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大开发新十年

2010-04-29 03:46:46

今年是我国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十周年,新一轮西部大开发的号角已经吹响。

323,国家主席胡锦涛在宁夏考察时指出,西部大开发第二个十年将成为深入推进的关键时期,中央将进一步加大投入。随后的两个星期里,总理温家宝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两次研究深入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的重点任务和政策措施。

西部如何开启新十年?427,全国政协经济委和重庆市共同举办“西部大开发和新的增长极”高层论坛,郑万通、张左己等50多名来自全国政协、国家部委的高官及专家参会,聚焦西部大开发。

来自该论坛的消息称,年内中央还将出台深入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的若干意见,研究制定相关配套办法和实施细则。

“新十年规划大纲编制完成,目前已提交国务院,正待审批通过。”国务院西部开发办顾问、西部办原常务副主任李子彬接受时代周报记者专访称,该大纲是一个指导性文件,对未来十年西部发展作了总的描述和部署;而它的总框架下编制的《西部大开发“十二五”规划》,将和我国国民经济“十二五”规划同步亮相。

“东西差距100年也拉不平”

2000116,国务院西部开发领导小组成立,下设办公室,当年4月李子彬从深圳市长任上调任国家计委副主任兼西部办副主任,负责西部办日常工作一直到200612月。

作为西部大开发的主要推动者之一,李子彬对西部大开发十年来的成就,毫不掩饰自己的喜悦。“我的评价是四个字—成绩巨大。”

他特别提到西部10年来生态环境的改善,“西部大开发启动之初,曾有人担心,在生态环境本就脆弱的西部搞开发,会加剧环境破坏。事实证明10年来西部森林覆盖率反倒提高了6.7个百分点,这一点北京人最有感受—沙尘暴少了”。

说到兴奋处,李子彬起身拉开宾馆房间的窗帘,凭窗远望,回忆说,2000年他第一次到重庆,“当时发现城市夜景很漂亮,和香港一样繁华,但白天的市容却让我大失所望—道路狭窄、拥挤,天灰蒙蒙的,山坡上的危旧房很多。”

李子彬认为,重庆是当时整个西部城市面貌的一个缩影。但10年来重庆变化巨大,现在不光夜景美,白天的城市更漂亮了,危房少了,绿化多了,“没有西部大开发,哪有重庆今天这么多的高速路、铁路,没有西部大开发政策、资金的聚集效应,仅靠本地财政,给修路工人发工资都不够。”

但前十年只是开了一个好头,今后的路还很长。李子彬坦言,西部与东部地区相比,相对差距缩小了,绝对差距包括人均GDP、老百姓收入等方面却在拉大,并持续到下一个十年。以人均GDP指标为例,2000年西部和东部人均GDP相差7000元,现在则扩大到21000元。

“东西部差距就像一个纺锤体,中间大两头小,西部在GDP、财政收入、人均GDP上,我认为经过100年也不可能跟东部拉平。”李子彬提醒,西部大开发是一个百年工程、世纪工程,绝非一朝一夕的事情,需几代人、十几代人不懈努力。

“造血”新西部

无疑,西部发展翻开新篇章仍需政策的支持。为此,人们关心:西部大开发下一个十年在政策上是否会延续?会否有新的政策出台?

“过去的10年,中央政府的政策支持在西部开发中起到关键作用。新的10年中,在原有给西部的好政策继续坚持的基础上,一些新的政策肯定会出台。”中国社科院西部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魏后凯表示。

魏的同事陈耀,参加了西部大开发新十年规划的研究和论证。他接受媒体采访称,“新十年的西部开发规划在目标、政策措施和路径等方面,都与前十年有很大不同,政策力度会更大,含金量更高。”

此外他透露,国家对西部基础设施和生态环境建设的政策、财政转移支付和税收倾斜政策、对西部教育医疗等民生改善的支持、对西部扩大对外开放的政策,都将延续并加大力度。

魏后凯透露,下一步,中央资金将继续向西部地区倾斜,逐步增加对西部地区一般性转移支付和专项转移支付,重点投向西部地区民生工程。

47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强调,今后十年西部大开发必须以增强西部地区自我发展能力为主线,以保障和改善民生为核心,以科技进步和人才开发为支撑,进一步完善政策、加大投入、强化支持。

魏后凯对此解读,突出西部自我发展能力的培养,是西部新十年政策的一个非常鲜明的特点,标志着中央寄望西部在新十年走上由输血式转向内生型发展道路。为提升西部造血能力,新十年规划将更强调“民生”和“公共服务”。

西部要拥有造血功能,还需发展强大的产业。专家们透露,国家将研究出台新的产业扶持政策及措施,比如西部承接东部产业转移的政策,一些战略性新产业布局向西部倾斜的政策。未来将重点发展能源化工、矿产资源开采加工、装备制造业、高新技术产业、农牧产品深加工和旅游产业等六大产业。

另外,国家将扩大西部地区向西开放的力度,通过新亚欧大陆桥和陆地边境贸易,尽可能多地利用国内国际两种资源和两个市场。

李子彬称,环境资源税和资源税的开征,也有望是西部大开发新十年的大政策。

至于外界普遍关心的西部企业所得税税率15%的优惠政策,李子彬称目前尚存悬疑,“目前一些国家部委建议取消这一优惠的呼声很大,但我在各个场合坚决反对。西部交通物流成本较东部沿海地区高,如没税收优惠,将无法吸引社会资本的进入。”

税制缺陷需破解

事实上,对西部省市而言,增强自身发展的内生活力和造血功能,并不是一件易事。比如,西部拥有丰富的矿产资源,潜在价值巨大,但这个价值很难变成真正的经济优势。

陕西省副省长洪峰在此次西部大开发论坛上称,其中的掣肘因素在于现有税制存在缺陷。

“资源性产品大都是垄断性大企业开发,而这些企业基本上采取的是总部经济,它们的税收很多都上交到了总部所在的北京、上海等东部城市,而不交到产品生产地。因为按照规定,企业应交税给注册地。”洪峰讲了一个故事:

2005年他到国务院参加能源方面的会议,“当时一位国务院副总理问我,你们省怎么老是支持本地的延长石油集团,而不支持中石油。”

“实际情况的确是我们偏心延长石油。我们来算个账:延长石油采掘1吨油交给我们地方税收680元,而中石油挖我们1吨油只交我们60元……再比如天然气的开发都是央企,它开发1立方米气留给地方只有1分钱,资金的大头都转移出去了,而我们气源地要用气,得到中央去求指标。”

洪峰尖锐地批评,西煤东送、西电东输、西气东输、南水北调等西部大开发的标志性工程,犹如抽水机,将西部优势资源形成的税收源源不断地抽走,造成了东西部收入差距拉大。

全国政协经济委委员、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许善达在听到洪峰发言后自称“在台下非常汗颜”。他是1994年税制改革方案的设计者之一。

“税制矛盾已到了应该解决的时候了。”许善达坦承,我国现有税制在理论上和实践上都存在重大缺陷:在平行的地方政府之间,没有坚持税收和税源一致性原则,即现行的税制要求企业在注册地交税,而不是按照税源地交税,这导致一个地区的税源所形成的税收,被另一地区征收了,造成地区间特别是东西部的财政收入差距非正常扩大。

西气东输就存在这种尴尬。据许介绍,新疆的天然气输送到上海,几千公里的运输量所形成的营业税源是分布在沿途十几个省区的,但按照现行规定,所有营业税都在企业注册地上海缴纳。除新疆从上海获得一部分非制度性补偿外,其他沿途各省区和居民虽已经并将继续为西气东输工程提供资源,但在当地形成的税源并未实现为当地的税收。

“政府发展经济的目的,是增加收入改善公共服务,但目前的税制缺陷,让一个地方殚精竭虑发展经济,形成了税源,但税收却被他人收走,相当于煮熟的鸭子飞了。”许善达建议我国启动税改,逐步贯彻税收与税源的一致性原则,并将此列入深化西部大开发的鼓励政策,让西部税源所创造的税收先直接进入地方财政盘子,以改善西部窘迫的财政状况。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万科“少壮派”上位,中西部区首调任集团COO
美的空调云发布2020开发者大会,换新风无风感产品直击“空调病”痛点
华为鲲鹏“高飞”:2亿美金扶持开发者,携手腾讯进军云游戏
华为背水一战:得开发者得天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