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碳市场应先自愿后强制”

2010-08-26 07:41:03

北京环境交易所总经理梅德文:“中国碳市场应先自愿后强制”

2009年年末的哥本哈根气候大会没有取得重大进展,但是其话题效应还是在中国境内掀起了低碳经济的热潮。当枯燥的金融学范畴的概念成为流行词汇,人们需要知道,围绕碳减排我们正面临着什么样的处境。

本报记者 翟瑞民 发自北京

在北京环境交易所(简称“北京环交所”)总经理梅德文看来,目前的中国碳交易市场虽然还是处在“革命的初级阶段”,但是完全有可能成为三十年前的安徽小岗村——中国改革向纵深推进的新的突破口。

这不仅仅是指中国和世界经济已经发展到新的变革临界点,而且关乎人类生存延续的重大智慧和选择。这个时候,我们能做什么、该怎么做,梅德文正带领他的一帮同事奋斗在开疆拓土的战役里。

革命的初级阶段

时代周报:北京环交所成立两年了,目前业务板块主要有哪些,有何进展?

梅德文:我们目前的业务板块主要有六类产品:节能环保技术和投融资交易、排污权交易、节能量交易、清洁能源发展机制(CDM)信息服务、自愿减排交易(VER)和特定行业特定区域碳交易试点研究。

另外,我们进行了国际化的交易渠道建设,北京环交所跟BlueNext 交易所、澳大利亚金融和能源交易所集团(FEX)和韩国能源管理公司(KEMCO)等合作,搭建了中国碳项目市场国际销售的渠道。

同时两年来,我们也推出了中国低碳指数、熊猫标准,建立了绿色发展联盟、北京绿色金融协会和北京国际碳金融研究院等等,我们希望通过这些工作推动中国碳市场的顺利发展。但是应该看到,目前中国碳市场刚刚开始发展,交易量还比较小,交易项目也比较少,可以说还处在“革命的初级阶段”。

时代周报:目前国内已经先后成立了8家环境权益类交易所,还有一些在筹备中,它们之间未来不可避免会出现竞争,面对各地对碳交易表现出的热情,您怎么看待这一现象?

梅德文:第一,这个不是坏事,最起码可以推广碳交易的理念,促进相关机构的能力建设,国际碳市场发展是个逐渐演进的过程,大家都来参与这很正常。第二,也应该看到这正好说明了碳市场发展的艰巨性,国际碳交易有五个环节:确定总量、分配、核证注册、交易、惩罚,也就是说交易以及为之服务的交易所是在较后面的环节才能发生,不能说建立交易所就等于碳市场发展起来了,中国现在的情况是没有经过前面四个环节直接建立了交易所,所以生存下去可能会非常艰难。

CDM机制目前是最好的

时代周报:北京环交所在8月5日成立两周年纪念的时候成交了中国首个单边CDM项目,但是我们知道, 2012年后京都议定书时代到来后,关于CDM的未来业界看法不一,您持何种观点?

梅德文:从宏观上国家层面来看,未来中国CDM项目的比例肯定会有所降低,总量减少。目前我国政府批准的CDM项目有两千多个,在联合国CDM执行理事会(EB)注册的有九百多个,这在世界范围内都是第一,所以也招来国外一些抱怨的声音说CDM不是清洁发展机制是中国发展机制,我相信未来肯定不会再这么迅猛地发展,所以说从宏观上看是坏消息,但是从微观上讲又是好消息。

因为虽然哥本哈根会议没有达成具有约束力的协议,但是全世界已经认识到了必须要减排。去年的八国峰会以及哥本哈根协议都已经确定了两度原则,根据有关理论倒推计算,要保持两度,就需要维持二氧化碳浓度在450ppm以下,那就只能减排,同时又要求低成本减排,而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减排成本存在巨大差异,存在交易空间,所以说碳市场肯定会存在,未来也可能不再叫CDM而是用别的名字代替,但是不可能有哪个机制能完全很快取代CDM机制。至少在目前看来,CDM机制还是一种比较好的碳交易国际合作机制。

所以我们中国企业做CDM项目就是大做比小做好,早做比晚做好,因为要尽快形成碳资产,中国航空业等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在国际上遭受减排压力,在减排成本低时做准备更好。

时代周报:北京环交所曾表示要重点推动中国VER项目,如果简单概括一下,CDM项目和VER项目最显著的区别在哪里?建立在自愿原则上的VER项目在中国的生存土壤如何?

梅德文:它们之间最大的区别就是一个要经过联合国漫长的复杂的核证过程,一个则完全依靠民间性质的、市场性质的自发行为开展,简单说,VER主要目的是企业社会责任,就是学雷锋。CDM项目是经过联合国认可并经第三方核证以后卖给发达国家的,它相当于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开展的项目合作,VER项目指的是作为企业或个人自愿去减排,跟政府层面的强制要求没有关系。

从这个角度讲,VER项目的规模可能永远都没办法上去,市场不可能做得很大,在国际碳市场,主流还是强制市场,自愿市场占的比重非常小,可能不到百分之一。中国市场也不可能出现例外,最终也难以成为主流。但是,VER项目对于中国碳市场至关重要,一方面可以促进我们熟悉和适应国际碳市场游戏规则,另一方面也可以促进我们利用市场化手段来推进节能减排,都是一项重要的尝试。

制定“熊猫标准”细则

时代周报:北京环交所在哥本哈根大会上曾推出“熊猫标准”,有国外媒体评论为“中国要成为游戏规则制定者”,目前这一标准进展到哪一步了?未来会不会对中国碳市场带来改变?

梅德文:我们正在做熊猫标准的细则,会马上推出这个标准的方法学。我们也在跟联合国发展规划署谈合作,他们有意把熊猫标准推广到国外其他地方,也就是使其成为国际标准。 

熊猫标准对于中国来讲,是我们自己推出的这样一套自愿减排标准,而且我们这个面向农林牧渔领域,是生态扶贫结合在一起。中国碳市场最大的问题是没人买,不可能谁都学雷锋,我们的CDM项目都是卖给外国企业,而VER项目谁会自愿来买呢,考虑中国碳市场的艰巨性、复杂性和必要性,只能搞农林牧渔等项目唤起有实力、有远见、有责任感的企业参与。

我这里有几个观点,中国碳市场应该是先自愿后强制、先商品后金融、先试点后推广,那么我们首先从自愿市场开始,这就需要标准。有人说,中国碳市场处在国际碳市场微笑曲线的底端或低端,中国碳市场既没有技术和标准,也没有品牌和渠道,所以我们主要做了两件事:一是推出熊猫标准和中国低碳指数,二是在做品牌和渠道,我们搞了联盟、协会、研究院等等,希望改变中国在国际碳市场处于低端的地位。

时代周报:我国政府此前已经透露将开展碳交易试点,您对此有何建议?

梅德文: 8月18日,国家发改委正式启动了国家低碳省区和低碳城市试点工作,确定五省八市为首批试点地区。北京环交所有一个专门的部门,叫特定行业特定区域碳交易试点部,简称“双特部”,主要是研究国际特定行业特定区域碳交易机制和运作经验,提出我国开展双特碳交易试点的机制、设计和执行与管理建议等。我们希望更多的专业机构和人士能参与到此项研究中。

时代周报:您认为目前在中国开展碳交易面临的最大困难在哪里?

梅德文:中国碳市场正在过三关:认识关、政策关和技术关。在认识上,现在还存在很多极端的非理性的言论,所以我们需要认清自己所处的时代。当年安徽小岗村启动了改革开放的新时代,如今中国又面临三十年未有之大变局,所以我说中国碳市场对中国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的作用,堪比三十年前的安徽小岗。

大时代需要大智慧、大选择,三十年前,我们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安徽小岗,选择了改革开放;二十年前我们充满智慧地选择了资本市场,选择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十年前我们一马当先选择了入世,选择了国际互联网;今天,为了我们的和谐社会建设,为了我们的可持续发展,我们应该选择碳市场。

有专家说,未来十年,我国将会有5万亿的新能源投资,但这是不够的,这只是技术上的和产业上的投入,更需要制度上的投入和金融上的突破,我认为碳市场就是不可或缺的难以比拟的突破口。我们正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团结那些有志于节能减排的机构和个人,共同推动中国碳市场的发展,对此,我很有信心。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特刊:低碳中国(二)
保罗.克鲁格曼:碳减排是救赎之道
中国难有真实的碳交易
中美减排战公开摆上台面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