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公司高管成土皇帝 百事中国监管失控

2010-09-10 17:47:36

本报记者 赵卓 发自北京

“老丛出事是迟早的,在百事那样的管理架构中,任何人都可能出事。” 百事中国总部前高管刘思安(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而丛明的出事并不是偶然为之,这折射出百事中国管理中的诸多问题。

丛明的百事人生

几经联系,时代周报记者联系到一位熟悉丛明的业内人士,该人士告诉记者,丛明原本是理工专业出身,20世纪80年代曾在天津一家研究所下面的工厂担任厂长,这是那个年代很多人梦寐以求的“铁饭碗”,但是丛明还是毅然辞职,成为天津可口可乐一名最基层的销售人员,开始在滨江道上卖起汽水。可口可乐的工作经历为丛明未来的百事人生奠定了一个很好的基础。

天府可乐创始人、担任过5年百事中国品牌顾问的李培全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由于丛明销售做得风生水起,他还曾专门去天津挖过丛明。

离开可口可乐后,丛明还在英博啤酒有过短暂的工作经历,之后进入百事可乐,在佛山百事和广州百事都工作过。

广州百事号称百事中国灌装系统的黄埔军校,目前1/3的灌装厂老总都来自广州百事。

广州百事曾是一个烂摊子,在时任广州百事可乐饮料有限公司总经理施振康的努力下,广州百事开始一步步发展壮大,成为百事少数几个“蓝战胜红”的区域,而丛明正是施振康的销售总监。

丛明的夫人是广东人,丛明一直希望能担任广州百事的总经理,但始终未能如愿,后来施振康升为百事可乐西区副总裁,2003年将丛明调入重庆,担任重庆百事天府饮料公司总经理。丛明接收重庆百事不久,可口可乐就在重庆建厂了,并发起一轮又一轮的红色攻势,但始终未能撼动重庆百事的蓝色阵地。

2007年时,丛明获得当时百事可乐中国区总裁时大鲲(Daniel Shi)的赏识,有机会调入北京,结束地方诸侯的生涯,但是由于种种原因,丛明最后拒绝了这次升迁。

施振康升任百事中国饮料业务副总裁后,由新加坡人梁福来接任其百事西区副总裁职务。彼时,西区新增加了很多灌装厂,因为工作繁重,也为了留住丛明,2008年,梁福来让其协助管理西区旗下重庆、西安、昆明、兰州等地区,丛明也成为百事西区分公司副总裁,这对百事而言,是极其罕见的。

缺乏监管的百事高管

百事是以“空降兵”著称的跨国公司,时代周报记者查阅资料发现,百事高管中中国籍的寥寥无几。现任百事(中国)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百事大中华区(饮料)总裁陆文凯(Ken Newell)是英国人,曾为百事在沙特阿拉伯地区创下销售神话,其市场份额曾经高达90%。

陆文凯的前任时大鲲(Daniel Shi)是台湾人,2007年4月至2008年6月担任百事(中国)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而时大鲲的前任是美籍华人朱华煦。

现任百事中国区的所有副总中,只有邰祥梅和法律部的负责人是中国籍。百事前高管刘思安(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百事的人力资源总监也从没有让中国人负责过。“高管们大多住在香港,不会讲中文,HR 甚至认不全地方分厂的负责人,你知道百事管理层流失率为什么这么高了吧?”刘思安表示。

总部和灌装厂的联系主要由分区负责,百事四大分区确实有很大权力,但是分区的团队建制很弱,根本无法承担相应的权利,比如分区的HR级别远低于灌装厂总经理,这意味着将分公司的人事权拱手让人。

“分公司的总经理绝对是土皇帝,从财务到人事,总部和分区对其几乎没有任何有效的监管。”刘思安表示,而丛明在重庆担任总经理长达8年之久。

2010年6月,重庆希尔顿酒店被重庆警方查封。7月23日,重庆警方宣布,重庆庆隆屋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彭治民(希尔顿酒店中方业主)涉黑被批捕。该案中,重庆华宇广告有限公司总经理、钻石王朝俱乐部老板曾智强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强奸罪、组织卖淫罪等罪名被一并执行逮捕。

而丛明旗下多个地区的宣传费用是通过曾智强的重庆华宇广告花出去的。刘思安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仅重庆地区的广告费,每年都要几千万元。

另据知情人士介绍,2008年时,丛明被百事中国内部审计过,当时影响很大,可能那时百事就已经对丛明有所不满。但是审计过后,丛明并没有离开,只有徐正军和当时的市场部总监因此离职。有意思的是,丛明被重庆警方带走后,接替其职务的,正是曾任百事天府销售总监的徐正军。

该人士还透露,丛明在重庆可能自己还搞了一个饮料厂,主要生产豆奶等产品。而丛明的江湖气息也很重,销售、管理都很有一套。据称丛明将培训生组成了“飞虎队”,虽然分配在不同岗位,但都是丛明的嫡系部队。

一贯以沉默应对负面

丛明被警方带走已经半个多月,但无论是百事中国或是美国总部都以“正在调查中”回复记者的询问。对于百事而言,沉默似乎已经成了一种本能,细数百事近年来层出不穷的负面新闻,百事一贯以沉默示人。

今年南非世界杯期间,百事商家发起“揭盖劲赢”促销活动—凑齐印有夺冠国家队名和“冠军”字样的瓶盖或拉环,就能赢得2010元现金大奖,但是兑奖期已过去半个月了,众多消费者四处搜寻“冠军盖”,却鲜有所获。

2010年3月,百事可乐(中国)公司涉嫌利用不同货品编号关税差,被指控走私普通货物罪,在广州市中院开庭,与此案一同被提起诉讼的,还有该公司的两名主管。

2009年9月,广州百事可乐饮料公司因向商家支付实物替代的“陈列费”被佛山市工商局判定为“商业贿赂”,并处以70万元罚款。

2009年国家质检总局发布的一份7月份进境不合格产品名单中,由广州百事可乐从巴西进口的3批次37.8吨浓缩橙汁被检出酵母菌超标,被黄埔海关退货。

走私门、商业贿赂、侵犯商业机密、质量门、兑奖陷阱……但是百事永远保持沉默。

资深饮料专家陈玮表示,重广告轻公关,既显示百事的傲慢,也反映出百事战略上的混乱以及内乱之痛。在世界杯、世博会等大型活动中屡屡败于可口可乐的百事可乐,一旦音乐+明星的广告策略不奏效了,能拯救百事的,还有什么?

和君创业总裁李肃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百事可乐作为跨国公司,不但嚣张霸道,更在商业道德和利润之间选择了后者,其企业良心和社会责任早已丧失殆尽。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频频跟风“使绊子”,林民旺:印度成为美国制衡中国的“棋子”
黄金暴涨AB面:投资热消费冷,中国大妈买金不敌后浪加杠杆
中国豪华商务MPV创领者,传祺GM8大师版豪华风范尽显
无视重点监控,牛股光启技术开盘涨停!刘若鹏到底是骗子还是中国版马斯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