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银施罗德总经理莫泰山“公转私”?

2010-07-15 07:11:06

随着阳光私募的蓬勃发展,“公转私”的热潮愈演愈烈。公募基金经理纷纷投向阳光私募。在这其中,基金大佬之一,交银施罗德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交银施罗德”)现任总经理莫泰山的离职传言无异于一枚重磅炸弹。时代周报记者获悉,莫泰山离开交银施罗德之后或将转投上海重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阳投资”)。

针对上述传言,莫泰山对时代周报记者回应说,“我并没有向交银施罗德提出辞职,更没有去重阳投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内部人士表示:“莫泰山离开交银施罗德,或许与去年交银施罗德上证180治理ETF出现乌龙事件有关。”

缘起乌龙事件?

莫泰山,曾任证监会基金监管部副处长、办公厅主席秘书、基金监管部处长。作为公募界少有的具有证监会背景的基金公司高级管理人员,毫无疑问,莫泰山是公募界绝对的明星人物。

前不久有媒体报道,莫泰山递交的辞呈已经获准,其将于8月正式离开交银施罗德基金。对此时代周报记者特意致电莫泰山,他声称“并没有向交银施罗德提出辞职,也没有去上海重阳投资。”

对于莫泰山是否已经离职,交银施罗德副总经理谢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没有啊,莫总还在公司。”

由于关系到持有人的利益,基金经理的变动都格外吸引大家眼球。特别是莫泰山,作为公募基金的总经理,其离职更是让人浮想联翩。此事让人不由得联想到去年交银施罗德上证180治理ETF出现重大失误,导致该基金公司付出亿元代价的“乌龙事件”。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内部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莫泰山离开交银施罗德很大程度上与此事有关。”去年1230日中国基金业再出乌龙事件,由于申赎清单出现重大失误,交银施罗德基金公司旗下上证180ETF早盘异动被临时停牌,市场人士估计交银施罗德基金将为这次失误付出上亿元的代价。

资料显示,20091230,上证180公司治理交易型开放式指数证券投资基金因为申购赎回清单计算偏差,导致当日开市后,交易价格相对IOPV(ETF的基金份额参考净值)出现大幅折价,交易出现异常。该基金随即向上交所申请紧急停牌,停牌时间为20091230日上午1024至下午3时,停牌期间暂停治理ETF的一级市场申购赎回和二级市场的交易。

莫泰山是否真是因为此次“乌龙”事件而离开交银施罗德?一位知情的内部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应该不会是因为这个原因吧,如果真要离开,最多也是因为个人原因。”

有消息人士称,国内基金业唯一一位全国政协委员,交银施罗德副总经理谢卫有可能会接替莫泰山出任总经理之职。“莫总还是总经理,我怎么可能接替他。”对此传言,谢卫对时代周报记者笑称。

转投重阳投资?

至于莫泰山离职之后的去处大家也众说纷纭,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莫泰山离职后极有可能去重阳投资。就在莫泰山递交辞呈之前,交银施罗德已有人员辞职,很有可能就是投奔重阳投资门下,此举就是为莫泰山转投重阳投资做铺垫。”

一位知情的内部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我真没办法给你证实莫泰山是否确定来重阳投资,如果真来了,那他的级别肯定高,具体事情我也不清楚。同时,也不清楚交银施罗德已有人员先去重阳投资为莫泰山转会做铺垫的事。”

值得注意的是,重阳投资就是由莫泰山的前下属李旭利创立的,而李旭利曾经是交银施罗德的投资总监。

2009年,在交银施罗德干得风生水起的李旭利毅然决定自己创业,与他在大学时的师兄、如今资本市场的大腕级人物裘国根“双剑合璧”。两人合伙出资3000万元,创办了 “上海重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裘国根担任投资决策委员会主席,而李旭利则出任首席投资官。主打“重阳5期”的操作,新产品开始募集后,30多天便吸引了接近11亿元的资金认购,创下了国内单只私募产品募集规模的纪录,此事一时间成为业界美谈。

据悉,目前重阳投资资产规模大概在50亿元,旗下主要有阳光私募以及专户理财两块业务。可以肯定的是,如果莫泰山真的加入重阳投资,那么这位基金界少有的具有政府背景的明星人物,必将会为阳光私募注入一股强劲的力量。

莫泰山转投重阳投资只是“公转私”浪潮的一个缩影。短短两年时间,阳光私募快速发展壮大已成为一个不争的事实。“就私募的发展速度和机制灵活来看,公募界人士愿意转战阳光私募是自然的事情。”上述人士表示。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公募MOM答辩满月 首批产品整装待发
年薪过百万 公募招揽REITs人才不手软
把陷阱变馅饼:公募REITs探路基建“理想国”
公募REITs正式启航,万亿规模将造就哪些投资机遇?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