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岛存款征税激怒俄罗斯

2013-03-28 17:14:32
来源: 时代周报
俄罗斯的愤怒可以理解,因为塞浦路斯是俄罗斯富豪的避税天堂,这里的银行有着俄罗斯太多的“热钱”。一旦开始征税,很多俄罗斯人都要受到影响。

本报记者 马欢 实习生 梁蕴瑜

全欧洲都在关注塞浦路斯这个南欧岛国。

2013年3月16日,欧元区领导人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同意向塞浦路斯发放100亿欧元的贷款。作为交换,救助协议规定,塞浦路斯银行储户要根据存款数额支付一次性税收。

这次史无前例的存款征税决定引发了巨大的震荡,在塞浦路斯,银行前排起了提现的长队,英国甚至空运现金到驻塞的英国机构,为当地的英国人救急。

俄罗斯则表示了更大的不满,总统普京批评塞浦路斯对存款人征收存款税的计划,表示这将是一个危险的先例。“这样的决定如果被采纳,将是不公平、不专业,而且是很危险的。”

俄罗斯的愤怒可以理解,因为塞浦路斯是俄罗斯富豪的避税天堂,这里的银行有着俄罗斯太多的“热钱”。一旦开始征税,很多俄罗斯人都要受到影响。

俄罗斯客户愤怒了

安德烈亚斯是当地的一位律师,他从事着塞浦路斯利润最丰厚的一项业务:为富裕的俄罗斯人开设空壳公司和提供金融服务。

征收存款税的消息对于他来说如同晴天霹雳。“自政府公布消息(征收存款税)以来,我就接到了很多客户愤怒的电话,他们认为我们背叛了他们。”安德烈亚斯说。

安德烈亚斯所在的律师事务所曾帮助俄罗斯人和乌克兰人在塞浦路斯成立了6000家公司,这些人希望享受塞浦路斯完善的法律体系所带来的好处,也希望避税,并确保他们的资金安全。

塞浦路斯俄罗斯商人联合会主席尤里·皮亚内赫说,塞浦路斯的救援方案就是“合法化的盗窃”。

按照俄罗斯在塞浦路斯当地商会的数据,目前至少有5万多名讲俄语的人居住在塞浦路斯。其中住在利马索尔市的俄罗斯人最多,该市甚至有发行两份俄文报纸,几十家出售俄罗斯商品的商店,以及一个俄罗斯民族诗人亚历山大·普希金的纪念场所。

在这当中,不乏豪掷千金的俄罗斯富豪,他们在这里注册空壳公司,还有一些人购置了豪华别墅。当然,大部分时候,这些富豪都没有心思度假,只是短期飞过来与律师和银行家见面。

对于他们来说,塞浦路斯是不折不扣的避税天堂。这里已经成为俄罗斯外商直接投资的最大来源,当地的银行系统充斥着俄罗斯富人们的存款。

征收存款税的决定让当地经商的俄罗斯人异常愤怒。皮亚内赫说:“这完全是一个塞国银行业陷入崩溃的肮脏伎俩,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要把俄罗斯的资金从塞浦路斯吸引到其他欧洲国家。”在他看来,这是欧洲发达国家对塞浦路斯的抹黑行动。

来自俄罗斯的热钱

目前塞浦路斯是欧盟成员国里企业所得税税率最低的国家,仅10%。优惠的税收制度和宜人的地中海气候,吸引了大量俄罗斯商人前来投资。金融危机后,尽管欧洲经济受到影响,但是大量俄罗斯热钱的涌入,让塞浦路斯的银行业不断扩张。

统计数据表明,14%的塞浦路斯银行账户属于俄罗斯人,这个数字还不包括目前在当地定居的俄罗斯移民。仅在塞浦路斯第二大城市利马索尔,就居住着约2万名俄罗斯富人,占当地人口的1/7之众。他们的身份几乎都是塞国的常住居民。

2013年1月的最新央行数据显示,塞浦路斯银行业中190亿欧元非欧盟和非银行业资金中的绝大部分来自俄罗斯。一名俄罗斯资深金融行业人士指出,俄罗斯企业在塞浦路斯有200亿欧元存款这种说法还是“极大地被低估”。即便是塞浦路斯央行行长在回答到底俄罗斯人在塞浦路斯存了多少钱时也坦率地说:“这取决于你怎么计算。”

在美国经济学家克鲁格曼看来,塞浦路斯的大部分存款,都属于外国人。“官方说,塞浦路斯银行系统中只有40%的存款是非居民的,这意味着该国国民的储蓄规模是国内生产总值的500%,太疯狂了。”他在最新的专栏中表示,“而且‘居民’存款中的部分存款是来自住在塞浦路斯的富裕外国人,还有很多资金属于那些有定居状态,但是并不住在这里的外国人。”

1998年12月5日, 俄罗斯与塞浦路斯就签订了避免双重征税协议。自此之后,俄罗斯在塞浦路斯的投资一路飙升。据俄罗斯汇报给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塞浦路斯和俄罗斯彼此是对方最大的外商直接投资地。2010年,塞浦路斯的俄罗斯外商直接投资为1549亿美元,俄罗斯的塞浦路斯外商直接投资则高达1792亿美元,竟是后者国内生产总值的7.8倍。

洗钱天堂?

如今,已经很难说清到底有多少俄罗斯资金和塞浦路斯银行业捆绑在一起。从2007年到2012年,塞浦路斯的银行业资产增加了一倍,达到了1200亿欧元的水平。一方面,金融服务业已经发展成了塞浦路斯的第一支柱产业;另一方面,金融监管宽松也让这里被怀疑早已成为了全球最大的洗钱中心之一。

2012年11月初,德国《明镜》周刊援引联邦情报局的一份秘密报告推测,塞浦路斯仍然向外国提供洗钱的有利条件。塞浦路斯政府坚决反驳了上述报道,称之为“毫无根据的指责”。

作为地中海第三大岛,塞浦路斯的地理位置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它扼亚、非、欧三洲海上交通要冲。黑手党和寡头们显然都很青睐这个地中海岛国的金融机构。

2003年塞浦路斯进口了总值1.85亿美元的左轮手枪、军用来复枪、机枪,仅次于美国,位居世界第二。这个国家每年进口的枪支弹药数量远超本国居民乃至军队的正常需求。

2004年,塞浦路斯成功加入欧盟。欧元在本国流通之后,包括美国和欧盟国家在内的各国投资商,都已经将塞浦路斯视为对俄投资的必经之路,以塞浦路斯公司名义曲线投资俄罗斯,既可以获取最大的利润,又可以预防各种法律风险和经营风险。按照规定,如果塞浦路斯公司在俄注册公司并取得股息等投资收益,只需在俄罗斯缴纳5%或10%的股息税,其余投资收益可以汇回塞浦路斯享受免税待遇。 

尽管俄罗斯实际上与许多国家签订了避免双重征税协议,但《俄塞协议》确实帮助很多公司实现投资收益的最大化。与此同时,便利也带来了很多隐性的问题。2009年,一名37岁的俄罗斯会计师在曝光俄罗斯某集团侵吞巨额税款之后,在监狱中一命呜呼,此案被侵吞的3100万美元税款则是通过五个塞浦路斯银行账户挪出俄罗斯,俄罗斯内政部和联邦安全局也因此受到牵连。

富人大逃离

如今,一旦“避税天堂”的优势不再,那些俄罗斯富豪也准备收拾行李离开。在过去的一周里,塞浦路斯已经出现不少资本外逃现象。

据路透社报道,自塞浦路斯宣布可能征收存款税的消息起,不少俄罗斯商人和他们的代表飞往塞浦路斯检查自己的银行账户,愤怒地与塞浦路斯官员商议,与此同时,他们也被另一波访客—那些希望从塞浦路斯的损失中受益的欧洲银行家密切跟踪。

一位有俄罗斯客户的塞浦路斯律师表示,已经有6家来自拉脱维亚、瑞士和德国等国的欧洲银行与他接洽,部分承诺他们可以在一个小时内为客户开设新的银行账户。

俄罗斯经济发展部副部长克列帕奇就表示,塞浦路斯银行危机无疑将对俄经济发展带来消极影响,俄政府预计今年资本净流出将超过预期。根据俄经济发展部此前的预测,到今年年底时,俄资本净流出额约为100亿美元。 

与此同时,面临损失的俄罗斯企业和银行正考虑采取法律行动,但据正在翻阅各种条约寻找求偿策略的律师们表示,要提出诉讼理由恐怕并不容易。

“值得一试,虽然会有困难,也不会一次性在24小时内结束官司,但这个行动本身的性质听上去像是没收财产。”莫斯科一家律所的合伙人安德烈分析道。他认为,可能存在起诉塞浦路斯或者个别银行的依据,但能否成功仍是个问号。

安永在莫斯科的合伙人弗拉基米尔指出,在塞浦路斯征收存款税中受损的俄罗斯储户,理论上可以发起诉讼,但并没有这样做的实质性理由。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news@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跨界白酒后又卖零食,“烤鸭第一股”全聚德结束三年连亏,等来的却是跌停
股价应声跌停,归母净利润下滑超90%!昔日PE大佬九鼎投资,正被房地产拖累
聚焦北京国际科技创新中心建设:首批70家龙头和专精特企业聚集雄安中关村园区
“吉利公子”入主ST澄星首份完整年报出炉 业绩亏损逾六千万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