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明星跨境电商坠落:遭亚马逊封站367个,又陷公司内斗,巨亏15亿

李馨婷
2022-05-07 12:51:56
来源: 时代周报
内外交困

一份最新业绩公告,体现了亚马逊自2021年以来封号行动的冲击力。

跨境电商大卖家泽宝技术母公司星徽股份(300464.SZ)2021年度报告显示,2021年,公司营收36.60亿元,同比下降33.7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15.24亿元。其中,由泽宝技术撑起的跨境电商业务营收25.77亿元,同比下降46.02%。

亚马逊封号行动是泽宝技术业绩大跌的主要原因。年报显示,亚马逊平台收入占泽宝技术全年营收的76.54%,封号潮中,泽宝技术累计被关闭站点367个,截至2021年末,以上站点被冻结资金余额折合人民币约3223.01万元。尽管在封号后泽宝技术积极申诉并调整经营策略,但短期内仍无法摆脱负面影响。

创立于2007年的泽宝技术,是深圳跨境电商明星公司,曾与安克创新、帕拓逊一起被称为“亚马逊三杰”。官网资料显示,泽宝技术是国内营收规模最大的出海消费电子品牌企业之一,2019—2020年,泽宝技术营收分别为28.32亿元与47.74亿元,业绩一度高速增长。

眼下局面,与泽宝技术当年的风光截然不同。值得注意的是,平台政策调整只是这名跨境电商明星跌落的导火索,与母公司星徽股份的争斗,才是泽宝技术折戟的主要原因。

封号损失惨重

泽宝技术的产品主要分为家电类产品、电源与3C周边类产品以及蓝牙音频类产品。

截屏2022-05-06 16.45.00.png

2021年,三大主营产品销售收入分别为10.39亿元、6.94亿元与3.44亿元,占公司电商业务收入比重分别为40.34%、26.97%与13.36%。

2021年,泽宝技术的多类产品收入均出现下滑,下滑幅度在31.55%~63.67%之间,作为主营产品之一的蓝牙音频类产品,收入下滑幅度更是高达60.02%。

为应对在亚马逊遭遇的损失,泽宝技术在成立专项应急小组与平台持续进行沟通、协调和申诉的同时,也采用“多平台,多渠道”经营策略,降低对单一平台的依赖。

年报显示,亚马逊封号事件以来,泽宝技术在推进线上多平台经营策略的同时,也加大了线下渠道推广力度。

2021年,泽宝技术通过自营平台(独立站)、沃尔玛平台、线下渠道等非亚马逊渠道实现营收6.05亿元,同比增长92.03%,在跨境电商总收入的占比为23.46%,同比提升16.87%。

截屏2022-05-06 16.35.00.png

尽管在亚马逊以外的销售渠道取得进步,但作为长期重点布局亚马逊的公司,短时间内,泽宝技术业绩难见起色。

根据4月26日星徽股份发布的2022年一季度报,报告期内,公司营收为5.88亿元,同比减少7.19亿元,下降54.98%;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2680.03万元,同比减少6294.85万元;2022年一季度跨境电商业务营收为3.18亿元,仅为上年同期的29.18%,利润总额为-2705.84万元。

跨境龙头陷入公司内斗

当前泽宝技术略显狼狈的业绩,与公司曾经的高光时刻形成鲜明对比。

2018年底,处于业绩高速增长期的泽宝技术,被以精密五金为核心业务的星徽股份并购。

星徽股份成立于1994年,公司总部位于广东佛山市顺德区,公司于2015年6月在深交所挂牌上市。招股书显示,2012—2014年,星徽股份营收分别为3.76亿元、3.95亿元与3.92亿元。上市后,虽然营收增速有所提高,但公司营收仍停留在个亿级水平。

2016、2017年,星徽股份营收分别为4.59亿元与5.26亿元,同一时期,泽宝技术仅线上渠道收入便已达到12.39亿元与16.78亿元,营收规模远超星徽股份。

成为星徽股份子公司后,泽宝技术是母公司营收的强力支撑。

2019年,星徽股份营收达到34.91亿元,同比增幅高达390.94%,其中,公司跨境电商业务占总营收比重为81.10%;2020年,公司营收达55.23亿元,同比增幅为58.19%,其中,泽宝技术营收占总营收的比重更是上升至86.43%。受业绩增长影响,星徽股份的股价也在2020年中突破30元/股,是10.20元/股的发行价的近三倍。

截屏2022-05-06 16.44.12.png

然而,合并好景不长,2020年开始,星徽股份与泽宝技术的关系开始破裂,双方对簿公堂。

2020年8月17日,星徽股份发布《关于全资子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的公告》,称因经营发展需要,泽宝技术将法定代表人、董事长由泽宝技术创始人孙才金变更为星徽股份董事长蔡耿锡,同时,泽宝技术的全资子公司深圳市邻友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也将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由孙才金变更为蔡耿锡。

此后,时任星徽股份第四届董事会董事的孙才金,在2020年9月13日离职。根据相关公告,孙才金的原定任期为2020年1月13日—2023年1月12日。孙才金离职时,泽宝技术尚未完成与星徽股份的3年业绩对赌。

据媒体报道,孙才金匆忙离职的原因,与公司实控权争斗有关。泽宝技术曾计划赴美上市,但2016年初,考虑到国内证券市场的政策性调整,泽宝技术终止了美国上市计划,开始谋求在国内上市,并做好了IPO与借壳上市的两手准备,同一时期,孙才金遇到了营业规模较小的星徽股份。

根据孙才金此前对媒体透露的信息,2018年并购之初,他刻意选择市值和营业规模较小的上市公司,这样他在上市公司层面股份比例会比较高,方便日后实际控制上市公司。由于政策原因,创业板在2018年不允许借壳上市,因此,与星徽股份并购时,孙才金及其一致行动人签署了5年内不谋求上市公司实控权的承诺函。与此同时,孙才金得到了蔡耿锡会在日后把上市公司控制权让渡给自己的口头承诺。

2020年,创业板政策松动,上市公司三年可以换实控人,基于对对赌业绩的预期完成以及蔡耿锡之前的口头承诺,孙才金提出希望获得上市公司控制权,但蔡耿锡明确否认当初有过让渡实控权的承诺。因为担心关于公司控制权的纠纷会导致泽宝技术管理混乱,孙才金离开他一手创办的泽宝技术。

核心团队离散

离开公司后,孙才金及其实控的公司与星徽股份官司不断。

2021 年 4 月 24 日,星徽股份收到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邮寄的《应诉通知书》等相关材料,案件原告为孙才金控制的公司Sunvalley E-commerce(HK)Limited (下称“太阳谷电商”)。根据应诉通知书,太阳谷电商请求法院判令星徽股份支付股权转让现金对价款、逾期付款违约金,并承担原告因本案支出的律师费和本案的诉讼费、保全费,以上费用暂合计为7287.15万元。

对于以上诉讼,星徽股份公开回复称,未及时支付对价款项的原因,主要是因为星徽股份在2020年8月正式接管泽宝技术后,发现泽宝技术的法国店铺存在被追缴税款及罚金的风险事项,为避免影响公司的利益,公司决定暂缓支付现金对价。

有来有往。今年1月,星徽股份发布提起诉讼公告,将孙才金及其一致行动人告上法庭,要求孙才金方支付泽宝技术旗下子公司在2015 年1月—2019年8月期间,因未足额申报VAT税款情况而由法国税务部门认定需缴纳的税款,以及一系列相关费用。

目前,星徽股份与泽宝技术的诉讼仍在审理中。但显然,与星徽股份失败的结合,已对泽宝技术造成致命打击。

此前,据泽宝技术前员工对媒体透露,自星徽股份董事长蔡耿锡接手泽宝技术后,蔡耿锡传统制造业的管理理念与跨境电商企业格格不入,这导致2020年年底,泽宝技术对赌业绩完成之后,公司原来的核心高管团队相继离职。

在孙才金看来,原有人才的流失,也直接导致了泽宝技术未能对亚马逊封号行动作出及时反应,从而在封号行动中业务受损严重。

针对孙才金与泽宝技术前员工透露的实控权纠纷与运营方式等方面的信息,4月29日与5月6日,时代周报记者致电并发函联系星徽股份董秘办,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2021年年报显示,综合客观因素和未来业务发展判断,经评估机构评估,星徽股份对泽宝技术所在资产组的商誉计提减值准备6.77亿元。对泽宝技术期末存货计提存货跌价准备4.16亿元。

截至5月6日收盘,星徽股份收报6.15元/股,股价已跌破发行价。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A股上半年IPO领跑全球:169家上市,筹资3120亿元,创历史纪录!
汉口北主播:“小白”入行半年 每天进账百万
众筹推广员一天50个群劝人捐钱!每筹10块赚7块,多电商平台整改
网红牛奶不合格,麦趣尔跌停!深交所发关注函,消费者:孩子天天喝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