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滇银行七年来首次增收两位数,行长空缺近一年,副行长只有两个

黄宇昆
2022-05-18 10:21:38
来源: 创业圈精选
富滇银行不仅缺行长,还缺副行长。

文|记者黄宇昆

近日,富滇银行昭通分行因房地产开发贷款发放不审慎、贷款风险分类不准确等,被昭通银保监分局处罚115万元。这是该行今年收到的第二张罚单。据不完全统计,去年以来,富滇银行已累计收到银保监开出的9张罚单,累计罚款金额达536万元。

作为云南省唯一的省级法人银行,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富滇银行资产总额达到3192.43亿元,在云南省城商行中资产规模位列第一。去年,富滇银行终于摆脱了营业收入连续多年增长几乎停滞的桎梏,数据显示,2021年该行实现营业收入56.94亿元,同比增长12.53%;实现净利润6.09亿元,同比增长14.5%。

值得注意的是,身为一家资产总额超过三千亿元的省级法人银行,富滇银行却仅有两位副行长,自去年6月前行长代军升任董事长后,该行行长至今空缺也有近一年。注册地在云南玉溪的云南红塔银行,其高管架构为“一正六副”,即一名行长和六名副行长,而红塔银行仅为市级城商行,资产总额也仅为富滇银行的一半。

在富滇银行年报中,发表行长致辞的是副行长董玲。董玲生于1963年1月,目前已经接近退休年龄。

高管层长期保持着“零正两副”的架构,这是否会对富滇银行的日常经营造成影响?《创业圈》人物财经记者向富滇银行发送采访函,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七年来营收增速首破两位数,年报未提上市

在营业收入经历了连续几年的原地踏步后,富滇银行去年终于迎来了阶段性突破。数据显示,2021年,该行实现营业收入56.94亿元,同比增长12.53%;实现净利润6.09亿元,同比增长14.5%,这是富滇银行七年来营业收入首次实现两位数增长。富滇银行董事长代军在年报中表示,2021年,该行以“深化改革转型”的举措,进一步提升经营质效,着力打造第二增长曲线,空间布局优化和商业模式大转型取得成效。

具体来看,在零售转型战略的推动下,富滇银行个人贷款业务呈现较好发展态势。截至2021年末,富滇银行资产总额3176.46亿元,较2020年末增长146亿元,增幅4.82%。各项贷款余额1798.67亿元,较2020年末增长176亿元,增幅10.86%,其中个人贷款余额509.18亿元,同比增长14.07%,高于全行贷款总额增速。

尽管富滇银行营收增速创下新高,但其净利润与巅峰期仍有差距。联合资信出具的最新评级报告显示,随着富滇银行信贷资产质量的下行以及较大的不良资产处置,导致其资产减值损失处于较高水平,对净利润产生不利影响,盈利水平较弱。数据显示,2021年该行资产减值损失为27.24亿元,同比增长14.49%。

资产质量方面,富滇银行的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贷款率继续保持双降。截至2021年末,该行不良贷款余额35.79亿元,较年初减少1.44亿元;不良贷款率1.99%,较年初下降0.31个百分点。在不良核销上,2021年该行核销贷款6.43亿元,较2020年减少28.29亿元。

今年3月,云南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印发了《云南省“十四五”金融服务业发展规划》,其中明确提到,支持地方法人金融机构实现高质量发展,支持富滇银行等继续深化改革,多渠道补充资本,完善公司治理机制,加快发展步伐,“十四五”期间力争富滇银行、红塔银行上市。

在2020年报中,富滇银行曾对其上市进程进行了详细的规划和披露。具体而言,2021年该行将全力推进上市准备及增发股份工作,全面启动 2021-2022年新一轮增资扩股工作,募集资金不低于60亿元,进一步夯实上市前的准备工作。同步启动2021-2023年上市 IPO 筹备工作,力争2021年末完成上市辅导工作。

2021年8月,云南银保监局核准了富滇银行增资扩股方案,定向募集不超过20亿股的股份。但除此之外,富滇银行上市再无其它后续进展。《创业圈》人物财经记者注意到,去年6月,在该行召开的一次股东大会上,审议通过了《富滇银行关于调整原上市安排的方案的议案》,但对于后续安排,该行并未在2021年报中提及。

高管层“零正二副”,行长空缺,副行长仅两位

富滇银行成立于2007年12月,是在对昆明市商业银行进行重组的基础上成立的省级地方性股份制商业银行。截至2021年末,该行第一大股东为云南省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16%。

去年6月,富滇银行董事会审议并通过了该行董事长洪维智的辞职申请,推选代军担任该行董事长,代军同时辞去行长职务。公开资料显示,代军生于1969年,曾任中信银行昆明分行行政管理部总经理、办公室主任、公司银行部总经理,云南省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金融一处处长。加入富滇银行后,他历任该行董事会秘书、副行长、行长等职务。

截至目前,富滇银行行长职位已空缺近一年,《创业圈》人物财经记者注意到,在富滇银行年报中,行长致辞的落款署名是担任执行董事、党委委员、副行长的董玲。董玲生于1963年1月,历任建设银行云南省分行总审计室处长、成都审计分部副主任,建设银行云南省分行综合审计处总经理,昆明市商业银行总会计师,富滇银行行长助理、总会计师等职。

今年1月,云南省纪委监委公告,富滇银行原党委委员、副行长曹艳丽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曹艳丽于2008年加入富滇银行,任该行党委委员、副行长、工会主席等职。去年11月,她辞去富滇银行董事职务,不再担任该行党委委员、副行长。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富滇银行近年来落马的第一位副行长。2018年,富滇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孔彩梅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与曹艳丽相仿,孔彩梅也是从富滇银行成立之初便加入担任管理层职位。

在曹艳丽辞职后,该行高管层的副行长就只有董玲和纳然,这对于一家资产总额超过三千亿元的省级法人银行来说,数量实在偏少,更何况该行行长目前也是空缺状态。

主要高管的缺失,或许对富滇银行的日常经营造成了一定影响。5月6日,富滇银行昭通分行因房地产开发贷款发放不审慎、贷款风险分类不准确、未严格执行贷款三查制度,被昭通银保监局处罚115万元。而这已经不是该行今年第一次收到监管罚单,4月6日,富滇银行西双版纳分行被处罚30万元,违规案由为屡查屡犯、贷后检查不尽职、贷款资金被挪用等;1月11日,该行保山分行被处罚1万元,违规案由是因为损坏金融许可证。

分行问题频出,总行也未能幸免。去年11月,云南银保监局一口气列出了富滇银行七条违规事项,其中包括未经任职资格核准履行高级管理人员职责;贷款支付管理与控制不到位,个人消费贷款流入资本市场、房地产市场等,该行因此被处以220万元罚款。

今年是该行国企改革三年行动的收官之年,在年报中,富滇银行表示,2021年,该行国企改革三年行动实施方案重点任务完成率91.89%,不断完善现代金融企业公司治理体系,持续改革优化总行组织架构。未来,富滇银行在高管补齐后,能否早日冲刺成为云南省首家地方上市银行,值得关注。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CEO刚上富豪榜,游戏“新贵”米哈游踩雷五矿信托?资金追回难度大
巨额债务压顶,老板娘临危受命,这位千亿房企创始人为何交棒夫人?
重庆三峡银行创新绿色金融 服务绘就绿水青山“美画卷”
打造数字人民币广州模式:落地8.5万个支付场景,基本完成第一阶段任务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