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外汇管理局谋变:2.3万亿美元如何操盘

2010-01-07 03:03:04

外管局新闻处向时代周报记者证实,美国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衍生品部门主管朱长虹将于20102月正式回国加盟,至于为何选择朱长虹、朱进入外管局的具体工作,则“不便透露”。

一向行事低调的外管局招聘对冲基金经理做国家首席投资官,预示着中国外汇储备管理将发生微妙的变化。

谁是朱长虹?

朱长虹1989年毕业于中国科大物理系,同时获中国科大最高荣誉郭沫若奖学金。随后赴美留学,于1994年获得芝加哥大学物理学博士学位。同年进入美国银行工作,“他建立的利率和抵押贷款的模式,为美利坚银行发挥了重要作用”。

朱长虹为人低调。据朱长虹的母校少年班大学生反映,朱长虹早已对中科大认识自己的老师和班主任打招呼,“帮忙低调,不想宣传”。

朱长虹的学长、摩根大通董事总经理及房贷证券部门主管吴向阳称“朱长虹是华人在衍生品方面最顶尖的人才之一”。

1999年加入PIMCO公司的朱长虹,曾担任政府债券、机构债及衍生品部门的投资组合经理,其投资经验与外管局重仓持有的资产类别较相符。2005年,朱长虹晋升董事总经理,39岁的他目前在PIMCO负责管理230亿美元“绝对回报策略”对冲基金系列。

PIMCO在美国金融界有着举足轻重的位置,前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为其顾问。去年金融危机爆发时,该公司帮助政府设计了各种金融救助方案。

一位在华尔街任职多年的投资人士称,朱长虹是华尔街华人圈中投资领域成绩做得最好的一位,凭借其出色的投资能力,朱长虹早已稳坐该公司的第三把交椅,成为当之无愧的华尔街顶尖投资人之一。“此次加盟外管局,朱长虹不仅会对外管局今后的投资领域和收益起到积极的作用,而且很可能为其引入更多的华尔街投资人。”

据接近朱长虹的人士、社保负责海外资产管理人士透露,朱长虹还未上任,就受到欲进入或加强中国资本市场投资的外资机构礼遇。“由于明年外管局计划将现有QFII额度增加一倍,期望申请到QFII额度,进入中国资本市场的海外机构已排成队,准备跟朱长虹靠近。”

为什么选朱长虹?

“表明中国外汇储备面临的保值增值压力太大了,招朱长虹就是一个标志。”安邦咨询金融分析师李明旭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央行1228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11月末,中国金融机构外汇占款达190203亿元,较上月末新增2543亿元,仅次于9月份的4068亿元。

据纽约的华人金融组织“华尔街人”统计,过去两年,中资机构招回去的顶尖人才并不多,“鲜有华尔街董事总经理级别的人物”。

“这应该是新上任外管局局长易纲的功劳吧。”曾担任汇金派驻建行董事的景学成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同为海归,外管局局长易纲应该更加重视吸引海外人才回国。

128,国家外汇管理局召开会议学习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易纲强调,要进一步完善外汇储备使用方式,保证外汇储备资产的安全性、流动性和保值增值。

外管局求变?

相比中投,外管局是个更不透明的机构,迄今没披露过外汇储备收益情况,也很少在公开场合谈论外储管理和投资事宜。但为确保2.3万亿美元外汇储备安全增值,外管局聘请对冲基金管理人作为2.3万亿美元储备的操盘手,被市场人士解读为似乎正在改变行事风格。

景学成认为,“平衡风格挺不错的,外管局这样打开思路很好。”

根据国务院“三定方案”,外管局的主要职责之一就是经营管理国家外汇储备。用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教授的话说,以往“购买美国债券”几乎就等于经营外汇。

但自2008年开始,外管局屡屡通过其香港全资子公司华安公司“出海”,即所谓“将极少部分外汇储备用于投资固定收益产品以外的领域”。20084月,全球第四大石油公司法国道达尔公司称,一家中国国家所有投资机构以20亿美元购买了其1.6%股权。紧接着,英国石油公司称,来自中国的投资机构收购了其1%股权,价值24.5亿美元。此投资机构即为华安投资公司。

提高中国外汇储备的投资收益率是中投成立的初始原因。有市场人士指出,外管局的多元化,使中投处于尴尬的境地。“中投和外管局在管理和投资外汇资产上是有一定竞争关系的,只不过中投资本金太小。”

如果这样,此前盛传的中投公司申请2000亿美元再注资是否落空?据媒体引知情人士的说法称,“注资尚没有任何进展,仅仅是一种说法”。

不过,MG金融集团中国首席经济学家、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谭雅玲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外管局聘请全球最大债券投资公司的对冲管理人作为投资部门主管只能说明其更重视风险控制。外管局很早就开始多元化,与招进朱长虹没有必然关系。”

景学成认为,外管局和中投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投资风格。外管局管理的资产来自央行的购汇,在资产负债表上对应着央行人民币的负债,而中投是通过财政部发行特别国债的方式进行筹款。“中投应该考虑的是先把现在的2000亿做好了”。

若外管局的投资变得更加大胆,则全球投资基金或因此获益。PIMCO今年购入新兴市场和大宗商品生产国债券而获利丰厚。朱长虹或为外管局复制该策略,但改变不会一蹴而就。由于资金规模巨大且政府监管严密,外汇投资从美国国债分流将会是一个缓慢过程。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郭英成:佳兆业会继续加大对深圳和大湾区的投资
特高压建设重启 国网投资超1800亿
豪赌还是及时出手?2月在线教育融资猛增275%,投资人说出了真相
时代热评 | 泛华金控投资巨亏4亿,三高管两年收2亿分红
扫码分享