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氏物语:自主招生考题:钱学森为何而叹

2010-02-04 03:22:27

敝人供职的大学有自主招生权,这没什么好吃惊的,毕竟海洋学科国内首屈一指;令人吃惊的是今年自主招生的一道面试题:“钱学森曾发出为什么我们现在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的感叹,你是如何理解的?”题不是我出的,我也不是面试十分钟决定取舍的三名考官之一,但还是要为这道考题叫好。

众所周知,这是去世不久的钱老问温家宝总理的原话,问过五六遍,直到去年教师节前夕温总理去看望他时还在问—“我认为是他头脑最清楚的一次,他还在讲一点。”总理为此“感到很内疚” (《半岛都市报》20091012)。依我浅见,以钱老的杰出和聪明,未必不知晓为什么,而有可能只是想以此提醒总理考虑教育体制深层次问题和表达忧国忧民的情怀。说起来,2009年高锟获诺贝尔奖,2008年钱永健获“诺奖”。两位无疑都是钱老所讲的杰出人才,可惜都与“我们现在的学校”无关。在他心里,较之他的侄儿钱永健,肯定更希望大陆同他没有血缘关系的中国人获奖。是啊,作为“过去的学校”的西南联大还走出了两位 “诺奖”获得者,而“现在的学校”半个多世纪却没有培养出一个这样的杰出人才,为什么?

应该说,把这样的问号砸给一个正在读高中的考生是有些不尽人情的,考生还是个孩子。但这的确反映出了大学中人的焦躁。我也是大学中人,我也焦躁,也在思考,那么就让我试着替考生回答一下好了。

很多东西我不想再说—大家说过我也说过—如大学管理上的行政化、学术评价上的单一化以至官场化、意识形态化等等。我只想说一个字:俗!大学太俗了!钱穆先生1964年在新亚书院毕业典礼上对学生说过这样一番话:“人生有两个世界,一是现实的俗世界,一是理想的真世界。此两者该同等重视,我们该在此现实俗世界中建立起一个理想真世界。我们都是现实世界中之俗人,但亦须成为理想之真人。”而我们现在的学校的问题在于,只剩下俗世界和俗人,而很少有真世界和真人。

没有“真人”,当然也就没了孔子推崇的“弘毅”之士,没了孟子提倡的“浩然之气”,没了鲁迅所说的知识分子的“真性情”,没了陈寅恪视为生命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不错,大学和大学教师都处于现实的俗世界,但同时又必须同俗世界保持距离进而采取批判的姿态,必须对流行的话语体系和价值系统始终投以审视和怀疑的目光。身处污泥盼有莲花,沦为地狱向往天堂。否则要大学干什么?

必须指出,有不少大学已经超出了俗世界或世俗之俗,而迅速向庸俗之俗靠拢。其突出表现就是陈丹青所概括的“混”—“无比精致地混,混的哲学”(《中华读书报》2009225 。教师想尽快混个项目混个课题混个奖项混篇论文混个职称混个官当。见面问混得怎么样啊,或答混得不怎么样云云。有混的教师,必有混的学生,都想尽快混过这几年混个学分混个学位混个“优秀”混个女朋友。师生一起混,上下一起混,蔚然成风,蔚为大观。

混吧,这下好了,去年108日《泰晤士报》与英国著名高等教育研究机构QS联合进行的2009年世界大学评估即排行榜出炉,结果中国大陆只有清华大学挤到第49名,而香港、台湾的多所大学远远排在前面。以致著名学者、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袁伟时先生大声质问:“教育部的领导应该冷静想一想:为什么创办只有十几年的香港科技大学在权威排名榜中会超越北大、清华?为什么留学潮会汹涌澎湃,而且从中学就开始了?卡住一所大学,让它规规矩矩,不死不活,易如反掌!但是,国家的未来会不会受损,创新型国家的追求会不会落实?” (《社会科学报》20091029

不难看出,袁伟时的问和钱老的问是同一个问,都是对中国教育体制的深层次质疑,都是出于对国家未来的担忧。说到底,不考虑“国家的未来”,那也同样是混,而且是更大、更高层次、更严重的混!

“杰出人才”是混出来的吗?

作者系村上春树作品中译者、中国海洋大学教授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王廷科空降中国人保  新总裁面临旧考题
林氏兄弟放权,陈东彪获任旭辉集团董事长
世上已无钱学森:"我只是沧海一粟"
诺奖得主钱永健:爱“色”的荧光顽童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