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创能源实控人符黎明配偶大额资金往来存疑,多名近亲在公司担任要职

郑少娜
2022-12-06 21:00:01
来源: 时代商学院精选
时创能源将于12月7日上会,闯关科创板。

来源 | 时代商学院

作者 | 郑少娜

编辑 | 徐墨

一家企业实控人20多名亲属在公司担任职务,分别任职于采购、财务、生产及行政等部门,这样的企业能否保证内控制度完善且有效执行?

常州时创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时创能源”)主要从事光伏领域的湿制程辅助品、设备和光伏电池的生产,将于12月7日上会,拟闯关科创板。

所谓的湿制程辅助品,是光伏电池制造中类似于清洁液的一种添加剂。报告期内(指2019—2022年上半年,下同),时创能源与众多头部光伏企业均有合作,如隆基绿能(601012.SH)、天合光能(688599.SH)、晶澳科技(002459.SZ)、通威股份(600438.SH)等。


实控人从晶科能源出走创业,其配偶大额资金往来存疑

要说起时创能源的发展史,那就不得不提到同样身处光伏行业的另一家公司。

据公开资料,浙江太阳谷能源应用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太阳谷”,后更名为浙江晶科能源有限公司)创立于2006年5月,是浙江省海宁市的一家光伏设备及元器件制造商。

2009年6月,在国内光伏产业发展之初,晶科能源(688223.SH)收购了浙江太阳谷,进入电池和组件领域。不久后,时任浙江太阳谷技术总监的符黎明选择出走创业,并于同年11月创办了时创能源。截至2022年11月27日,符黎明持有时创能源77.83%的股权,为实际控制人。

2019—2022年上半年,符黎明的配偶王彦肖存在大额资金往来,如向仇桂芳转入1192万元、向安冬立转入700万元,其大额资金的来源与去向令人存疑。

关于实际控制人配偶的大额资金往来情况,在首轮问询中,上交所要求时创能源说明:王彦肖的资金来源;王彦肖与仇桂芳、安冬立的关系,仇桂芳、安冬立借款的主要资金用途,报告期内资金拆借、归还的具体时点;仇桂芳、安冬立与时创能源客户、供应商是否存在关联关系。

时创能源解释称,仇桂芳为符黎明表弟符涛的岳母,安冬立为王彦肖的妹夫,两者与王彦肖均为亲属关系。王彦肖向上述两名亲属转账,系将部分家庭闲置资金委托其进行投资理财。上述转账资金主要来自王彦肖本人的工作收入、家庭成员的经营所得及资产处置等方面的资金积累。王彦肖与相关自然人的资金往来属于个人资金安排,上述款项与时创能源的供应商、客户不存在往来,不涉及与时创能源及其下属企业有关的代垫成本或费用、利益输送、商业贿赂或不正当竞争的情况。

据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王彦肖累计向安冬立转账700万元进行投资理财,累计收回本金和收益325.41万元。另外,王彦肖累计向仇桂芳转账1192万元,并在2021年12月收回本金,上述理财产生收益140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符黎明的配偶王彦肖曾担任中信证券高级副总裁职务、迪安诊断(300244.SZ)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现任迪安诊断副总经理。


实控人多名亲属在公司谋职,新增客户现0人参保公司

事实上,除上述大额资金往来外,符黎明有20多名亲属在时创能源担任职位。

如图表1所示,报告期内,符黎明在公司任职的近亲属中,曹建忠(符黎明姐姐的配偶)现任时创能源副总经理,符涛(符黎明姨妈李琴芳之子)曾任监事会主席、现任采购经理,左军(符黎明表妹孙霞的配偶)曾任副总经理、现任对外关系负责人。

除上述亲属曾任或现任“董监高”外,符黎明其他亲属曾分别在采购、财务、生产及行政等部门任职。

例如,2020年2月,符黎明的婶婶钱爱琴辞任保洁员职务并从公司离职;2022年8月,符黎明母亲的堂妹尤立萍、符黎明堂弟符杰的配偶承瑶分别辞任财务部门职务,担任行政专员;2022年8月,符黎明的父亲符水林辞任采购部总监职务,担任厂务部总监,负责厂区建设及日常维护、厂务设施的日常运维和缺失排查整改、管控厂务系统费用等。

据时代商学院统计,2019—2021年,时创能源实控人近亲属领取的薪酬合计金额分别为366.85万元、409.79万元和448.01万元,占当期净利润的比例分别为3.46%、2.87%和4.94%。

从任职类别情况看,如图表2所示,截至2022年11月14日,时创能源实控人近亲属担任董监高及核心人员的有1人、担任中层经理的有6人,曾担任财务人员的有2人。

众多亲属在时创能源任职并领取薪酬,不仅胜任能力令人存疑,且可能导致该公司存在一定的内控治理风险。值得注意的是,财务岗位在企业中是关键岗位,由亲属担任可能会导致向实控人输送利益;采购岗位容易产生拿回扣、收受贿赂的现象,由亲属担任也可能会间接向实控人输送利益。

此外,在光伏电池的前五大客户中,2019年,江西新永诚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诚材料”)向时创能源的采购金额为174.16万元,占时创能源该类产品的销售占比为11.46%。2019年,永诚材料成为时创能源光伏电池的第三大客户,而2020年和2021年又在前五大客户名单中消失。

天眼查显示,永诚材料成立于2019年,2019—2021年该公司的参保人数均为0人。也就是说,参保人数为0的永诚材料当年就已成为时创能源光伏电池的前五大客户,双方交易真实性存疑。


参考资料

《常州时创能源股份有限公司招股说明书(注册稿)》.上交所官网

《发行人及保荐机构关于审核中心意见落实函的回复》.上交所官网

《发行人及保荐机构关于第一、二轮审核问询函的回复意见》.上交所官网

(全文2109字)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体验五分钟排队一个半小时”,环球影城客流恢复!消费者:工作人员对待游客像赶羊一样
“车圈铁娘子”来坐镇,小鹏汽车或重现哈弗H6奇迹,特斯拉、蔚来会紧张吗?
40家房企业绩预亏:新一轮人事洗牌已启动,精简区域成“动刀”重心
2022企业IPO之变:融资额、发行市盈率、破发率创十年新高!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