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版LV百亿债务压顶,一米布料曾卖6.8万,如今董事长被法院高额悬赏

邓宇晨
2022-05-16 17:28:38
来源: 时代周报
邱亚夫目前麻烦缠身

纺织巨头山东如意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山东如意”)债务问题进一步发酵。

执行信息公开网5月9日显示,如意集团(002193.SZ)控股股东山东如意新增两条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分别为6.8亿余元、110万元,执行法院分别为银川市中院、济宁高新区法院。

今年64岁的邱亚夫,实际控制山东如意、如意集团,并兼任两家公司的董事长,最近也深陷麻烦。5月6日,太原中院发布悬赏公告,因一笔8600万元的借款合同纠纷未按生效法律文书所确定的义务履行,被执行人山东如意及其实控人邱亚夫被法院执行悬赏。

山东如意源于1972年创立的山东济宁毛纺厂,是山东的明星企业。2010年开始,山东如意不断并购国际知名时尚品牌,名声日显,被称为中国版“LVMH集团”。

官网显示,山东如意是中国纺织500强首位,中国跨国企业百强,旗下法国SMCP集团和香港利邦集团分列2020全球奢侈品公司百强榜单第46位和97位。

巅峰时期,山东如意资产遍布全球,建立庞大的时尚帝国,旗下曾拥有四家上市公司,分别是A股的如意集团、港股上市企业利邦控股(00891.HK)、在巴黎泛欧证交所上市的SMCP集团(FR0013214145)和日本瑞纳集团(已退市)。

2020年开始,山东如意的债务危机开始显现,导致海外品牌收购计划搁浅,已收购品牌债务无法清偿。2020年5月,因138.79亿日元(折合7.11亿元人民币 )的债务无法清偿,瑞纳集团成为东交所首家申请破产保护的上市公司;2021年9月,山东如意因一笔2.5亿欧元(约合17.66亿元人民币)的债务违约问题致使SMCP集团的控股权被抵押;因一笔1.5亿美元(约合10.08亿元人民币)贷款未能偿还,利邦控股在2022年1月停牌。

如意集团的资产规模和盈利能力较为有限。财务数据显示,2021年,如意集团实现营收6.90亿元,归母净利润99.37万元,总资产为48.07亿元。

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6月,山东如意有息负债余额301.30亿元。其中,未能如期偿还且尚处于持续状态的有息负债合计为108.96亿元。3支存续债券18如意01、19如意科技MTN001、17如意科技MTN001均已逾期,总计本息余额达34.30亿元。

就上述问题,时代周报记者近日拨打如意集团董秘办电话,始终未有人接听。

微信图片_20220516153850.png

图片来源:山东如意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债券半年度报告

中国版“LVMH集团”发家史

外界评价邱亚夫沉稳实干,有同辈企业家罕见的国际化视野。

据媒体报道,1975年,年仅17岁的邱亚夫就成为济宁毛纺织厂的一名普通工人。踏实肯干、反应机敏,他在两年后就升任车间主任。24岁时,邱亚夫前往西北纺织工业大学进修。1997年,时年39岁的他接任厂长之位。邱亚夫顺风顺水,但济宁毛纺厂却江河日下。1992年,济宁毛纺厂改制,取名为“如意毛纺集团”,即如意集团前身。

1997年,邱亚夫带领公司高层前往江浙地区和欧洲学习考察。这一番学习考察,让他认清了与对手之间的巨大差距。“我当时跟员工说,‘我们完了’,这是我当时的原话。”邱亚夫说。

2001年,邱亚夫成立山东如意,邱亚夫持股51%。在邱亚夫的领导下,如意集团开始更新设备,改革管理。随后,山东如意通过并购,逐步吸纳如意集团股权,并在2009年实现了对如意集团的控制。

邱亚夫随即将视野转向海外,2010年开始,山东如意开始海外并购纺织行业上下游企业,前后拿下了亏损严重的日本百年服装集团瑞纳(RENOWN)、澳大利亚库比棉场(Cubbie Station)、德国男士西装生产企业Peine Gruppe等。

2016年,山东如意通过间接控股子公司发行价值2.5亿欧元的债券,从私募巨头KKR手中拿下法国轻奢时尚品牌SMCP的53%股权。SMCP集团1984年在巴黎成立,现已发展成全球备受追捧的轻奢成衣品牌。旗下拥有Sandro、Maje及Claudie Pierlot等三个品牌。

2016年,SMCP开通了Sandro、Maje的天猫官方旗舰店,此后Claudie Pierlot的天猫旗舰店也上线运营。Sandro和Maje的中国官网也开放电商业务。次年,SMCP登陆巴黎泛欧证券交易所,创同期行业IPO最大规模,募集资金6.23亿欧元。

山东如意雄心勃勃,提出“重构时尚版图”。2018年,邱亚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将山东如意的目标总结为两条腿走路:科技纺织全球领先、时尚品牌全球领先。

此时,山东如意风头正盛,推出堪称“天价”的纺织面料。在2019年的一次展览会上,山东如意推出价值6.8万元一米的面料。据媒体报道,这款面料选的是全球最珍稀的小羊驼绒纤维,由近400人组成攻关小组,研发花费超过3000万元。

VCG111362785763.jpg

海外收购品牌“折损殆尽”

时尚产业受疫情冲击,山东如意放慢海外收购步伐。

据媒体梳理,从2010年开始,山东如意花费在海外时尚品牌并购的费用高达400亿元。报道称,山东如意还计划收购瑞士奢侈品牌Bally,但最终也未能成行。

山东如意的海外收购,结果不甚理想。日本瑞纳称,百货商场全面停摆,瑞纳70%销售额依赖于百货公司各个分店,这导致销售额陡崖式下跌。最终,瑞纳负债总额达138.79亿日元,资金链断裂,无奈在2020年宣布破产。

有业内人士将如意的收购模式总结为:以低价购入海外品牌,随后通过资本运作将其重新打包上市;在资本市场获得的收入,将被用在下一轮的收购中。通过这种方式,山东如意在短期内快速募得大量资金,进而完成多个品牌的收购。

2020年4月,在接受时尚杂志《VOGUE》专访时,邱亚夫表示,接下来的战略重点将集中精力完成近年的债务偿还,“我们将推动企业在上证A股、日本东交所、泛欧交易所三个证券交易市场上市融资来解决债务问题”,“借助股票上市、债务转股权置换等方式,我相信也能帮助集团缩减债务规模,降低举债经营比例。”

山东如意控股子公司在2021年9月未能按约赎回2.5亿欧元债券,所持法国SMCP集团53%的股权或将被交出抵债。

目前,SMCP集团控股权已移交至债权人财团手中。山东如意则在英国法院提起诉讼,指控Glas SAS试图逼迫SMCP集团以低于市场估值价格,转让股权或联合股东实现整体收购。Glas SAS自称是债权人受托机构。目前,股权转让和诉讼均未完结。

利邦控股则今年已进入破产清算调查阶段。

因未能偿还1.5亿美元贷款,渣打银行在2020年12月向百慕大最高法递交清算利邦控股的申请。2022年1月,利邦控股公告称,百慕大最高法院已在2021年12月10日委派FTI咨询(香港)和R&H Services有限公司担任利邦控股的联合清算机构,目前针对该公司的调查委员会已经组成。

2019年开始,山东如意试图通过引入战投等方式自救,但均以失败告终。2019年7月,如意集团曾准备以发行股份的方式将控股母公司山东如意旗下的CERRUTI1881、GIEVES&HAWKES、KENT&CURWEN、DURBAN、Aquascutum等品牌纳入上市公司体系。该计划最终也未能实施。

2020年6月,因双方存在分歧,山东如意最终未能获得济宁城投35亿元输血。原本,济宁城投将通过股权收购成为如意集团第二大股东。

山东如意2021年债券半年报显示,集团2021年上半年营收仅84.45亿元,其中,服装零售和纺织板块的占比分别为44.19%和40.37%。截至2021年6月底,公司债券余额14.72亿元,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余额20亿元,且共有34.72亿元公司信用类债券在未来一年内面临偿付。山东如意表示,预计无法按期对上述信用类债券进行兑付,将与相关持有人保持协商和沟通, 尽力达成一致意见。

债务压顶也导致山东如意2021年年报难产,至今未有审计单位敢于“接标”。

债券受托管理人东北证券在4月20日发布公告称,山东如意在2022年2月发布了招标公告,截至招标公告的开标时间,无单位投标,项目出现流标情形。由于审计机构聘用工作未取得进展,尚不能确定预计披露的时间。

“在偿债能力方面,由于各项诉讼、债务逾期众多, 发行人(山东如意)偿债能力仍然较弱,未来能否顺利推进各项展期和解和偿债工作存在重大不确定性。”2022年4月,东北证券在2022第一季度受托管理事务报告中表示。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CEO刚上富豪榜,游戏“新贵”米哈游踩雷五矿信托?资金追回难度大
巨额债务压顶,老板娘临危受命,这位千亿房企创始人为何交棒夫人?
豆神教育超8亿元出售资产未遂,做新东方直播“高仿号”,卖课还卖学习机
有研硅主营产品市场份额骤降,利润靠政府补贴输血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