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民间资本何处去?

2010-01-07 06:49:17

最近在温州出现“民资回乡”的现象。民间资本何以回乡?理由并不复杂。首先,原本投资海外的民间资本受金融危机的影响,收益下降,风险增大,所以选择回流国内。其次,在外省市的投资,一则由于国家的经济刺激计划被不断挤出;二则巨额经济刺激计划不可避免推高了资产泡沫,使得股市楼市的风险增大,于是有部分资金从中撤出回乡。如此一来,其账面上的直接表现就是短期存款激增。

这也说明在全球救市中被认为最成功的中国,温州的民间资本并没有找到合适的出路。按照常理而言,巨额的经济刺激计划将会带动民间资本参与投资,从而释放民间资本的活力,提高资本配置效率,进而推动经济复苏回暖,并走向下一轮的增长。现在这件事情没有发生,温州民间资本反而彷徨无措,的确耐人寻味。常理上,资本可以办实业、炒楼、入股市等,更不用说形式多样的金融化使用。无论是何种方式,其带来的收益都将会超过存入银行获得的利息收入。当然投资总是有风险的,但更大的风险其实是有资不能投,因为这彻底压制了资本获益的天性。

这种天性受压抑的情况并非今日才有,中国的市场结构里早就蕴藏了对民间资本的天然不利因素。回顾早年间温州资本何以出走国外,不应该忘记其中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国内能去的路上满是荆棘,换句话说,成本太高。对地方市场分割造成交易效率损失的相关研究表明,前往国外的投资成本要远远小于在国内的投资成本,因为民间资本在国内的地位很低。这种“崇洋媚外”的地方招商引资策略也催生了一大批英属维尔京和开曼公司,其实民间资本无非是转一圈就能享受超国民待遇,何乐而不为呢。我有个在浙江义乌做小商品生意的朋友,他大致测算了一下将一个集装箱从义乌运到北京的成本要比从义乌运到南非的成本高出2000多元,而且非洲的需求还大一些,出于理性的考虑没办法不选择出走。

当然今时不同往日,国际市场受金融危机影响变得疲软,市场需求下降导致利润下滑,并且同行竞争激烈也使得出走海外的民间资本边际收益下降,回乡同样是理性选择。问题是温州民间资本之前的表现是,炒楼炒股炒煤炭金属,各行各业表现突出,为什么现在反而彷徨无措。为什么不继续进入楼市,为什么不继续买卖股票,为什么不继续经营煤矿?答案依旧简单,是因为巨大的经济刺激计划产生的流动性资金大量涌入楼市股市,推高泡沫风险,理性的选择就是退出观望。而之所以不能继续经营实业,则是因为“国进民退”将民间资本挤出了原本的投资渠道。中国的投资渠道本来很多,但国企垄断了一块、外资优惠了一块、政府投资挤出了一块,给民间资本的渠道就所剩无几了。

要拓宽民间资本的投资渠道,除了给予各种资本同等待遇之外,更要创造有利的投资环境。例如中国一直在鼓励创新,但配套的资本市场没有建立起来,而大量的民间资本恰可以为创投提供资金支持。目前只有《证券投资基金法》而无《产业投资基金法》的局面亟待改变,或修订为一部大基金法,或直接出台《产业投资基金法》,以便从制度上为民间资本拓宽出路。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零关税、低税率……四大方面详解海南自贸港
放宽银行资本债投资门槛 监管再度为险资解困
稳健还是激进投资?养老金要成资本市场压舱石,先回答这个问题
儿童产业教育篇:资本密集,少儿编程成风口上的“猪”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