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债10亿,花3000万收购职业学校,学大教育艰难转身

武佩璇
2022-12-02 16:23:44
来源: 时代财经精选
一边是未偿还的巨额债务,另一边是拓展新业务的必要收购,转型中的学大教育正面临一个关键的节点。

经历了上半年营收、净利的双双下滑,学大教育(000526.SZ)转型的信念愈发坚定,迅速加快职业教育方面的布局,短短两个月,就斥资2846万元收购了3所职业教育学校。

10月25日晚,学大教育发布公告称,其下属全资子公司学大职教将以自有资金持有大连市通才汇国际教育控股有限责任公司100%股权,并实现间接持有一所中等职业学校和一所成人教育培训机构的100%权益,该交易对价1386万元。

学大教育在收购方面毫不吝啬,此前在9月份,其便以1460万收购了东莞一所职业技术学校。

但大方收购的背后,学大教育头顶还悬着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超10亿元债务还未还清。截至2022年上半年,学大教育的资产总计为31.67亿元,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仅为4.77亿元。

一边是未偿还的巨额债务,另一边是拓展新业务的必要收购,转型中的学大教育正面临一个关键的节点。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2846万收购3所学校

根据学大教育10月25日晚的公告,此次其收购所用资金为自有资金,交易总价为1386万元,值得注意的是,该交易价格分为两部分,目标公司100%的股权价格为715万元,其余671万元则是出让方在目标学校中未实现的债权。

目标学校的经营情况究竟如何?为何出让方在目标学校还有上百万的债权未实现?

10月26日,时代财经致电学大教育证券部,其工作人员表示,学校具体的经营数据和债务产生的原因目前暂不知晓,但其强调学校是正常运营,在当地也有一定的知名度。“公司在收购方面非常谨慎,后期也会积极向目标学校注入师资力量、平台资源等,帮助学校良好运营。”

这并不是学大教育今年的第一起收购,经历了上半年营收净利的“双降”,学大教育向职业教育方面的转型步伐加快。

9月6日晚,学大教育发布公告称将以自有资金1460万元向东莞市学鼎教育投资有限公司投资以持有其80%的股权,并实现间接持有一所职业教育学校的80%举办者权益。

除此之外,8月30日,学大教育以丰富产品线布局,培育新业务增长点为由,公布拟以现金方式出资3亿元设立全资职业教育平台,经营范围涵盖职业教育、全日制教育、职业培训、语言类培训、艺术类培训、文化教育培训、教育信息化等。

学大教育证券部工作人员透露,虽然上述几个方向公司均有布局,但现阶段最重要的发展方向还是职业教育。“目前公司已和二三十所职业学校通过合办、收购等方式合作,后续还会继续对良好标的进行收购、投资。”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两起收购以及成立相关平台均是学大教育的自有资金,而学大教育面临最大的一个问题便是巨额债务问题。

9月30日,学大教育公布了目前借款进展。据其公告内容,学大教育此前展期的11.15亿元债务还剩下10.63亿元尚未偿还,借款到期日为2023年9月30日。

根据学大教育2022年半年报,其目前的资产总计为31.67亿元,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仅为4.77亿元。

当下阶段,学大教育既需要关注新业务的拓展,更要关注业绩的回报。

半年报显示,学大教育2022年上半年的营收为10.57亿元,归母净利润为0.47亿元,同比分别下降33.2%和57.98%。其从去年“双减政策”公布后便开始规划转型,巩固传统业务的同时积极探索其他领域。但不得不承认,从业绩方面来看,学大教育的新业务要赚钱还需要一段时间。

上述工作人员表示,“目前主要的营收还是来源于此前传统的高中教育培训。新收购的这些学校还需要公司通过未来的积极运营才能有所收获,短时间内还无法体现在业绩上。”

10月26日,得益于A股飘红和教育板块的活跃表现,学大教育亦实现6.08%的涨幅,收于15.54元。

职业教育成转型必备

近年来,政府大力支持职业教育发展,多次出台相关政策文件,表示要稳步发展职业本科教育,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院校和专业,增强职业教育适应性,加快构建现代职业教育体系。

职业教育也因此成为教育公司首选的转型之路,涉及的教育方向越发多元。

从A股上市公司来看,除了职教行业老玩家中公教育(002607.SZ)之外,科德教育(300192.SZ)在2022年4月份与相关方合作成立了智链嘉磊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将围绕现代新技术职业教育开展业务,特别是职业技术培训服务及IT软件职业资格认证培训等领域。

传智教育(003032.SZ)则一直在数字化人才培训行业大力开拓,并针对不同的人群推出了不同层次的职业教育,如旗下短训品牌“黑马程序员”,面向在职人群以及大学生;“传智专修学院”则面向高中毕业生,以计算机应用技术专业为主要培育方向。

10月26日,北京社科院研究员王鹏对时代财经表示,“目前我们的大中专院校,包括我们的本科研究生教育,提供的人才资源跟实际市场当中需要的人才之间存在非常大的差距,这也为职业教育提供了市场需求。”

王鹏认为,未来的职业教育应该分为两个维度,一是学历培养,以高职大中专院校培养新一批高技术年轻人才;二是在数字化、智能化时代针对已经工作的人群,无论是白领,还是产业工人,去进行相关的培训,提升自己的能力。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体验五分钟排队一个半小时”,环球影城客流恢复!消费者:工作人员对待游客像赶羊一样
“车圈铁娘子”来坐镇,小鹏汽车或重现哈弗H6奇迹,特斯拉、蔚来会紧张吗?
40家房企业绩预亏:新一轮人事洗牌已启动,精简区域成“动刀”重心
2022企业IPO之变:融资额、发行市盈率、破发率创十年新高!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