑。

对此,深交所要求鑫信腾说明公司向富士康销售金额大幅减少的原因,公司对富士康的销售规模是否与客户自身业务发展、采购需求的变化相匹配,公司是否存在未能持续获取主要客户重要订单或订单被取消的情形。

在第二轮问询函回复文件中,鑫信腾解释称,2022年1—6月及2022年全年,公司对富士康的销售收入均同比有所下滑,主要是由于公司对富士康的销售主体为廊坊富士康,2022年3—4月份受客观因素影响,廊坊富士康停业近两个月,每年代工厂的生产峰值期一般为3—5月份,由于廊坊富士康无法保证新项目出货,原属于廊坊富士康的产代工订单被终端客户转移分摊到其他厂商,直接导致富士康对公司设备的采购需求也相应有所下滑。

对于2023上半年富士康对该公司设备的采购仍较少,鑫信腾则表示主要系仍受廊坊富士康的产代工订单被转移分摊尚未恢复所致。公司对富士康的销售规模与客户自身业务发展、采购需求的变化具有匹配性。

对于是否未能持续获取主要客户重要订单,鑫信腾则表示,目前,公司已服务的客户包括闻泰科技(600745.SH)、华勤技术(603296.SH)、龙旗科技等头部ODM企业,以及比亚迪(002594.SZ)、富士康、伟创力(FLEX.O)、蓝思科技(300433.SZ)、光弘科技(300735.SZ)等大型EMS企业,并与上述知名企业达成长期、良好、稳定的合作关系。公司已经与下游知名客户建立了稳定的合作关系,能够持续取得主要客户重要订单。

1.2大客户遭税务、自然资源部门调查

然而,大客户富士康对鑫信腾的采购需求尚未恢复,却又遭遇了前文所述的“双查”风波。

富士康母公司鸿海精密工业股份有限公司(鸿海,2317.TW)发布公告称,针对媒体报道的富士康旗下多家企业被调查一事,“合法合规为鸿海在全球各地的基本原则。集团会积极配合相关单位的作业办理。”

据《每日经济》新闻消息,10月23日,鸿海在A股的上市主体工业富联(601138.SH)证券办向媒体证实,相关调查正在进行且涉及的主体不止一家,并称目前并不清楚调查的原因,公司在积极配合相关部门的相关调查,目前也无法准确判断该事件对于公司影响。

富士康作为鑫信腾的主要客户之一,其此次受到相关部门稽查是否会影响双方合作稳定性;此次税务及用地情况调查是否涉及鑫信腾的销售主体廊坊富士康;鑫信腾又能否长期稳定获取大客户富士康的订单,上述问题均有待解答。

11月20日,针对上述问题,时代商学院向鑫信腾方面发去调研函,截至发稿,对方仍未回复。


与小米合作缘起富士康,终端客户合作稳定性生疑

招股书显示,小米集团(01810.HK)系鑫信腾的主要客户之一,该集团旗下的湖北小米长江产业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系鑫信腾第八大股东,持股比例为4.53%;报告期各期,鑫信腾对小米集团的销售额分别为2560.60万元、1089.24万元、209.30万元、583.53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小米集团之所以能与鑫信腾成功“牵手”,也与富士康密切相关。

首轮问询函回复文件显示,鑫信腾自2015年起向小米集团的代工厂南京英华达和廊坊富士康供应音频检测设备及传感器功能测试设备,并以此通过其下游代工厂开始与小米集团建立联系。

最终,小米集团不仅成了鑫信腾在终端的主要客户之一,甚至还成了投资该公司的重要股东。可以说,富士康在鑫信腾与小米集团的合作中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除小米外,鑫信腾的大部分其他终端客户,也与富士康存在合作关系。

首轮问询函回复文件显示,鑫信腾主要终端客户包括小米、华为、三星、苹果、OPPO、荣耀、中兴等。

而根据公开信息,富士康成立于1974年,并于1988年开始在大陆投资建厂房,专注于生产3C电子产品,现已成为EMS行业排名第一的厂商。作为行业内的头部手机代工厂商,除了给苹果代工iPhone以外,富士康还和华为、小米、OPPO、vivo等厂商有合作关系,与鑫信腾终端客户重合度较高。

据了解,EMS指为电子产品品牌拥有者提供制造、采购、部分设计以及物流等一系列服务的生产厂商。一般来说,品牌为保证产品质量,会严格挑选符合要求的供应商,并由供应商向代工厂提供制造及检测设备完成生产。

据招股书,鑫信腾核心产品主要包括各类测试设备、组包装设备以及线体自动化设备,产品下游应用行业是以智能硬件三大件(智能手机、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和智能穿戴设备为主的消费电子领域。报告期内,鑫信腾应用于消费电子领域的产品占营收的比重分别为99.86%、99.72%、89.25%、74.26%,均高于七成。

招股书显示,鑫信腾所处的智能检测设备行业具有定制化属性;报告期内,鑫信腾产品主要为定制化产品,具有高度定制化特征,且设备产品一般呈小批量、多型号的特征;与此同时,产品生产主要采用“以销定产”的方式,即根据客户的订单进行定制化生产。

基于上述情况,深交所要求鑫信腾说明公司适用下游不同行业的产品生产技术、设备是否具备通用性。

对此,鑫信腾在首轮问询函回复文件中表示,对于核心技术,公司一般会根据下游不同行业客户的具体应用场景差异(如具体行业领域、终端产品等),为不同客户的具体需求研发生产具有不同功能参数指标的相关产品,但所运用的生产技术不存在较大差异,具有一定通用性。

对于生产设备,公司应用于不同领域产品的生产工艺具有相似性,大多需经过加工环节,上述主要生产设备均具有通用性,可广泛应用于不同的检测类和组包装类设备产品。

对于生产环节,尽管下游运用领域客户需求有所差异,但公司所生产的自动化设备生产环节均主要包括产品设计研发、BOM制作、物料准备、生产装配、产品调试、安装及现场调试等,不同下游应用领域如消费电子、汽车电子、新能源等不同行业的新制自动化设备生产环节相同。

鑫信腾还表示,在基本一致的核心技术路线和通用的生产工艺基础上,公司会依据不同行业的需求进行定制化研发,生产符合不同客户的相关自动化设备产品。鉴于不同行业、不同客户需求有所差异,因此公司自身的测试设备产品具有一定差异性。

那么,鑫信腾的产品是否存在为富士康生产线所定制而通用性不强的情况呢?对此,时代商学院已向鑫信腾发函问询,但截至发稿尚未得到回复。

另外,经查阅招股书及各轮问询函回复文件,鑫信腾并未具体披露用于富士康生产线产品的通用性情况,也并未披露对终端客户销售产品中最终用于富士康代工的比例。

但结合上述由于廊坊富士康停业而导致无法出货的情况,若此次富士康因税务或用地问题再次被迫停业,鑫信腾与终端客户的合作稳定性或将受到一定影响。


参考资料:

1. 《深圳市鑫信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 招股说明书(上会稿)》.深交所官网

2. 《关于深圳市鑫信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申请文件的审核问询函的回复》.深交所官网

3. 《关于深圳市鑫信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申请文件的第二轮审核问询函的回复》.深交所官网

(全文3326字)

免责声明:本报告仅供时代商学院客户使用。本公司不因接收人收到本报告而视其为客户。本报告基于本公司认为可靠的、已公开的信息编制,但本公司对该等信息的准确性及完整性不作任何保证。本报告所载的意见、评估及预测仅反映报告发布当日的观点和判断。本公司不保证本报告所含信息保持在最新状态。本公司对本报告所含信息可在不发出通知的情形下做出修改,投资者应当自行关注相应的更新或修改。本公司力求报告内容客观、公正,但本报告所载的观点、结论和建议仅供参考,不构成所述证券的买卖出价或征价。该等观点、建议并未考虑到个别投资者的具体投资目的、财务状况以及特定需求,在任何时候均不构成对客户私人投资建议。投资者应当充分考虑自身特定状况,并完整理解和使用本报告内容,不应视本报告为做出投资决策的唯一因素。对依据或者使用本报告所造成的一切后果,本公司及作者均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本公司及作者在自身所知情的范围内,与本报告所指的证券或投资标的不存在法律禁止的利害关系。在法律许可的情况下,本公司及其所属关联机构可能会持有报告中提到的公司所发行的证券头寸并进行交易,也可能为之提供或者争取提供投资银行、财务顾问或者金融产品等相关服务。本报告版权仅为本公司所有。未经本公司书面许可,任何机构或个人不得以翻版、复制、发表、引用或再次分发他人等任何形式侵犯本公司版权。如征得本公司同意进行引用、刊发的,需在允许的范围内使用,并注明出处为“时代商学院”,且不得对本报告进行任何有悖原意的引用、删节和修改。本公司保留追究相关责任的权利。所有本报告中使用的商标、服务标记及标记均为本公司的商标、服务标记及标记。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news@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业绩增长乏力,东莞信托换帅,东莞金控原总经理张庆文接棒
全球“药王”争霸赛升级:司美格鲁肽单挑K药,替尔泊肽步步紧逼
从县委书记到"张狂"公益人,陈行甲:我想做一场社会实验,推动解决因病致贫
两日近9000名韩国医生辞职:平均年薪近20万美元,他们还在抱怨待遇不好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